孔子和三国东吴末代昏君孙皓比酒量谁大?

[周朝]时间:2019-02-20

拍马溜须,谄媚逢迎,在某些政治生态中,向来是升官进步的不二法门。

但拍马是个技术活,不是念几句“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东方教主,文成武德”“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咒语,领导立马就会意乱心迷,对你一见倾心,进而轻解罗裳。

拍马要讲政治、懂学问,一字一句都要保证准确无误,不能有丝毫歧义,更不能引起领导不必要的联想。

如果一旦让领导浮想联翩,觉得你小子是明着拍马,暗含讥讽,那轻则乌纱不保,重则人头落地。

三国东吴的张尚很不幸,就遇到了孙皓这个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酒桌段子上还有点学问的领导。

自古亡国之君,酒池肉林是标配,“万事不如杯在手,百年几回月当头”更是信仰。孙皓的信仰深,信得真,酒量更是如牛饮水。

孔子和三国东吴末代昏君孙皓比酒量谁大?

酒量大的孙皓,自然喜欢有人拍他海量的马屁。

东吴末帝天纪二年,公元278年9月的一天,孙皓问张尚:爱卿,你猜猜朕的酒量有几斤几两,可以和谁相比,“孤饮酒可以方谁?”

张尚觉得这个马屁不难拍。拍皇帝的酒量,自然要往海里吹。于是不假思索的温柔一拍:陛下的酒量有百斛之多。

斛是古代的大酒杯,一斛酒大约是2升,魏晋时的1升是现在的半斤左右,一斛2升差不多是1斤,百斛自然就是100斤,100瓶500ml装茅台。

张尚吹捧孙皓的酒量有百斛之多,自认为拍到了点子上,哪知还是惹怒了酒桌段子手孙皓。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光武帝 夏桀 秦景公 秦始皇 汉平帝 南希仁 周武王 商汤 纣王 孙承恩 嬴子婴 石亨 周赧王 晋武帝 文天祥 汉高祖 周平王 陈平

劳燕分飞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