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唐代的豪放女:女道士在宴会上竟大讲黄段子

[唐朝]时间:2017-01-09

女冠者,道姑也。唐代尊崇道教,大量女子出家,甚至有一堆公主也赶时髦去当女冠。加上唐朝风气开放,就形成了唐代特有的女冠现象,可谓是女冠也疯狂。李冶,字季兰,当属女冠中的风流人物。此女早熟,据说她在五六岁时就做出了这样的咏蔷薇诗:“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已看云鬓散,更念木枯荣。”李冶的父亲大吃一惊,断言:“此女子将来富有文章,然必为失行妇人矣。”于是将她送入玉真观修行。这位父亲虽说霸道,但也没有看错自己的女儿。李冶生性风流,即使进了道观,做了女冠,也是不改风流本色,依旧我行我素。

“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唐才子传》),李冶不仅美貌,且才华横溢,加之彼时道观开放自由,她便结交了众多社会才俊、文人雅士,亲密往来的有名士朱放、僧人皎然、茶圣陆羽等人。她的女性身份,她的美丽,她的黠慧,使她成为各色文人聚会中那一抹明艳的玫瑰色。像是外国时兴的文艺沙龙中必不可少的为男性所仰慕的中心女性,如众星捧月。而李冶豪放不羁的个性,也使其和众文人名士交往起来无拘无束,毫无羞涩拘谨之态。甚至,她还与朱放、皎然、陆羽几位都存有暧昧的隐约可见的爱情瓜葛。

唐代的高仲武在《中兴间气集》中这样评价:“士有百行,女惟四德,季兰则不然也。形气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以下罕有其伦。”这从她五六岁时所做的咏蔷薇诗中可见端倪。成年之后,李冶无论处世还是做诗,则更是放肆。虽为女冠,但她对于男女之情却是颇有洞察,在那首著名的《八至》中,她写道:“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这首诗现在看来,倒是和顾城的《远和近》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敏感,对人情世事的深刻洞察,李冶兼而有之。这个女人真是既明慧又老练。

李冶大胆宣泄相思之苦的诗歌也不在少数,情感最热烈的当属《相思怨》: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一位女冠,却毫不掩饰自己的个人情感,可见其人之坦荡,其诗之放荡。有一次,她甚至在一个宴会上大讲黄段子。她和诸位名士在开元寺聚会,在座的刘长卿有阴重之疾(中医称为“疝气”,病象是肠子下垂,使肾囊胀大),李冶就放肆地拿他开起了玩笑,吟了一句陶渊明的诗:山气日夕佳(与疝气谐音)。而刘长卿则对曰:众鸟欣有托。举座大笑。李冶的大胆与放荡,已完全不输于今日的豪放女。显然,席间的男性也已非常了解她的不羁个性,熟悉她的出位谈笑,所以完全不觉有唐突之处,而李冶自己也全然不觉羞于启齿。一位女冠,竟豪放到与众男子讲黄色段子,也果真是疯狂。

不乏爱情,不乏异性,不乏热闹,虽为女冠,李冶的世俗生活却是多姿多彩。我行我素,自由社交,自由谈笑,自由创作,李冶放纵恣肆的单身生活倒也让人羡慕。性别的芥蒂,道德的约束,在她那里却是不起作用,颇有女性主义者的范儿。这不禁让我想到另一位有范儿的女冠——鱼玄机。如果说,李冶做了女冠也不改风流本性的话,那半路出家的鱼玄机却是在做了女冠之后开始游戏人间,变本加厉的。以此看来,在唐朝,女冠确是相当自由的,在摆脱了父母、丈夫、家庭的约束后,她们甚至比一般女子都来得自由和独立。有人说,李冶是半娼半道。我倒是觉得,出此言者太不厚道。李冶虽纵情豪放,却是和娼妓大有不同。娼妓不是卖色,即是卖艺,但李冶并不做交易,她只是以她的真性情去结交异性,去爱异性,去生活。而她这种与女冠身份有悖的豪放之举,也与当时的开放风气分不开。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文天祥 周平王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