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唐太子李建成》的思考:突破观念 探索真相

[唐朝]时间:2017-02-25

导读:尊重历史,关心真相。最近看了《大唐太子李建成》(天津人民出版社)一书,引发了我对唐初历史的思考。真实的大唐太子李建成被造假的李世民所歪曲,所抹杀,结果,真的成了假的;假的倒成了“千古明君”,被后世歌功颂德,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滑稽的历史。

大唐太子

大唐太子李建成

我很赞同龙耳东先生的主张:“作为史学研究者,我认为应当改变‘胜者王侯,败者寇’的直线思维。应该坚持真实的原则和正义的原则。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能抛弃道德、正义和法制这些个大前提,而枉谈什么历史功绩。”对于李世民的历史功过,其实,我们只要问三个很明显的问题,事情就很清楚了:

一.在突厥大举入侵中原、乌城被困、边境军民血流成河,李渊令李元吉率军北上抗敌之际,李世民却为一已之私,不顾强敌入侵,国家危亡之秋,悍然发动了内乱——“玄武门血案”夺取了皇帝宝座,直接导致了中原狼烟四起,突厥兵临京城的恶果!李世民的这种行为是正义的吗?!千百年来,在谈到玄武门事变时,通常人们会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争权夺利,没有正义可言。或者说那是统治阶级狗咬狗的斗争!其实不然,“玄武门事变”是发生在外族大举入侵,国家危急存亡之时,那这个性质就完全变了!正义与非正义极其明显!有人再去轻描淡写地评价此事,那就是有意为恶君李世民开脱罪责了。

二.夺取帝位的唐太宗,三次令史官篡改史书,颠倒历史真相。使后世难有信史。房玄龄等人顶不住皇权高压,只好将删改成的《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各20卷呈上。经过李世民授意改定的这“两朝实录”中,大唐太子李建成、李元吉的形象十分丑恶,他们在反隋战争中的功绩也被一笔抹煞了。只有“光茫四射”的李世民。李世民这种开“伪史”之先河的行为,对中华民族文明史的祸害还不深远吗?!

三.大唐太子李建成身系嫡长子,为唐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由他继承皇位,无可争议。史学者何木风在《太子李建成:被弟弟扭曲的准皇帝》书中说:“他是大唐第一位太子,也是被历史扭曲了多年的真太子。作为李渊的长子,大唐太子李建成在唐帝国未成时所立功勋是卓著的。可以这样讲,如果李渊没有建成,就很难成为唐高祖。也就是说,有了李建成才有了后来的唐帝国。大唐创业之初,他立下了赫赫战功,却被几个混蛋史官一笔勾销。他礼贤下士,温文尔雅,常能提出治国良策,却被几个无耻的御用文人忽略不计。他一直得父皇赏识,被朝野上下爱戴,却因居安而不思危,终被他的弟弟所残杀……真正的王道,不掺半点虚伪的仁德,李世民永远缺少这些,而李建成天生就具备。不然,他也不会有君子之心而血洒玄武门。历史不能假设,所以我们只能叹息地说一声:可惜了一位仁者——大唐太子李建成。”

李世民所谓的明君之“明”,其实就在于篡改历史!篡改了真相的史书,难免不留下痕迹,甚至颇有掩耳盗铃之嫌。只要人们潜心翻阅从宋朝、到明清、到近代的历史研究书籍和研究成果。从新、旧唐史那些自相矛盾欲盖弥彰的字里行间,就能很清楚地看到:李世民的卑劣,李建成的优秀。

早在宋朝,就有宋人范祖禹直接指出,建成是“父之统也”,李世民根本就是篡逆作乱,“无君父也”。

明清之际的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说“太宗亲执弓以射杀其兄,疾呼以加刃其弟,斯时也,穷凶极惨,而人心无毫发之存者也”。猛烈抨击李世民亲手射杀同胞兄长,穷凶极恶,简直不齿于人类。

