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副实的亚父范增:真实能力无法和张良相比

[秦朝]时间:2015-12-19

名不副实的亚父范增:真实能力无法和张良相比

楚汉之争,占有绝对优势的项羽却败在了刘邦手中。人们总结项羽失败的原因,除了政治军事方面,更多的集中在用人方面。应该说,从古到今,这种看法是比较一致的。刘邦当了皇帝,在和群臣议论得失天下时,高起、王陵说项羽“妒贤嫉能”,刘邦自己也说张良萧何韩信这三杰能为他所用是夺取天下的原因所在。刘邦特别提到了项羽手下的范增,说项羽只有这么一个人才还不能信用,所以他才会败。不过,范增仅仅在项氏集团可以算作一个人才,假如拿他的智谋和张良相比,可说是陋劣立见,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政治远见

从立国执政这个大的方面来看,在立楚怀王和定都彭城问题上,范增不具有大政治家的高瞻远瞩。

项梁率会稽子弟兵渡江反秦,范增前往投奔,在薛地与项梁相会。他给项梁的第一个建议就是立楚王后裔为王。他认为,陈胜失败的原因是没有立楚王之后,而是自立为王;而项梁渡江以后所以发展迅速,就是人们认为项氏世世代代为楚将。项梁认同他的观点,于是在民间找了一个放羊的孩子,说是楚怀王孙子,叫做熊心,立为楚王。实在说,这不是一个好主意。范增所说陈胜失败的原因是自立为王,事实上恰恰相反,早期的反秦豪杰打的都是陈胜旗号,只有在确认陈胜已死的情况下,人们才打自己的旗号。项梁江东起事,人们追随他是因为反秦,当时他并没有打出复楚的旗号,陈婴、英布、蒲将军这些已经有一定实力的人还是归附了他。过江后,项梁作为薛地会议的召集人,如果这时候范增能够建议项梁做一个“假楚王”,完全能够为参加者所接受。立了这个楚王,楚国的人才没有蜂拥而至,倒是来了个宋义,时时处处掣肘项羽。要不是项羽果断杀了这个“卿子冠军”,项氏集团很快就会被边缘化。可以说,这是项氏集团政治上最大的败笔,始作俑者就是范增,因为他是项氏集团的谋士,而不是楚怀王的谋士。项羽失败有很多原因,立楚怀王是最主要的原因。有了这个楚王,项羽只能做一个霸王,一个比他人强壮一点儿的王,而不是天下的共主,“共主”是楚怀王。当项羽感觉到这个楚王已经成了他的绊脚石,将他杀了,很多人都背叛了项羽。这时候,当初立楚王智谋的陋劣立刻显现,不管是诸侯国还是群臣,人家背叛的是楚国,而不是主子和国家。

定都问题,有人建议项羽在关中建都,项羽没有听从。那个提建议的人说“楚人沐猴而冠”,项羽将他杀了。这里的楚人包括范增。在建都问题上,范增自始至终未置一词,这不是一个谋士应有的态度。如果项羽能够建都关中,就像刘敬、张良所论述的那样,刘邦能够这么容易成功吗?

再看张良。刘邦被封在巴蜀地区,张良为他讨了一块汉中之地,这就为日后兵出陈仓埋下了伏笔。劝告刘邦烧毁栈道,更是一种高度的政治智慧,他让项羽不再把刘邦时时放在心上,直到刘邦攻陷了三秦,项羽仍然没感觉到疼痒。汉三年(前204),刘邦被围困在荥阳,有人出了一个主意,让刘邦分封六国后裔为王。刘邦征求张良的意见,张良一连问了八个“你能吗?”刘邦都回答说“不能”,于是赶紧收回了成命。范增让项梁立他人为王,张良劝刘邦自强,这种政治上的高下,不是很分明吗?

在建都问题上,刘敬劝刘邦建都关中,刘邦拿不定主意。张良给他分析了关中的有利之处,力劝刘邦定都关中,他那个关中三面靠险、向东一面控制诸侯的说辞应该是打动刘邦的重要原因。后来燕、代、梁、淮等地有人谋反,京都地区毫发无伤,充分证明这个见地的正确。

