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限三个小时离宫不然开炮

[清朝]时间:2017-04-17

当旅长时,冯玉祥就下决心驱逐溥仪出宫

在紫禁城内,溥仪的小朝廷照样发布“上谕”。北洋政府历届总统接替时,还循例派遣“专使”,以外国君主之礼前往清宫送国书。

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限三个小时离宫不然开炮

冯玉祥是出名的爱国将领,从参加滦州起义时起,就一贯痛恨封建帝制。他认为,民国要与清朝决裂,不应该保留溥仪的小朝廷。1917年,张勋率辫子军入京,冯玉祥参加讨伐张勋复辟的战斗,收复北京后,他极力主张铲除祸根,驱逐溥仪出宫。但当时他只是一个旅长,人微言轻,没能实现这一愿望。

1922年12月,溥仪结婚时,民国的大批军警为其放哨布岗,恭敬护卫。有头脸的军阀,如黎元洪、张作霖、吴佩孚等都赠送了厚礼。这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在去前线的途中突然回师北京,发动北京政变。他取得北京政权后,就决心驱逐溥仪出宫。在征得摄政内阁的同意后,便于11月4日召集北京警卫司令鹿钟麟、警察总监张壁到他的总司令部。冯玉祥说:驱逐溥仪出宫的事,要马上办理,你们可同摄政内阁商量。张壁接到命令后,立即去找内阁总理黄郛,黄郛随即召开临时内阁会议,经过反复商讨,最后又将优待清室的条款做了修改:一、大清宣统皇帝即日起永远废除皇帝尊号。二、民国政府每年补助清室五十万元,另拨两百万元设立北京贫民工厂,尽先收容旗籍贫民。三、清室即日移出宫禁,以后可自由选择住居。四、清室之宗庙陵寝永远奉祀,由民国酌设卫兵妥为保护。五、清室私产归清室完全享有,民国政府当特别保护,其一切公产应归民国政府所有。

紧急内阁会议将清室优待条款修改后,决定由北京警备总司令鹿钟麟、警察总监张壁会同社会知名人士李煜瀛前往故宫执行。

绍英和来人攀交情,碰了一鼻子灰

11月5日,鹿钟麟、张壁奉命,率领20名精明强干的部属,乘汽车赴故宫。为了避免嫌疑起见,特请李煜瀛偕同入内。

驻在清宫及景山内的守卫兵士总数有1200余人,隶属京师卫戍司令部。自民国元年即在该处驻扎。国民军总司令部特于4日上午10时派员将该兵士缴械,调驻北苑,听候改编。同日,国民军接替了紫禁城内城守卫队的营地,神武门换上了国民军的岗哨。

鹿钟麟等人先将故宫外的军警布置妥当,并将电话线割断后,于上午9时即率军警各20名入神武门。鹿等三人直奔溥仪住处,经英华殿旁,绕春华门前,走向隆宗门。途中即遇到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绍英等人前来接洽,鹿钟麟等随绍英等一同进室坐定,鹿首先宣布了来意。绍英要求查看公文,鹿当即出示公文一件,上面写的是:“大总统指令:派鹿钟麟、张壁交涉清室优待条款修正事宜。此令。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国务院代行国务总理黄郛。”鹿向绍英宣布废除帝号,溥仪必须即日迁出故宫,首先请交出玉玺。同时将《修正清室优待条款》交给绍英。

绍英故作镇静,指着李煜瀛说:“你不是故相李鸿藻的公子吗?何忍出此?”又指着鹿钟麟说:“你不是故相鹿传霖家的吗?干吗这样逼我们呢?”鹿说:“我们来此是执行国务院的命令,是为了民国,同时也是为了清室,如果不是我们,就不会这样客气了。最近摄政内阁成立,各方又纷纷提出惩办复辟的祸首,群情激愤,想直接采取不利于清室的行动。现在宫内外已布满军警,气势汹汹,就要动手了。如果不是我劝阻他们稍等片刻,现在就会出乱子了。”绍英听说这些,无话可说,接过文件急忙转向宫内。

