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为什么只能嫁给王英婚后还对他死心塌地?

[宋朝]时间:2017-01-02

水浒传中不乏明艳动人的女子,不管是被扣上了“淫妇”帽子的潘金莲抑或阎婆惜,还贞洁忠烈的林娘子,美貌是毋庸置疑的;也不乏英姿飒爽的女将,顾大嫂抑或孙二娘,皆是不系明珠系宝刀;也不乏恭顺贤良的女子,何清何九的妻子均在此列。

然而,在这三者当中均占的恐怕只能说是扈三娘了。

三娘,论名字,着实称不上什么特别,再看看梁山另外两女将,顾大嫂、孙二娘,这名字不过是顺手拈来,至于琼英,琼花美玉,落英缤纷,美则美矣,然而出场都已经是98回了,重要性似乎并不能等同于《三国演义》中后来出场的诸葛亮,更何况她的排名更是在梁山108将之外。所谓的大嫂、二娘、三娘,想来,施公也不过是为了凑个数而已,顺口给了这么个名儿,权且给男色梁山涂几笔胭脂色,不让它成了古装版的《我的团长我的团》。

“一丈青”,这绰号有些怪异。扈三娘的兵器是日月双刀,似乎跟这一丈扯不上关系,也跟十丈软红光阴易逝三娘花年而亡没有联系,难道是比喻扈三娘的套绳绝技?似乎也不像,那么这名儿究竟来源何处?

实际上一丈青是一种大蛇,长一丈有余,而青色,则是指黑色。一丈长的大黑蛇,恐怕和蒲松龄笔下的巨蟒差不多了。因而,想来这“一丈青”也并不是什么褒义词,只不过而是用来说扈三娘武功高强,出手毒辣罢了。

兴许施老爷子仅仅是单纯地想称赞扈三娘巾帼不让须眉,总是冲锋陷阵,一马当先,故而称其为“一丈”,夸她是女中豪杰,一等一的女丈夫。

“青”则是对她的容貌的夸奖。碧草青青,“溪上草青青”,突出了扈三娘的如花容貌;“青”字,又仿佛李碧华笔下妖娆未经人世的青蛇;然而纵使是青青女娇娃,最后依然是“刹那青丝雪”,逃不过惨死的命运,到头来,连个“青冢”都未曾留下。

可是对比来看,似乎第一种命名的含义更为贴近施公一贯的命名习惯。再看《红楼梦》中丫鬟们的名字“花袭人”、“勇晴雯”、“慧紫鹃”等等,更不用提其他作为主角的金陵十二钗,一大堆的红学家皓首穷经,钻研这些名字命名的含义出处;抑或是《聊斋志异》中“娇娜”、“青凤”、“婴宁”等等诗情画意的名字,《水浒传》中的女性名字,似乎太过随便太过不经意,其中真正叫得出名字的,大多是江湖卖唱的女子,如阎婆惜、白秀英等等。其他人,几乎都是惯以一个姓氏罢了,如名号响彻十字坡的孙二娘。甚至是刚烈贞洁的林娘子,我们也只能从书上知道她本姓张而已。

从这也可以看得出当时整个环境中对女性的弱视。小说虽说是写的北宋之事,然而却难免不反映出明代的思想。

我们察看唐代各类诗集便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唐初乃至是唐代中期,一些著名的女诗人都是有名字记录在册可供考查的,如鱼玄机、李季兰、王韫秀等,然而等到了唐代晚期,一些名媛诗作题名便只剩下姓氏,而具体闺名则不可考了。

上一页

1/3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