军事战略

鸿门宴上,范增令项庄舞剑,是想借机刺死刘邦,却因为项伯从中干扰以及项羽的优柔寡断,放走了刘邦。范增非常气愤,他知道,刘邦才是项羽的主要敌人。可是,一时看得清并不代表时时想得着,张良劝刘邦烧毁了栈道,回来后对项羽说:“汉王烧毁了栈道,已经没有返回来的意思了。”作为不以计谋见长的项羽来说相信了,作为谋士的范增也应该无动于衷吗?项羽起兵北上攻打齐国,完全不把刘邦的事情放在心上。刘邦横扫三秦,项羽、范增竟然毫无动静,一心只在齐地。如果以前说刘邦有异心项羽还不能够完全相信的话,现在刘邦已经有行动了,为什么对这个主要敌人仍然是听之任之呢?既然是主要敌人,就应该把矛头始终对着刘邦,而不是齐国。齐国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解决,或者等消灭了刘邦以后再说。在这儿,并没有见范增有任何建议,我们只能说,他这种战略目标是不明确的。在范增和项羽看来,刘邦远在几千里之外,齐国就在身边,这才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疥癣之疾而忘了心头之患,范增的谋略可见一斑。

刘邦西行攻秦,目标直指秦都咸阳,绝不左顾右盼。被封为汉王后,挥兵东进,目标直指项羽,在魏赵等国叛离之时,刘邦也只是分兵应对,自己所率领的大军始终摆在对付项羽的正面,战略目的始终明确。张良不曾带兵作战,却始终跟随在刘邦身边,所有大事都与张良商量,从不自行决断,所以说,战略决策是刘邦的,军事思想却是张良的。

说服艺术

说服帝王接受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也是谋士智谋和能力的体现。范增不懂得说服艺术,很多时候,人们只看到他在下结论,而不是对事物的认识和分析。说到底,这种谋略是有缺陷的。

打败了秦朝,刘邦先行入关,并派兵把守函谷关。项羽非常愤怒,打算第二天进攻刘邦。范增对项羽说:“急击勿失”。这根本不像是一个谋士说的话,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气。鸿门宴上,项羽已经决定放过刘邦,可是范增不行,好几次给项羽递眼色、举玉佩示意杀了刘邦。项羽没有表示,范增又擅自叫来项庄,要他舞剑刺杀刘邦。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谋臣该做的事情。刘邦逃走,留下了白璧一双、玉斗一对,分别献给了项羽和范增。项羽接过白璧放在了座位上,范增接过玉斗,扔到地上还用剑砍碎。这完全是在和项羽置气,把内部分歧公开化。这样的谋士,真不知道他的智谋何在?这个时候,刘邦、项羽都在关中,如果有足够的理由说服项羽,仍然可以消灭刘邦集团。可是从此前的情况来看,范增说服项羽的理由是刘邦有天子之气!还是在一个毛头小伙子的时候,项羽看见秦始皇就说:我要取而代之。一个在位皇帝他都敢取代,他还怕那点儿“气”?!这种蹩脚的说辞,怎能抵得过刘邦一个“义”字!

张良说服刘邦,先问:“是谁给您出的派兵守关这个主意?”一下子就把刘邦的责任去掉了一半,面子留了一个全部。在应战还是上门解释的问题上,张良先问刘邦:“估计您的兵力抵得过项王吗?”刘邦清楚地知道,肯定不行,于是决定第二天赴鸿门宴。这才是一个谋士和主公的关系,主意是我出的,决定是您做的;失败了是我这个主意不好,像前边的守关,成功了是您决策的正确。后来,韩信要当代理齐王,刘邦勃然大怒,张良知道这时候阻止不了韩信称王,但他不明说,而是踩刘邦的脚,刘邦马上觉悟,直接封韩信为齐王,避免了汉家集团内部一场危机。尤其是帮助吕后保住刘盈的太子地位,张良的主意是让他请来“商山四皓”。这四个人是刘邦想得到的人,但是他请不来,刘盈请来了,太子之位保住了。这件事情有后妃之争、未来的帝位之争,牵涉到夫妻关系、君臣关系、兄弟关系,此类事情闪现过多少刀光血影?到了张良这儿仅仅是一句话,该是多大的政治智慧,岂是一个范增可比?

司马迁给两人的评价也是高下分明。给范增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好奇计”,大概只能出一个计策,还上升不到谋略这个层次上吧!而对于张良则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说刘邦得到这个人,有可能也是天意?!《史记》没有为范增立传,并不是因为项羽集团的失败,项羽能够被列在《本纪》之中,说明司马迁没有以成败论英雄。季布、栾布能够立传也说明了这个问题。这只能说明,范增在谋略方面,没有留下供后人效法的事例。

范增和张良相比,高下立分,陋劣立见,可以说,他和张良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光武帝 秦景公 秦始皇 南希仁 周武王 商汤 汉平帝 纣王 孙承恩 嬴子婴 石亨 周赧王 晋武帝 文天祥 汉高祖 周平王 陈平

劳燕分飞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