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皇帝奇闻:宋光宗因为怕老婆而不肯为父亲办丧事?

[宋朝]时间:2017-03-29

老爹死了,儿子总得出来办丧事啊。不要说皇家了,这道理,随便哪个人都懂。可是,光宗却无动于衷,任是大臣们怎么劝,他都漠然不应—李凤娘本来就恨死了与自己作对的公公,她可不乐见前皇帝的“哀荣”,自然阻止光宗前去。宋朝的文弱,在历史上是有名的,尤其是南宋。其实,文弱不文弱,只要看看皇帝就行了。不说军国大事,单是后宫,三代皇帝都搞不掂一个女人,结果反是皇帝自己被逼得发神经—指望这样的皇帝恢复中原,岂非缘木求鱼

宋光宗的妻子叫李凤娘,原是将门之女,生性泼辣。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就进了皇家门呢?原来全靠道士皇甫坦穿针引线。他当年一见李凤娘,就惊呼:“此女是大贵之相,日后定当母仪天下。”李父一听,说这就难怪了,她出生时还真飞来一只黑色的凤凰呢—估计是一段乌云吧。两个半老男人一阵狂想,像煞有介事。

没想到,这事儿还真应验了。高宗末年,皇甫坦入宫为太后医病,因妙手回春,取信高宗。高宗正在为过继孙子—儿子宋孝宗是过继的,自然,孙子也不是嫡亲的—物色媳妇,皇甫坦就顺势推荐了李凤娘,又神神道道一番。高宗信以为真,仿佛他们老赵家真娶了一只凤凰。可惜,这是一只“黑”凤凰。

本来,一个灰姑娘嫁进豪门,自是不敢多走一步路,多说一句话,何况是皇家。可是,偏是李凤娘,什么都不怕。肚子争气,生了儿子,就母以子贵。到丈夫被立为太子之后,就更是得意得不得了—我是未来的第一夫人,干吗要做小媳妇儿呢?于是,她在高宗面前,数落孝宗;在孝宗面前,撒娇告太子的状;在丈夫面前,就更是得理不饶人,无理也闹三分。就这样,他们老赵家的三个男人,一个退休皇帝,一个正牌皇帝,一个未来皇帝,被一个武将之女搞得团团转。到这时,高宗如梦初醒:李凤娘终究是武将之女,缺少家教,皇甫坦误我啊!可是,一个祖父—何况不是亲祖父,就孙媳妇儿之事发表声明,是多么不合适啊!

2.png

可是,公公孝宗忍不住了。媳妇在宫中横行霸道,搬弄是非,不把三代皇帝放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他训斥道:你应该多学学太后的贤德,若再肆无忌惮,弄得宫里鸡飞狗跳,当心我废了你!不过,毕竟没闹大,吓一吓也就得了。闹大了,谁也不好看。可是,孝宗并没有吓住李凤娘。等到孝宗退位后,李凤娘就更变本加厉。也是,在位时,我都不曾怕你,退休了,我怕你怎地!一次,李凤娘在打骂宫女,太后看了不忍,试图劝止。李凤娘就反唇相讥:我与皇上是结发夫妻,名正言顺,我替皇上教训奴婢,有何不可?言下之意,太后不是孝宗的元配,后婆就别管媳妇家的事了!一旁的孝宗勃然大怒,严正警告李凤娘:再放肆就废黜你!这一回孝宗动了真格,他召来太师,商量此事。但外人是劝和不劝散的,何况光宗刚即位不久,此时行废后之事,不利于政局稳定啊!

于是,这事不了了之了。丈夫做了皇帝,接下去就该是儿子做太子—只有这样,李凤娘的地位才算稳固。于是,她就怂恿丈夫把这事儿定下来。光宗与老爹商量了一下,可没想到老爹不肯点头。李凤娘就气势汹汹地去质问,并当场翻脸道:我是你们赵家明媒正娶来的,儿子是我和皇帝亲生的,又是长子,为什么不能立为太子?理由很充分,就差逼问孝宗“你安的什么心”了。孝宗除了生气,还能说什么呢?

媳妇这么放肆,问题的根子在儿子。本来,一个皇帝有什么好怕老婆的,太不了废了就是。可是,光宗经过老婆多年的洗脑,已把“妻管严”修炼成了美德,绝不反抗,更不要说反戈一击了。

一次,在盥洗之时,光宗发现一个伺候自己的宫女双手又白又嫩,不禁多看了几眼,称赞了几句,或许也略微亲昵了一下。没想到,几天后,李凤娘就派人送给光宗一个盒子。光宗打开一看,竟是一双血淋淋的手!光宗自小锦衣玉食,估计杀鸡都没看到过,顿时吓得心惊肉跳,精神恍惚—因此还大病一场!一个皇帝“惧内”到如此地步,还会有救吗?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