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宋朝年轻男子为何都对于“纹身”情有独钟?

[宋朝]时间:2017-01-19

在宋代,“纹身”是一种时尚,也是一种潮流。

对此,古典小说《水浒传》中描述很多,如九纹龙史进、花和尚鲁智深、浪子燕青等,都有一身的好“刺青”。或许是情有独钟,这样的人物一出场,作者便有详尽独特的介绍,字里行间洋溢着赞美的味道。可见,“纹身”在当时有多么大的魅力。这种时尚历久不衰,北宋末年,岳飞之母也在儿子后背刺上了“精忠报国”四个字。

但审美取向和情趣决定了,“纹身”虽为一种时尚,却也有极端和盲目的时候。就拿九纹龙史进来说吧,不知是因为家里有钱“太任性”,还是个人的审美水平太低,反正这个史进在身上整整纹了九条龙,怎么看都有种“叶公好龙”的感觉。

如果说史进“纹身”单纯是为了追求时尚,在身上点几下也就行了,未必非要刺那么多,弄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原本是为了增强美感,吸引美女眼球。却不成想因为纹得太多,模糊不清,反而失去了欣赏的价值。真不知道这要是脱了衣裳,哪个美女还敢与其缠绵。

虽如此说,宋代的“纹身”习俗却是显而易见的。据我私下揣测,宋人“纹身”至少有三个目的:一是为了表忠心;二是为了逞霸气;第三就是为了获取美感。男为悦己者“刺”。像鲁智深、史进等人基本就是为了逞霸气,动不动上衣一脱,不战而屈人之兵。豪强人物,自内而外都透着一股子搏命的劲头。而燕青似乎还是为了追求纯粹的美感,除了与任原泰安打擂时稍微露了那么一点,平时轻易不亮出来。倒是施耐庵先生颇多不甘,在书中浓墨重彩。

d389fc039b4b2c243812bb50_meitu_44.jpg

岳飞刺字,与上述三者都不相干,完全属于被动应付。骨子里面,岳飞是不愿意纹身的,因此当母亲提出要为其刺字的时候,岳飞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推脱,惹得岳母一番指责。要不是母命难违,岳飞肯定不会追赶这种“时髦”。但显然,岳母刺字是为了告诫岳飞精忠报国,与单纯的“表忠心”有着本质的区别。

宋人爱“纹身”,作为一种潮流,本无可厚非。但很多时候,一旦过了头,却会引来很多笑料。宋初有一位武将,“纹身”都到了几近痴迷和不伦不类的地步,这人就是开国将军呼延赞。此人怪癖很多,经常以奇装异服引得路人哗然。这个呼延赞,刘兰芳的评书《杨家将》里面有过很多介绍,行为鲁莽但不荒诞,很多时候也是个蛮可爱的人物。最终也是建功立业,身居要职。

在现实生活中,呼延赞却没有这么幸运,也没有那么可爱。当然显而易见的是,呼延赞忠心可嘉。但问题还就出在这个“忠”字上,以至于到了自不量力、不能自拔的程度。据史书载,呼延赞一生都很卖力气,但官职最高却只做到刺史和都军头的位置。宋太宗时期,呼延赞想建立盖世功名,于是请求守边,太宗见其诚恳,就说:“你久不作战,不如当场表演一下吧!”于是呼延赞打扮得花里胡哨,和他四个儿子表演了一场近似“马戏”的军事汇报表演,让太宗和群臣大跌眼镜。为了给呼延赞留点面子,太宗只好赏了他些金银了事。

见皇上不点头,呼延赞还不死心,反复上书要求守边。为了表达忠心,他竟然让会刺字的士兵在身上刺上了“赤心杀贼”四个字,连嘴唇上也没空着。这一点,比九纹龙史进可厉害多了。如此“自残”也就罢了,他自己刺了字之后还不算完,又在他四个儿子身上也刺了“忠”字。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要他的妻妾们脸上也得刺字。呼延夫人拗不过他,说女人脸上刺字是淫妇之意,请求在臂上刺,呼延赞这才同意。

功夫不负苦心人。后来太宗终于答应他去守边,但不久因指挥不当而调离,下放到地方他又无管理才能,只好回到东京。眼看建功不成,呼延赞内心十分纠结,不久就郁郁而终。

当今社会,“纹身”的似乎也不少了,这应该都是从香港影视剧里面“批发”过来的。开始的时候还不多,也觉新鲜,继之也就蔓延开来,以至于大街小巷寻常可见。只是“纹身”者虽多,却找不出如鲁智深、燕青一类的人物,更别说与一代名将岳飞的气节相比了。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