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僧玄奘“御弟圣僧”的身份究竟从何而来?

[唐朝]时间:2017-01-11

吴承恩的巨著《西游记》,是由玄奘去印度取经的故事神化而来的,但玄奘与高昌国王麹文泰结拜为兄弟的这段真事,吴承恩却只字没提。玄奘在他的著作《大唐西域记》里也没提及,实在是让人有点遗憾。

后来,高僧慧立所著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倒是不忘旧事,真实以待,记下了这段感人的往事。

玄奘16岁开始在寺院当了小沙弥。公元627年,他在长安结识了来自印度的和尚波蜜多罗,萌生了西去印度求学的念头。当时,唐朝刚刚立国,与西突厥关系紧张,玄奘一路西行,最艰难的日子是从西安到伊吾这段路,而真正受到最大礼遇,却是在高昌国。

去高昌国时,玄奘法师已经是一位学识渊博、誉满京城的佛学大师。他到了伊吾后,原定的路线是去巴里坤,走丝绸之路的北道。谁知,高昌王麹文泰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即派使臣连夜赶路,一定要请玄奘改变计划,到高昌来。玄奘接受了麹文泰的一番盛情,前往高昌国。

那天,已是深夜,麹文泰和他的臣下们手持蜡烛,站在城门迎候。如此热情、隆重的迎接仪式,使玄奘心里暖乎乎的。

玄奘被安排在一间重阁宝帐中住下。麹文泰左右令候,亲自张罗,将起居食饮一一安排停当,便离开了。过了一会儿,麹文泰的王妃带着十多个侍女,又来拜见。第二天早上,还没等他起床,麹文泰又携王妃及大臣们,在帐下等候拜见。

12153534_997094.jpg

麹文泰如此殷勤款待,就是想请玄奘长期住下来,受高昌民众的供养。这怎么可能呢?玄奘自有一番西行取经的大志,目标宏远,他坚决不肯。情急之下,麹文泰将他软禁在宫中。玄奘毫不屈从,以绝食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西行取经的大业,是任何人、任何事情也阻挡不了的。

可是,在麹文泰眼里,玄奘绝食是闹着玩。他每天亲自托起餐盘,连说带哄,想请玄奘进食,可连续三天三夜,玄奘硬是没吃一粒米,没喝一口水。第四天,玄奘又饿又渴,已是气息渐断渐续,麹文泰见状感到非常愧疚,赶忙跪下叩头说:“法师,你要西行,你就去吧,我再也不会阻拦你了。现在,只求你吃点东西。”

听了这话,玄奘还是担心麹文泰耍花招,便让他对天发誓。麹文泰照办了,并请求玄奘在佛的面前与他结为生死兄弟。于是,麹文泰在他母亲的主持下,举行了盛大的礼仪,与玄奘结为兄弟。

麹文泰的一片真情实意,感动了玄奘。他决定留下来一个月,在这里传教讲经。

玄奘在高昌国讲经的日子,高昌国的佛事达到了最兴盛的时期。玄奘手持《仁王般若经》,每天讲经说法时,高昌王麹文泰都手持香炉亲自迎候,并跪下为阶,让玄奘踩在他的身上就座。上千名僧人,听经吟诵,佛号高荡,让佛教的香烟浓浓地弥漫在高昌国上空。

玄奘离开高昌时,天气开始冷了,麹文泰写了24封致西域各国的通行文书,还赠送了马匹和25名仆役和大量的衣物、钱财,组织万众夹队成排,举目欢送。麹文泰依依不舍,挥泪送别。为了玄奘的安全,他还让殿中侍御史护送他到很远很远。忠厚仁义的玄奘,也是恋恋不舍,他答应取经回来的时候,一定再到高昌国看望麹文泰。

西行路上,玄奘以高昌王弟的身份,一路受到了西域各国的优待。他写信给麹文泰说:“决交河之水,比泽非多,举葱岭之山,方恩岂重。”

玄奘西行印度取经,前后17年,行程5万多里路,历经130多个国家,终成一代高僧。玄奘从印度学成回来后,本来可以不走沙漠,从海道返回唐朝,但他心里一直惦念着麹文泰,仍取道北路,翻雪山,涉流沙,回归中原,履行他们之间当年的约定。遗憾的是,当玄奘法师走到于阗国的时候,听说高昌王国归属大唐而为西州,麹文泰已经死了,长眠于九泉。他暗拭泪水,仿佛闻到了高昌国上空还未散去的硝烟战火,只好从于阗直接回到了西安。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