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历史上爱哭的刘备却能建立帝业的真实原因

[三国]时间:2017-03-01

三国的故事始于桃园结义,终于三国归晋。当草鞋刘,板爷关,在猪肉张的后花园结义后,英雄血绽放的兄弟情就烂漫在乱世三国,而英雄泪浇灌的罂粟花却盛开在国人的心中。蜀国,本是三国中最弱的一方,但却在民间享有最崇高的礼遇,是因为匡扶汉室的主旋律脉动着兄弟情义,感天动地的历史演义震撼着民性魂魄,致使胜者曹魏成戏台上的丑角,强者孙吴被坊间戏谑,让为胜利者而写的历史反倒需要在讲坛上“揭秘”。中山靖王之后的刘备,按辈分是当朝皇帝的皇叔,这块金字招牌如同他身上挂着的草鞋,显赫的身世难掩出身的贫寒。那么刘皇叔除了打草鞋的技艺之外还有什么技能呢?他的温柔敦厚,他的重情重义,他的汉室正宗远大志向似乎给他披上了一件件真君子外衣。正如民间有谚: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

的确,他的哭也是他的酷,往往在他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的帝王相中,一丝淡淡的属于大汉余韵的乡愁,像一团霞蔚云翳着人们心中那块善意的栖息地。也正是这种魅力,跨越了一千八百年迷住了前三国的诸葛亮和五虎上将,以及三国后的代代华夏子民。显然是兄弟情义成就了刘备的帝业,靠这种方式来团结同道,啸聚群雄的帝王在中国历史上首推昭烈帝刘备。关羽张飞傲视天下、爆炭如火只服一人,唯大哥是从的绝对和决绝是他们生命中最值得礼赞的华彩篇章,千里走单骑,长坂一声吼的底气均来自这兄弟情,竟连诸葛孔明也断不敢触碰这根敏感之弦。曹阿瞒广招天下贤士唯才是举,挟天子以令诸侯,占中原万里河山;孙仲谋靠长江天堑,有江东才俊拥兵自重踞南国一隅;刘玄德寄人篱下,无枝可依,只有一腔兄弟情,两个难兄弟,直到三顾茅庐求得孔明,才算有了转机,终于借荆州、取益州、进西川,形成与魏吴鼎立之势。

刘备成就帝业的路数完全与魏、吴不一样,他靠的是软实力的传统道德之仁爱,传统行为之忠厚,传统伦理之情义起家、发展、乃至成功。鲁迅先生说他“似伪”实也未必,如果他身上的美德不那么真实,除了关张外为何一生谨慎的孔明也死心塌地地忠诚于他?蜀汉称蜀国是很勉强的,虽有正义的召唤,但无人才的跟进,在用人的问题上,刘备不如孙权,更不如曹操。称兄道弟的感情联络毕竟不如唯才是举来的光明正大,在蜀国的组织系统中,以亲情和亲疏划分出来的界限严重干扰了人才的储备,即使拥有盖世英雄五虎上将、绝代神人卧龙孔明,但在他们之后为什么会“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

蜀国在三国中最早灭亡,在这个不能假设的必然中似乎还蕴含着另一个可以假设的当然:成也兄弟败也兄弟。如果刘备不是为了替二弟关羽报仇,亲率七十万大军进攻东吴,摆起自杀的长蛇阵,被东吴都督陆逊一把火烧了七百里,他本是可以在蜀国皇帝宝座上安稳坐上几十年的,但就是这火烧连营的夷陵之战,不但要了他的命,还差点毁了他的国。

在白帝城托孤,刘备带走了千古绝唱兄弟情,却将孱弱的蜀国和弱智的阿斗丢给了丞相诸葛亮。与“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以及“煮豆燃萁”的曹氏父子比,刘备的温情脉脉着实惑人,所以用罂粟般花美实毒的“兄弟情”开创事业的做法,历史不买账却不妨碍它成为“熟人社会”的法宝,在1800年后的今天,“成也兄弟”依然是经验,“败也兄弟”也就当然是教训了。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南希仁 夏桀 商汤 周赧王 秦始皇 周武王 纣王 嬴子婴 刘婴 周平王 光武帝 汉献帝 陈叔宝 晋元帝 晋武帝 虞卿 汉高祖 石亨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