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血债累累的假宦官仇士良缘何能窃国弄权?

[唐朝]时间:2017-05-15

在浩瀚的中华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个宦官,论名气,绝对比不上秦末的赵高、北宋末的童贯、明末的魏忠贤等;然而,论罪恶,却决不在赵高、童贯、魏忠贤等人之下;况且,历史上的宦官篡权往往只限于一朝皇帝,一旦皇帝更换,则意味着灭顶之灾的到来。而此人却历经六朝皇帝而不倒,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人竟是一个生根不净的假宦官。他的一生虽然血债累累,最后却还得以安然告老还乡,颐养天年。直到死后第二年,才被同为宦官的人揭发罪状,由皇帝下诏免官,查抄家产,此人就是唐代最大最狠的假宦官仇士良。据史书记载:仇士良共杀二王、一妃、四宰相,虽贪酷二十余年,却因弄权有术,始终恩礼不衰。他生前被封为楚国公、兼统领左右神策军,知内省事,死后追封为扬州大都督。这样一个血债累累的假宦官,究竟是如何窃国弄权,而又能恩礼不衰的呢?

仇士良,字匡美,循州兴宁(今属广东惠州)人。唐顺宗时进宫为太监(又一个生根不净的假太监),被分拨到太子李纯的东宫。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八月,宦官俱文珍等逼迫唐顺宗禅位于太子。太子李纯即位,是为唐宪宗。宪宗即位后,凡拥立自己为帝的宦官都被加封进爵。仇士良虽然不是拥立唐宪宗的主谋,但因曾是太子东宫侍奉,也升为内给事。不久又出任平卢、凤翔监军,从此走上政治舞台。

从唐宪宗元和年间到唐文宗大和年间,仇士良数次出任内外五坊使。五坊指雕坊、鹘坊、鹞坊、鹰坊、狗坊。这些鹰犬专供皇帝狩猎作乐使用。每到秋高气爽之际,仇士良一伙便到京郊去放鹰走狗。所到之处,地方官员都需供饭奉酒,弄得到处鸡犬不宁,地方官员敢怒不敢言。时人对此起了一个专门名称,叫做"供奉鸟雀"。史书上称仇士良一伙的胡作非为"暴甚寇盗"。

】.jpg

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唐宪宗开始服用壮阳长生药,性情变得暴躁多怒,陪侍左右的宦官,经常被斥责甚至被杀。第二年,唐宪宗被宦官王守澄的同党陈弘志所杀,王守澄等宦官拥立唐穆宗李恒继位;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唐穆宗病死,唐敬宗继位,他比穆宗更荒淫无度。宝历三年(公元827年),宦官刘克明又把唐敬宗杀死在更衣室里,并拥立绛王李悟为帝。另一派宦官王守澄等联合宰相裴度诛灭了刘克明等,迎唐穆宗的儿子、唐敬宗的二弟,江王李涵(即李昂)出来当皇帝,是为唐文宗。在这些变乱中,宦官命运生死未卜,起落无常,而仇士良的地位却一直都没有受影响,看来他是善于窥察风向,及时投向得势的那一派宦官的。

唐文宗为了翦除尾大不掉的宦官,秘密毒死了王守澄。王守澄死后,仇士良乘隙而出,担任了左神策军中尉,从此掌握了禁军,并形成了一个新的以他为首的宦官集团。

王守澄是拥立唐文宗的老臣,由于是秘密鸩杀,对外并没有宣布他的罪状。同时为了安抚其他宦官,唐文宗诏命定于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把王守澄安葬在京东沪水上的白鹿原,所有宦官前去送葬,这是一个难得的清除诛杀宦官的好机会。

但由于谋划不周,李训、郑注谋诛宦官的计划彻底失败了,一干人等被一网打尽。历史上称这一事件为"甘露之变"。甘露之变一败于李训等密谋不周,用人不当;再败于仇士良的奸猾与残酷。结果是举事者身首异处,连累公卿重臣惨遭杀戮,以致朝廷上出现"公卿半空"的情景,朝廷从此成了宦官集团的天下。

在“甘露之变”中,仇士良成功的劫持了皇帝,挟天子以诛群臣,瞒过了天下的耳目。他成了宦官的大头目,加官封爵,当上了右骁卫大将军,另一个宦官头目鱼弘志当上了右卫上将军兼中尉,朝政大权全部控制在了宦官集团的手中。

仇士良手毒心狠,“甘露之变”后,他一手遮天,气焰更盛。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说,此时,“宦官气益盛,迫胁天子,下视宰相,陵暴朝士如草芥。”

仇士良为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以追查“甘露事件”为由,对不依附自己者一概贬杀。一时间,京城内尸横遍地,一派肃杀气氛。仆射令狐楚对唐文宗说:"参与李训事件的人都已被杀,他们的族人也都尽灭。如今暴尸横籍,腐臭难闻,实是惨不忍睹啊。"文宗听后也很伤心,下令将宰相王涯等人的尸体埋葬。仇士良闻知后,怒不可遏,私自令人掘其坟墓,将尸骨扔到河里,以泄心中之恨。

“甘露之变”后,仇士良对唐文宗一直怀恨在心,屡次想废掉他,另立一个更听话的傀儡。当他找值班的翰林学士崔慎起草换帝诏书时,只因崔慎对草拟诏书誓死不从,仇士良才免强罢手。

唐文宗在仇士良的挟制下,苦闷郁烦,只好饮酒求醉,赋诗遣愁。而仇士良也只允许他吃喝玩乐,不准他过问国家大事。开成四年(公元839年),唐文宗在一次朝会后,曾涕泣曰:“今日朕受制于家奴,还不如周赧王汉献帝受制于诸侯大臣”。由于长期抑郁,唐文宗终于病倒了。开成五年正月,唐文宗已病得不能下床,便命枢密使刘弘逸、薛季棱叫来杨嗣复和李珏,嘱咐他们辅助太子李成美监国。仇士良、鱼弘志得讯后,于当天晚上就伪造诏书,废太子为陈王,立颍王李炎为皇太弟,负责处理军国大事。第二天,带李炎登上朝堂接见百官。唐文宗闻知后,也无可奈何,群臣更是没有人敢反对了。

两天后,唐文宗带着无限的惆怅和忧伤,病死在长安宫的太和殿。宰相李珏、知枢密使刘弘逸奉密旨,以皇太子陈王李成美监国。但仇士良、鱼弘志却矫诏,于十六王宅迎立皇太弟颍王李炎为帝,是为唐武宗。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