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姬肚子里的秘密:秦始皇嬴政是秦昭王的儿子吗?

[秦朝]时间:2017-06-29

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初一(前259年12月17日),赵姬生下了后来成为秦始皇的儿子嬴政。

史记·吕不韦列传》如是记载:“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因为嬴政生于正月初一,古时“正”与“政”音义相通,所以异人给“儿子”取名为“政”。按说“儿子”应该跟他姓嬴,但出人意料的是,他让“儿子”姓赵。

《东周列国志》的说法是,异人让“儿子”随赵姬姓。而唐朝的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认为异人觉得嬴政出生在赵国,而秦赵在历史上同宗,所以才让嬴政姓赵。也有人认为异人之所以让“儿子”姓赵,实际上是一种韬晦之计,异人身在敌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如果“儿子”跟他姓嬴,一听姓氏便知道是秦国人,说不定会给“儿子”带来杀身之祸。而让“儿子”姓赵,一旦自己有了危险,赵姬和儿子可以隐姓埋名藏于民间。如果异人真的是出于此等考虑,则说明异人还多少有点心计。

吕不韦偷天换日之事,司马迁言之凿凿,毫不含糊。但是,也有史家认为,吕不韦与赵姬同居,使赵姬怀孕,再设阴谋将赵姬献给异人之事,实是后人的猜测臆度。司马迁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清人洪亮吉、纪晓岚等人所编著的《历朝史案》就认为,吕不韦偷天换日之事乃“好事者为之也”。理由是《战国策》未记此事。而此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史记》所记许多史实,均不见于《战国策》,此类事例不胜枚举,难道司马公所记都是假的?

其实,洪亮吉、纪晓岚这些御用文人认为司马迁揭露了“千古一帝”的不光彩的身世是伤风败俗,有损秦始皇的光辉形象,所以才百般为吕不韦献姬一事进行掩饰。宋朝大名鼎鼎的道学先生朱熹,就是那个宣扬妇女“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朱文公,在《朱子纲目》中就没有记录吕不韦偷天换日之事,《历朝史案》赞扬朱熹是个好心人,说他“诚不忍以莫须有败人名节也”。

但是,司马迁号为“良史”,《史记》被公认为“信史”,如果此事纯属子虚乌有,司马迁又怎么能用如此肯定的语气加以记载?

《史记》说赵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这句话中有个词值得注意,即“大期”。

何谓大期?《史记索隐》引用谯周的解释说:“‘人十月生,此过二月,故云“大期”。’盖当然也。既云自匿有娠,则生政固当逾常期也。”《史记集解》也引用徐广的解释说:“期,十二月也。”

按谯周的解释,“大期”的意思是大于正常的日期。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谯周认为赵姬是怀胎十二个月,比正常怀孕期多了两个月,所以司马迁用了“大期”一词。由于嬴政晚出生两个月,在异人看来,恰恰是十月怀胎,这样正好将吕不韦瞒天过海的阴谋遮掩起来。

但谯周的解释太牵强。因为,司马迁说的是“至大期时”。若按谯周的解释,“至大期时”的意思是“到了超过正常怀孕期的时候”,未免有点文理不通。司马迁应该写作“生时大期”,即“生嬴政的时候超过了正常日期”,这才文从字顺。

“大期”的意思就一定是“超过正常日期”吗?那也不一定。《老子》有云:“人生大期,以百二十为限。”这里的“大期”,指的是“大限”。

清人梁玉绳为《左传·僖公十七年》“孕过期”一词作注云:“十月而产,妇人大期。”这里的大期,又变成了十个月。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光武帝 秦景公 秦始皇 南希仁 周武王 商汤 汉平帝 纣王 孙承恩 嬴子婴 石亨 周赧王 晋武帝 汉高祖 文天祥 周平王 陈平

劳燕分飞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