章太炎在《书唐隐太子传后》中所说:“太宗即立,惧于身后名,始以宰相监修国史,故两朝《实录》无信辞”。

引用郭沫若先生的话,来耻笑“明君”李世民真是再恰当不过了:“知者不便谈,谈者不必知。待年代既久,不便谈的知者死完,便只剩下必知的谈者。懂得这个道理,便可以知道古来的历史或英雄是怎样地被创造了出来。”

大学者陈寅铬先生说:“然高祖起兵太原,李建成即与太宗各领一军。及为太子,其所用官僚如王硅、魏征之流即后来佐成贞观之治的名臣,可知大唐太子李建成亦为才智之人。至于李元吉者,尤以勇武著闻,故太宗当日相与竞争之人绝非庸儒无能者。”

真实的李世民“以臣谋君,以子逼父、子弟杀兄”等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行为,无论是从儒家道德,还是从法家观念,都不能自圆其说。最可恶的是――在国家受到外族突劂大兵入侵之时,高祖抽调兵将令李元吉北上抗敌之时,李世民却把不顾国家存亡,悍然发动玄武门内乱!

研究唐初历史,从那些欲盖弥彰的史卷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真实的大唐太子李建成是仁慈、贤能,大度。

一.在军事上、从太原起兵到攻克长安,李建成屡战屡捷,从来没打过败仗;李建成率先攻破长安,奠定了唐都号令天下的军事基础。特别是平定刘黑闼,是在李世民、李元吉、李瑗、罗成镇压河北、山东刘黑闼叛军相继败退之后,李建成于危难中主动请旨,领军出征刘黑闼。恩威并进,平定山东、河北一带多年的反叛势力。充分展现了李建成的军事才能。他的军功与建立唐初的一系列的军事活动是相一致的。

二.在政治上,大唐太子李建成在制定大唐律法,监国理政,恢复经济,稳定局势,镇守边陲,平定内乱,还要铲除高丽国、突厥等奸细的颠覆和破坏,积极推行均田令,租庸调制,发展生产,恢复经济,奠定大唐兴盛的经济基础,

为什么千百年来,本应当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李世民,却被人们歌功颂德;本当惋惜的大唐太子李建成却被人们任意侮辱和践踏!在这里,我们引出了二个真实:一个是历史的真实,另一个是文学的真实。

第一,历史的真实,终归是要还原的。虽然李世民篡改了历史,但人们终究是讨厌颠倒黑白的历史。如今在这个大众读书的年代,在这个电子网络信息公共的年代,我们更需要真实的历史,真实的人物,探寻历史的真相。历史的真实,是不可能永远被一些当权者长期压制着的。我们的后代的后代再看《新唐史》《旧唐史》和《资治通鉴》时,依然会提出我们今天的问题。

第二,文学的真实。文学虽然能虚构,但总不能颠倒是非,愚弄民众,任意“造神”。根据伪史《旧唐史》和以讹传讹的《新唐史》、《资治通鉴》而颠倒黑白地塑造、歌颂李世民之类的文学作品大行其道,恰恰说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劣根在作怪!这种劣根主要表现在二个方面:

一方面是,有些人的良心被社会强奸之后,被政治强奸之后,一切就昧了良心。就象李建成被亲弟弟李世民一箭穿心之后,他一切的英雄功业都化作血水了。就因为李世民成功地篡夺了皇位,人们就尽量为这个“千古伪君”说好话,为他篡改史书,为他“自圆其说”而名垂千古。

另一方面,大多数中国民众特别在旧社会,泥巴腿子和穷苦人受文化教育的机会少,对中国历史不是很了解。而那些根据伪史《旧唐史》和以讹传讹的《新唐史》、《资治通鉴》而颠倒黑白地塑造、歌颂李世民之类的文学作品,对中国民众公正地、真实地了解历史、认识历史,有着极大的误导和危害。

时代在呼唤真实的历史,人们在寻找历史的真相。最近,我们欣喜地看到了首部还原李建成真实形象的《大唐太子李建成》出版后,引起国内、外史学界、文学界强烈的反响和轰动。这充分表现了人们渴求信史,探索真相的热情。越来越多的人们需要真实的历史,越来越多的人们不想被愚弄。我们这个社会太需要观念上的突破、思想上的解放,回归历史的真实。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