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编宋元历史剧《黄道婆》(上)

[元朝]时间:2016-01-15

[新编宋元历史剧《黄道婆》
[新编宋元历史剧《黄道婆》

人物表

黄道婆(黄小丫),元代棉纺织家。

黄老鞋,黄道婆父,禀性老实善良。

朱世仁,南宋道学家朱熹后裔。

朱夫人,朱世仁正妻。

朱慧聪,黄道婆原夫。

黄蓉,黄道婆女儿。

妙清,海南崖州道姑。

陈良章,黄道婆后夫。

拜慧大姐,教授黄道婆纺织技术的海南黎族妇女。

哈散沙,达鲁花赤。

铁穆耳,元朝皇帝(元成宗,四大汗国的共主)。

序幕

南宋时代,朱氏家族大门口。两座石狮面目狰狞。一群被残酷压迫的农民们,被鞭笞着走过朱家大门。愤怒歌声在幕后响起:“多少百姓被奴役,多女人女遭迫害。诉不尽的仇恨啊,汇成滔天江海!……”

第一幕

幕启。

音乐前奏《八侑》。

朱世仁微醉,心满意足地剔着牙齿上。

朱(唱)花天酒地辞旧岁,

张灯结彩过除夕。

堂上堂下齐欢笑,

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家自有谷满仓,

那管他泥腿子饿肚肠。

佣人(朱福)端漱口水上。

朱(漱。)存天理,去人欲。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朱福,去把黄老鞋叫上堂来。

佣人(应)是。(下)

朱:我朱世仁此生总算没有虚度,朝廷对我家祖上赐下四字匾额“世泽积善”,家有良田百顷,每年收租放债无数。自幼我就学会了大斗进、小斗出,里里外外都是能手,这几年家业兴旺日渐腾达。我秉承祖宗遗训,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道学微言大义无不烂熟于心,人生至此,夫复何求。(长叹口气继续自言自语)只可惜我那慧聪孩儿,名曰慧聪,实则先天失常,痴呆弱智,谁家女儿肯伴他一生?不如趁早给他找个童养媳,了却我一桩心事。

朱福领黄老鞋上。

黄老鞋(畏畏缩缩地)

(唱)廊檐下红灯照花了眼,

这叫我老汉心不安,

不知道这一去是何事,

小丫等我快回还。

两人进门。

朱世仁:老黄,你家里不宽裕我也知道,可是这一年又过去啦,租子嘛还是要麻烦你一下。(翻帐本),你种我家是六亩地,去年拖下了五斗租,今年夏天是四斗半,秋天再加五斗五……

朱福(打算盘)五得五,二五一十……

朱世仁:还有你欠我的钱,你记着:我父亲在的时候,你老婆死了买棺材,借了我五块钱;前年你有病,打发大春来借了两块半;去年又一个三块整,当时同人言明是五分利,这利打利,利滚利一共是……

朱福(打算盘)利打利,利滚利,一共是……五五二十五,二五一十,四迟六进一,?,…?一共二十五块五毛,一石五斗租子。

朱世仁:一共是二十五块五毛,一石五斗租子,对不对,老黄?

黄老鞋:是,东家…对。

朱世仁:老黄,你看这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一丝不差,一毫不错。老黄,今儿是年三十啦,这帐是不能再拖啦。你要带来了的话,那就当面交钱,立地勾帐;要没带来,那出去想个办法,叫朱福陪你走一趟。

朱福:两条道由你拣,叫我跑腿也情愿。怎么样,老黄。

黄(哀求地):咳,……东家……我求求你,再让过我这一回吧,我实在没钱,打不起租子,还不起帐啊!(呜咽地)东家……

朱世仁:(看时机已到,向朱福示意)

朱福(对黄老鞋):咳,我说老黄,有个办法,你回去,把你闺女小丫领来顶租子怎么样?

黄(晴天霹雳):啊? (下跪,哀号地):东家,这可不行啊!

(唱)猛听叫小丫顶租子,

好比晴天打霹雳!

小丫啊是我的命根子,

父女俩死也不能离!

朱世仁(愤然起立):咳,我这是为你着想啊,老黄。把小丫领到我家来过几年好日子,不比在你家少吃没穿受罪好得多吗!再说,小丫来了,我还能亏待她?这么一来,你的帐也就勾了,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

黄:东家,不……可不行啊……

朱世仁(声色俱厉):怎么还嘴硬?反了你!黄老鞋,老实告诉你,今儿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对朱福)快给他写文书!

黄(愣住):啊?

