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醉我独醒:与众不同的庄子自成一家

[周朝]时间:2016-07-01

庄子
 

姜子牙80多岁高龄,假装钓鱼,其实是钓周文王,周文王很配合地上钩了,送他豪华官位。

庄子也钓鱼,他是真的在钓鱼,毫无诗意—因为他很饿。这时,楚威王派了两位大夫来捣乱。他们问庄子,我们国君想麻烦你,把国家大事交给你管理,你愿意吗?这种情况下,换了其余诸子,谁都恨不得跳上去说I do,但庄子除外。

相位和吃鱼,哪个更重要,明显是吃鱼呀。这两人真不懂事。当初尧要把王位交给许由,许由躲啊躲啊,都躲到深山老林了,尧还是不放手,继续派人请他出任大官,许由被逼无奈,去颍水边洗耳朵,没办法,这些庸俗的话把耳朵搞脏了。

庄子没许由那么具有道德洁癖,他持竿不顾,当那两只嗡嗡叫的蚊子不存在。蚊子很执著,死皮赖脸地等。庄子决定快速打发掉他们,说,如果你们是乌龟(古人喜欢用乌龟来夸人),愿意当一只忍者神龟,被贵国楚王当宝贝,死后成为全球最幸福的标本,骨头被供奉在宗庙里,镶着金银珠宝,身批绫罗绸缎,大家还要买高价票才能来瞻仰,还是愿意当一只快活野龟,拖着尾巴在泥巴里打滚呢?

蚊子们说,那还是后者比较爽。

庄子说,那就是了,你们回去吧,别耽误我在泥巴里打滚。

于是,庄子如愿继续担任挨饿家—他的饿,不是一种无奈,而是一种选择。如果他愿意,虽然做个官,也能混个中产。但他偏不,为什么要为了区区一点生活费屈从于体制?

他靠编草鞋赚点稀饭钱,有一天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去找管水利的小官监河侯借点粟米,监河侯考虑到庄子的偿还能力,佯装热情,借米好说,我马上要去收税,等我收完,一口气借给你300金!

庄子怒了,但人家是文化人,不玩飙脏话这套,他给监河侯讲故事,说自己碰到一条车轮印里的小鲫鱼,小鲫鱼说:我是东海的水官,你给我一升水就能救我的命。他说,好啊,我正要去吴越,刚好引西江的水来救你。小鲫鱼说,你这种救法,不如直接去卖鱼干的铺子找我。

稀饭都吃不上,还忙着当故事大王。庄子,请不要这么卖萌!

庄子的可爱,就在于他的不靠谱,饿到面黄肌瘦还坚持恶毒。

庄子的老同学曹商跟庄子说,我这个人呢,对住破房子、编草鞋、饿得形容枯槁这种事不擅长,我就只能做做代表宋国出使秦国,深得秦王欢心,得到上百乘车的赏赐这些事啦。

面对如此直白的炫耀,庄子的故事瘾又发作。他淡淡地说:听说秦王有病,遍求天下名医。能舔他的脓疮的人,就可以赏他一乘车马。曹商啊,你怎么有这么多车马啊?莫非?

曹商搞不明白,一个擅长挨饿的人,为何如此擅长重口味和耍刻薄。

惠施在梁国做宰相,庄子去梁国找他玩,有人跟惠施说,庄子专程过来,可能是要代替你做宰相。惠施一听,吓坏了,就发动手下人全国搜寻庄子,唯恐相位被夺。庄子听说这事,主动现身,直接找惠施,说:南方有只鸟从南海飞到北海,不是梧桐树不肯停下来休息,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不是农夫山泉它不喝。它如此圣洁如此精神贵族,有只猫头鹰找到腐烂的老鼠,正准备享用大餐,抬头看见刚飞过的鸟,以为要被夺食,惊慌不已。惠子啊,你这么兴师动众地找我,以为我像你这么不挑吗?

惠施就是个受虐狂。被骂了一顿,很happy,从此担任庄子唯一的好友以及御用讽刺对象,两人成天以互相羞辱为乐。呃,难道这是爱情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不然,为什么后来惠施死的时候,庄子哭得那么伤心?

而腐烂的老鼠,就是庄子眼中的相位。对他而言,所谓名利,宛如狗屎。先秦诸子中,一类在名利场混得风生水起的,比如苏秦张仪这类合纵连横的公关天才;一类混得差点的,如孔子孟子。诸侯对孔子爱理不理,即使这样,孔子收徒弟,每人交10块干腊肉,弟子3000他起码也搜集了30000块腊肉了,所以他能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很小资地要求肉要切成大小相同的正方形,加上生姜细细炖烂才能入口。而孟子呢,虽然没得到显赫官位,但带着一大票门徒在齐宣王那里一边胡吃海喝,一边发表君子远庖厨、万物皆备于我的清高言论,齐宣王乖乖给他盖别墅、送支票,帮他养门客,日子也很惬意。还有一类,就是老子,远离名利场。问题是,老子的远离,是假装的,他的无为,是为了无不为。他的《道德经》的主旨就是,如果你想得到权力和利益,就要假装淡泊名利,这样你才能笑到最后。

而只有庄子,是真正的无为,他什么有意义的事也不做。当宰相?不要。收腊肉?不屑。他连城市都懒得接近,淡定地在野外玩泥巴。

当妻子死去,庄子鼓盆而歌,活像一个摇滚歌手。死就是一种超越,超越是非,超越得失,妻子不是死了,而是超越了,这是一种境界。

当庄子快死时,他的学生们商量,要是老师死了,一定要厚葬。庄子说,对的,绝对要厚葬!我要以天地为棺材,日月星辰为陪葬珠宝,天下万物是送我走的礼物。

这是什么气魄?整个宇宙,就是他的玩具城。

学生们不同意,那不就是把老师扔进荒郊野外嘛。不行呀,乌鸦老鹰把你吃了怎么办?怎么也得搞个棺材葬在地下呀。庄子说,把我放旷野里,乌鸦老鹰要吃我;把我埋在地下,蚂蚁也要吃我。你们怎能抢了乌鸦老鹰的大餐,专门送给地下的蚂蚁吃,太偏心了呀!

这才是真豁达和真幽默。鲲和鹏不在于形体之大,而在于境界之高远。形体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在乎。当你齐了生死,齐了万物,齐了物我,你就得到了庄子认为的最高境界:道。

道在哪里呢?

东郭子跑去问庄子,道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庄子说:道无所不在。东郭子这凡人听不懂,追问:到底在哪?庄子随口说:在蝼蚁。东郭子很不满,说:屁咧,道怎么可能这么卑贱,寄生在小虫子身上?庄子又说:在野草。东郭子更加不满:这不是更没档次了?庄子逗这孙子玩:在瓦砾。东郭子痛苦啊:就没一个高尚的地方么?庄子烦死了,干脆说:在屎溺。这下东郭子终于闭嘴了。

儒家强调的是万事万物要严格分级分等,其秩序神圣不可侵犯,而庄子说,排你妈个头,只要你超脱世俗游戏规则,风雅颂和屎尿屁根本没区别。

这就是庄子,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渺小。当人们在名利场为蝇头小利争得头破血流,为印把子而锒铛入狱,为世俗规则而反抗无力时,读一读庄子,一切和谐。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