对方的强硬态度让溥仪慌了

此时,溥仪正在储秀宫和皇后婉容吃着水果聊天,只见内务府的大臣们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为首的绍英手里拿着《修正清室优待条款》,气喘吁吁地说:“皇上,皇上,……冯玉祥派军队来了!还有李鸿藻的后人李石曾,说民国要废止原先的优待条款,拿来这个叫……叫签字……”溥仪一下跳了起来,刚咬了一口的苹果也滚到了地上。溥仪夺过绍英手上的《修正清室优待条款》,看了一遍,感到这些条款并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可怕。但当他听绍英说“他们说限三小时内全部搬出去”时,他急了。连忙令绍英再出去和鹿、李等人交涉。

溥仪随即在宫内召集了“御前会议”,讨论清室优待条款修改文件,会议认为,按照民国政府元年优待条款,清室本应移居颐和园,只因民国政府未令迁出,故迁延至今,因此表示同意迁出。但因时间仓促,来不及清点私产,遂由清室内务大臣绍英、朱益潘将这个意见再继续与鹿钟麟等交涉。双方磋商约三小时之久,最后决定将一切物品暂时保管起来,唯溥仪须即日离宫。

当时端康太妃刚死去不久,宫里只剩下敬懿和荣惠两个太妃,她们俩表示宁死也不肯离宫。绍英拿这个做理由,去和鹿等商量。鹿见事不能决,就故意大声告诉其他随从人员说:“快去告诉外面,时间虽然到了,但事情还可商量,先不要开炮放火,再延长二十分钟。”绍英听后大惊,连忙跑回去对溥仪说:“说再限二十分钟,不然的话景山上就要开炮啦……”溥仪赶忙答应了鹿即日出宫的要求。

溥仪随即传知各宫太监、宫女,要各人收拾细软物件,准备出宫。他又命人取出现洋,每个太监发洋10元,宫女发洋8元。当时宫内有太监470余人、宫女100余人,一片混乱。于是,溥仪又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讨论移居地点问题,结果决定迁居德胜桥醇王府。溥仪在鹿、张、李等人的监视和保护下,离开了故宫。

顶住压力,冯玉祥问心无愧

车到北府门口,溥仪下车时,才和鹿钟麟见了面。鹿和溥仪握了手,问道:“溥先生,你今后是打算做皇帝,还是要当个平民?”溥仪答道:“我愿意从今天起就当个平民。”鹿笑着说:“好!那么我就保护你。”

溥仪出宫后,他原来保存的历代帝王传国玉玺,即由警卫司令部鹿钟麟送到国务院,经由黄郛与李书城等,在后乐堂点收,交由第一科保管。有关点验宫内公私物品的手续,即由国务院下令组成清室善后委员会,设委员长1人,由李煜瀛担任,委员14人。他们是:汪兆铭、蔡元培、鹿钟麟、张壁、绍英等。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对故宫保存的历代文物进行清点、登记、整理、保管,以防止遗失或毁损。故宫的警卫由鹿钟麟派兵担任,直至国民军撤离北京时,才交由内务部接管。

11月8日,冯玉祥又以摄政内阁国务院通电全国的形式,向全国说明驱逐溥仪出宫的理由。

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得到各界人士的赞许,孙中山先生曾致电冯玉祥,大为赞扬。11月6日北京全城曾悬挂国旗,表示祝贺。

可是,冯的这一行动却遭到段祺瑞和清室遗老旧臣们的反对。在溥仪出宫的第二天,段祺瑞即致电冯玉祥,说冯发动北京政变后的一切做法,他都以为很对,唯有驱逐溥仪之举,觉得有些欠妥。冯接电后,立即亲自拟一电稿答复说:“此次班师回京,可说未办一事,只有驱逐溥仪,才真是对得住国家对得住人民,可告天下后世而无愧。”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