朱福(写文书,念):立约人,黄老鞋,欠东家租子一石五斗,大洋二十五块五毛,因家贫无法偿还,愿将亲生女小丫卖与东家,以人顶帐,两相情愿,决不反悔,空口无凭,立此为证。立约人朱世仁、黄老鞋,中人朱福。"……好啦,说话为空,落笔为实,来,老黄,按个手印吧!

黄:(疯狂似的)东家,可不行啊!……

朱世仁(威吓地)怎么?好,那叫人把他捆起来,送到县衙门去!

黄:(大惊,昏迷地,战抖着)啊!把我送到县衙门去……东家!

朱福(拉住黄的手)按上个手印吧!(按手印)

黄:(看自己的手指有墨迹,惊)啊?……(倒地)

朱福:哈,一个手印还了几十年的帐……(把文书给朱世仁)朱世仁向朱福示意。

朱福(以手试黄老鞋呼吸后,向朱世仁)没什么。

朱世仁:黄老鞋,你也该回去啦,明儿把小丫送过来。(对朱福)把那张文书给他带上。

朱福(扶起黄老鞋)这一张是你的,给……(给文书)明儿送小丫来给东家拜年,叫她到这儿来,过个好年,去吧!(推黄出门,反手关)

黄老鞋出门不支,倒地。

朱世仁:朱福,明儿一早多带几个人去,不要叫老头子回去一闹不认这个帐,跑了的话,那可落个人财两空。

朱福(谄媚附和):是。

朱世仁:还有,千万不要把风声闹大了,大年初一,不太好看,给那些泥腿子们闹出去,有理也说不清。有人问,就说老太太要看看小丫,领小丫来给老太太拜年的。

朱福(奴颜媚骨):对。(下)

朱世仁:哼!杀不了穷汉,当不了富汉,泥腿子们也能翻天吗?(满意地,下)

朱世仁家门口。

黄(在门外苏醒过来,爬起)老天啊,杀人的老天啊!

(唱)老天杀人不眨眼,

朱家就是鬼门关!

(白)黄老鞋,糊涂的黄老鞋啊,

(唱)为什么文书上按了手印?

亲生的女儿卖给了人!

(白)小丫呀,你爹对不起你啊,

只能送你进火坑!

踉跄走下)

第二幕

幕启。

音乐前奏《小白菜》。

黄小丫手端一大木盆上。

小丫(唱):

自从卖作童养媳,

告别爹爹泪沾衣。

朱家道学尽虚伪,

假仁假义没天理。

一年三百六十天,

风刀霜剑严相逼。

忙了厨房忙涮洗,

做牛做马难休息!

天,为什么士绅总心狠?

地,为什么穷人总被欺?

哎,只落得两泪涟涟长叹息。

朱慧聪(傻头傻脑踢着一个宋代圆鞠球上):媳妇,过来陪我玩蹴鞠。

黄小丫(无可奈何):小少爷,还有这么多衣服等着我来洗,等我洗完再陪你玩好不好?

朱慧聪(满脸不高兴):哼,每个人都不肯陪我玩,都说要做事,你们都骗我。(说着一脚将圆鞠踢起来)

黄小丫(惊叫一声,原来圆鞠被踢进盆里,小丫浑身都被盆中水溅湿了):小少爷——你!

朱世仁(轻咳一声,踱方步缓缓走上):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我朱家世代书香门第,做事要有分寸,不可乱了规矩。

朱慧聪(犹如耗子见猫,落荒而逃,边走边嘟囔):爹,我去练字了。这里不关我的事。

朱世仁(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黄小丫,那湿透了的衣服将小丫紧紧裹住,曲线透明可见):这小丫容貌不过中人之姿,身材却显是个妙人儿。

黄小丫(注意到公公目光中的欲火):不好,我这样子怎见得人。(转身就走,欲去里屋换衣服)

朱世仁(眼珠一转,捻须一笑):小丫啊,今日是清明节,宗祠里祖宗神位须得多加照应,衣服洗完了别忘了去宗祠里清扫尘土,擦洗神位。(踱着方步下)

黄小丫(不敢转身):老爷吩咐小丫记下了。(羞涩捂住胸前下)

(月上树梢,祠堂小院里.月光花影异常静穆。)

祠堂里,供桌前,小丫手脚勤快在擦洗朱家历代祖宗神位。

朱世仁解下腰带,鬼祟地疾走着。

小丫刚放下抹布,朱世仁打门缝里进来,走到小丫身后,一把捉

住她的两手。

小丫挣着回身,黄把她推倒下去。

黑暗里只有小丫凄然无助地的哭喊声和朱世仁喘着粗气的声音。

一只夜鸟扑腾着撞上了朱家正厅那块“世泽积善”的横匾。院中梨树遭遇一阵狂风,被吹得满地落英缤纷。)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陈叔宝 汉高祖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