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在唐朝时期的中日混血儿为什么比较多?

[唐朝]时间:2017-04-09

唐朝时期的中日混血儿为什么比较多?

从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约264年的时间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其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内容之丰富,可谓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空前盛举。

最具典型意义的第七次至第十次(669~733年)遣唐使,使团规模较大,一般为四条船,五六百人,约是战前的两三倍。

在两国的使者队伍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除了担负国家使命之外,还带着血缘亲情,他们就是唐日混血儿。

在唐日两百多年的交往中,日本人在唐结婚生子的还有许多,唐人也有在日本结婚生子的,混血儿这个群体应该也不小。有些人虽然没有加入到使者队伍中,却同样为两国交流做出了贡献。如734年作为第十次遣唐使的护送使前往日本的唐朝音乐家袁晋卿、皇甫东朝及其女儿皇甫升女,后来都留居日本,他们的混血后代也热衷于传播唐朝文化。

公元717年(唐开元五年),日本第九批遣唐使入唐,在这一批使者中,就有中国人熟知的阿倍仲麻吕。此时正值盛唐高峰。

第九批遣唐使回国之后,即公元718年(日本养老二年),大和朝廷进一步完善旧律令,形成《养老律令》。

中日两国历史上最友好和文化交流最密切的时期终于开启,直至公元894年日本单独结束派遣遣唐使,才结束了这段中日历史上真正友好的时期。

日本回味千年的一堂课

作为一场涉外战争,白江口之战对日本的震慑仅次于二战后日本对于美国人的恐惧。

听闻日本舰队全军覆没,日本朝野震动,立即进行本土防御准备,以备唐军乘胜进攻日本本土。大和朝廷在不安中度过了半年,终于等来了大唐的人。他们并不是全副武装的军队,而是一支百余人的使者团,由主持百济事务的刘仁轨直接派出,从大唐熊津州来到日本对马岛。

以天智天皇和大臣中臣镰足为首的大和朝廷,面对唐朝使团一筹莫展,只是下令拖延接见,随后又做了谨慎的接待工作:一方面拒绝唐使进入日本内地,另一方面派出五年前的遣唐使副使津守吉祥连参与接见。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