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传奇大案:爆隐私来勒索 不满上司当众尿尿?

[唐朝]时间:2017-03-02

震动朝野的吴湘大案,起始不过是打秋风而不着?

公元845年,大唐王朝出了一件通天大案——吴湘案。说它通天,倒不是因为牵连人数多,事实上这案子牵连人数极少,最为核心的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时出任扬州江都县尉的吴湘。案情也不算特别严重,吴湘被人举报贪污公款,强娶民女。既然案子不大,为什么就说它通天?

原来,这案子一出来时,是淮南节度使李绅给审理的。李绅本年已经74岁了,也早是名动天下的大人物。现在的小学生都会背的那首《悯农》就是他老人家写的。字字关情,句句爱民,是首高大上的好诗。只可惜,成名前的李绅心中装着百姓,发达了之后,心里装的可就是上司了。

这案子,一到他手上,他立马开始审理,一刻不耽误。他派人抓住吴湘,打入大牢,判处死刑。因为是死刑,必须得经朝廷批准,程序还是得走的。这案子一到中枢,官员们慎之又慎,这可是朝廷命官的案子!稍有政治经验的人都明白一件案子固然重要,重要的是背后千丝万缕的背景,谁知道哪一天出来的就是大佬们的人?经过抽丝剥茧地细致分析,谏官们集休发声,认为这里有冤情。御史崔元藻奉武宗之命前往扬州复查,发现吴湘贪污属实,但款项极少。这罪,按《唐律》第一条第五十条,都只是打板子,重一点就要判刑,但最大的罪不过就是流放二千里,吴湘连流放的等级都不到,更不用说死了。至于强娶民女,根本就是没有的事。

吴湘不该死,但是李绅最终却把吴湘给送上了断头台。

看李绅年轻时的诗作,人人都能感觉到里面透露出的爱国爱民之情,何以到了将死之年,还会如此心狠手辣?这里面自然不是一句嫉恶如仇能说得清的。原来在当朝政党团体中,李绅属于李德裕的李党。一句话,李绅能有今天,全是托李德裕的福,而判吴湘死刑,就是在报他的大恩。

吴湘是牛党人?不是,其实他本人和李德裕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倒霉催的是因为吴湘是吴武陵的侄子,吴武陵得罪了李德裕!单纯来讲,也不是吴武陵得罪了李德裕,而是得罪了李德裕他爹和他爷爷。

吴武陵本人性格极端不好,暴躁,轻浮,跟很多达官贵人都有过冲突。说个事证明一下这人的品行。当年李渤出任桂管观察使,吴武陵当他的副使。按朝廷惯例,副职上任,要举行一个酒会,由副使拿着箭袋上前。李渤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他在球场设宴,酒喝高了,身边的妇女们就全都来了。吴武陵本来还想多表演一番,看着看着,不对劲,发现有女人聚在棚上看他,这等侮辱怎么受得了?于是,他走上高台,盘起腿来,提起裙子就尿了尿。李渤觉得这是对他本人的侮辱,下令要砍了他,幸好校官们认为是酒后气话,当不得真,押起来就好。真把人给砍了,万一李大人酒后醒来,朝他们要人,怎么办?

这事吧,很能说明问题。吴武陵这事做的有失恰当。长官的确是有失厚道,但当众尿尿,未免有点过头。这还是碰上个好心的校官,否则因一泡尿就丢了老命,真的成天大笑话了。

老了老了还这样做事,年轻时得罪李德裕就不奇怪了。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文天祥 周平王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