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历史八卦:琦善曾对义律的遭遇发出感慨

[清朝]时间:2016-12-30

"北京街上之污浊,真是令人可怕,城中并无公家清道夫之设,所有一切残物皆随意抛在街头,以听犬鸟前来为之扫除。因此城中常有大批全野或半野之野狗,饱尝人肉。”

——《清朝时的京津有多脏》

“有司官吏隐瞒了的,将那有司官吏处斩。百姓每躲避了的,依律要了罪过,拿来做军。钦此。”

——《没文化的圣旨》

她和光绪到底有没有过夫妻生活,是一件很难说的事。各种回忆录里都说光绪对她非常冷漠,除了每天礼节性的问安之外,从不说话。慈禧太后也不喜欢她,虽然作为“自己人”回护着,但对她甚至不如对身边侍女亲。在慈禧死前的很多年里,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按照礼节每天向太后皇上问安,然后跟在慈禧后面到处跑,慈禧巡湖,她的船就在后面跟着;慈禧遛弯,她就走在后面跟着;慈禧吃饭,不叫她她就得在廊下等着慈禧吃完自己赶紧吃几口,叫她同吃她就站在慈禧桌旁扒拉几口。纯粹就是个高级跟班。

——《可怜的光绪老婆》

\

广大男性对小脚的喜爱近乎痴狂,因此催生了风靡全国的选美大赛——“赛脚会”,这在北方省份尤其风靡。山西大同是当时全国最富盛名的缠足中心,它那里的赛脚会规模最为宏盛。每年六月初六庙会期间,都要在寺庙举行一次大规模的赛脚会,届时城里所有自认为有一双骄人小脚的年轻女子,都会在父兄陪伴下来到会场,坐在门帘后头,将一双纤足伸于门帘之外,任人观赏品评,亦可手握摩抚。经过初选、复选,最后第一名称“王”,第二名称“霸”,第三名称“后”。当选者总会欣喜异常,而她们的父兄则上台致谢。

——《变态选美大会》

1858年,伦敦经历了一个又热又干的夏天,由于河水减少,污物如山般堆积在泰晤士河中。于是,这一年爆发了被载入史册的“伦敦大恶臭”,一家报纸报道称:“谁闻一次那种臭气,谁就终生难忘”。据《伦敦大恶臭》书中的记录,有的议员曾试图毛线走进俯瞰泰晤士河的图书馆,结果不得不马上退回来,人人都用手帕捂住鼻子。国会大厦撒了大量漂白粉溶液来缓和气味,但最后还是不得不休会。

——《伦敦的恶臭年代》

琦善向古伯察打听义律(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国的商务代表,在当时起大使的作用)的消息,他对义律颇为赞赏,也很为对方的遭遇担忧,他说:“义律心肠很好,但他不会做决定。他被处死了还是被流放了?”当古伯察告诉他英国并没有中国这样的制度,失败的官员仅仅下台即可时,琦善很感慨:“你们的官吏们比我们幸运。”“我们的皇帝不能知道一切,但他却判决一切,而任何人又从不敢对他的行为说三道四。如果皇帝说这是白的,那么我们就要跪下来说‘是,这是白色的。’如果他接着指着同一物品说‘这是黑色的。’那么我们就必须重新跪下并回答说:‘是,这是黑色的。’皇帝可能会对有胆量指出错误的人这样讲:‘你说得对。’但他同时便令人将此人绞死或者斩首。”“我们不像你们有个‘众头议’(指众议院)。如果你们的皇帝逆正义而行,那么你们的众头议会出来阻止他的旨意。”

——《大官论体制》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