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梁启超先生是如何谈读《孟子》的?

[周朝]时间:2017-06-01

梁启超先生说,“读《论语》、《孟子》一类书,当分两种目的:其一为修养受用,其一为学术的研究。”在说到为修养受用起见时,梁启超将论语比作饭,最宜滋养,而将《孟子》比作药,“《孟子》如药,最宜祓除及兴奋”,为什么这么说?孟子和荀子,应该说是孔子门下的两位“大师”,是继孔子之后的儒家代表人物,而孟子更是被尊称为“亚圣”,与孔子并成为“孔孟”。《孟子》,就是孟子的言论汇编。

那么如何读《孟子》呢?梁启超这样认为:第一,宜观其砥砺廉隅,崇尚名节,进退辞受取与之间竣立防闲,如此然后可以自守而不至堕落。廉隅,意思是指品行方正不苟,砥砺廉隅就是指磨炼节操,使品行方正不苟。孟子有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孟子·滕文公下》)这一句话闪烁着思想和人格力量的光辉,古往今来鼓舞了多少志士仁人。当然了,纵观《孟子》,其中不乏此类话语,在进退、辞受、取与之间有张有弛,有自己的操守,读《孟子》,必然不能忽视这点。

揭秘:梁启超先生是如何谈读《孟子》的?

第二,宜观其气象博大,独往独来,光明俊伟,绝无藏闪。《孟子》的气象博大体现在哪——“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孟子说,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是正义与道德的集合。至大则无可限量,至刚则不可屈挠,文天祥的《正气歌》中写“天地有正气”,“于人曰浩然”,可以说是人的浩然之气就是人间正气。这样的文章,能常常诵习体会,人格自然扩大。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光武帝 夏桀 秦景公 秦始皇 汉平帝 南希仁 周武王 商汤 纣王 孙承恩 嬴子婴 石亨 周赧王 晋武帝 文天祥 汉高祖 周平王 陈平

劳燕分飞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