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女子为何爱穿男装:始作俑者竟是太平公主

[唐朝]时间:2017-01-09

闲翻古籍,我发现,中国古代女子的妆饰,登峰造极者当首推唐朝;而唐代之代表,又首推皇室。白居易《上阳人》云:“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这首诗的意思是说,一些白发宫女,在冷宫中消磨了40多年光阴,一直保持着进宫时最时髦的打扮,却不知道已彻底过时了。这不仅说明唐代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时尚概念和“时世妆”的说法,而且也告诉今人唐代女子追求时尚是坚持与时俱进的。

至于什么叫“时世妆”以及唐代女子追求时尚到了何种程度?《旧唐书》里有一段话,现在读来仍然叫人忍俊不禁:“风俗奢靡,不依格令,绮罗锦绣,随所好尚……上自宫掖,下至匹庶,递相仿效,贵贱不讳。”这简直就是男人对女子不服管束、追逐时尚的满腹牢骚和相当不满。至今一些保存比较完整的唐代女俑壁画也对当时男人的指责“供认不讳”:唐代女性的化妆的确是浓艳、大胆、奢华、标新立异

当然,唐代的一切时尚都是从长安开始的。《后汉书》中长安时谚:“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虽然本意是讥讽“上之所好,民必甚焉”,但若从时尚的角度来考察,却也绝好地说明了长安不仅是唐朝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时尚之都。总体来说,唐代女性时尚的主要潮流是:由遮蔽而趋暴露(样式),由简单而趋复杂(花纹、妆饰),由简朴而趋奢华(服装风格),由清秀而趋丰腴(身材和体型)。

具体说,唐代女子追求时尚是全方位的,在“发”、“眉”、“唇”、“胸”以及“衣”等诸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现。她们的发式爱梳“高髻”和“堕马髻”;眉毛的化妆也有两种,一种是细而长、一种宽而广,但画得都很淡,即所谓的“淡扫蛾眉”;嘴唇喜欢注乌膏。白居易《时世妆》诗曰:“乌膏注唇唇似泥。”《唐书·五行志》也有记载:“元和之末,奇异化妆流行,不施朱粉,唯以唐代女子的‘时世妆’(乌膏注唇)。”至于露“胸”,可以说中国古代社会没有哪一个朝代敢与唐代女性媲美。唐代女俑和壁画是这方面形象的铁证,“她们”无视礼法,一反传统,坦然表现出对人体美的大胆追求;服装上,唐代就更不用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唐装”,虽然是中国传统服装的统称,但足以说明唐代服装的千姿百态、灿烂夺目。据《旧唐书》载,唐代女子的服装主要有三大类,即上衫下裙、胡服和男装。“唐裙”中最负盛名的就是石榴裙,而胡服则为唐代的舶来品,元稹曾说过:“女为胡妇学胡妆……五十年来竟纷泊。”也有研究者认为,唐朝统治者出身胡族,因而尚武,导致胡服流行。至于唐朝为什么流行男装,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唐代女子喜欢穿男装的始作俑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据说,有一次,太平公主参加唐高宗的内宴,不但男装,而且全副武装,弄得高宗和武则天都大笑不止,由此引领了女性男装化的热潮。不过,研究者认为,唐朝社会开放,女性自我意识强,加上女性参与社会活动较多,为了体现曲线美和方便抛头露面,男装便自然而然地引起女性的关注。

唐代女子大胆追求时尚折射出当时女性在社会和家庭的地位,也说明唐朝非常重视“男女平等”和“保障女权”的。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