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珂刺秦王的疑问:太子丹送别荆轲难免节外生枝

[周朝]时间:2018-09-03

荆珂刺秦王的故事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没几个人不知道。然则看到一本书,当中写古人重义轻死,并以荆珂为例,咱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于是翻看《史记》。

刺客列传》,记曹沫、记专诸、记豫让、记聂政、记荆珂,其中以荆珂着墨着重,差不多占了篇幅的一半。足见司马迁对荆珂的重视。当然,亦有可能,是荆珂之事,距汉武时甚近,因而有很多资料可供参考,因而能写出更多细节。

但,这却是个有漏洞的故事。

不消说刺秦王乃是极机密之事,亦可从太子丹与田光的对话中看得出来。当田光告知自己已不复当年之勇,无法完成那等重任时,太子丹“戒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原先生勿泄也’”。所谓戒曰,就是特别叮嘱,国之大事,不要泄露。田光也是个直人,既不可泄,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肉体消失。加之又欲激将荆珂,于是自刎,如此一来,就无泄密可能了。

之后,荆珂几句话使得樊于期甘愿奉上首级;再之后,“求天下之利匕首”——这动作很大,派出去的人肯定不少,有没有派人到秦国去求呢?会不会传到秦王耳朵里呢?完全有可能。要利匕首何用?肯定不是为了佩戴好看啊,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杀人啊——刺杀这件十分机密的事,不就出了些风声吗?

最后,他们送行之时,虽然只是太子丹以及他的宾客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去了,但穿白衣戴白帽。咱不知道他们平时穿什么,但此种装扮,肯定特别。高渐离击筑,荆珂和歌,唱得是慷慨激昂。还唱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哪是正常的出使,明明就没打算回来吗——难道,秦国没有间谍在燕国吗?难道太子丹没被他们盯着吗?易水送别,他们的本意都唱出来了,秦国间谍们会不会知道?会不会快马加鞭,早将消息送回去了?

当然,从后面刺秦王的过程中,我们看不到这种猜测的证据,但我终究觉得,司马迁还是没将这个故事编圆。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光武帝 夏桀 秦景公 秦始皇 汉平帝 南希仁 周武王 商汤 纣王 孙承恩 嬴子婴 石亨 周赧王 晋武帝 文天祥 汉高祖 周平王 陈平

劳燕分飞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