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赵天王”[血狼兵团]

[南北朝]时间:2015-12-28

摄政赵天王
摄政赵天王

“摄政赵天王”

灭了汉赵,环顾天下,已经再也没有比石勒更为英雄的人物了,于是百官劝石勒称帝,公元330年,石勒先称“大赵天王”,不久称帝(这会儿石勒才算正式称帝),册封世子石弘为皇太子。

有一次石勒大宴群臣,问中书令徐光:“你看,我可以和古代哪一类君王比较呢?”徐光在形形色色的大臣里算是善于拍马屁那一类型,于是赶紧笑着说道:“陛下英明智慧呀,谋略高深超过刘邦,刘邦之后就没人比得过你了。”石勒大笑,徐光心里也美,心想这回又拍到点上了,结果石勒来了句:

“放屁!人岂能没有自知之明?你夸得太过分了点。如果遇到刘邦,我甘愿面向北方,向他下拜,奉他当主人,而跟韩信彭越平起平坐。如果遇到刘秀,我们到时可以在中原相互驱赶,最后还不知鹿死谁手!大丈夫行事,应当光明磊落,像太阳和月亮一样照耀天际。无论如何不能效法曹操、司马懿,去欺负孤儿寡母,像狐狸一样鬼鬼祟祟的篡夺政权。”文武百官叩首呼喊万岁。(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自古英雄都特别尊崇刘邦,而普通老百姓却认为刘邦不如这个、不如那个,也许这就是英雄和狗熊之间的区别吧)

不过再英雄的人物也敌不过命,在灭掉刘曜后,天下已没有人是石勒的对手,看着长江那边的小朝廷,石勒打不过去,那就互通友好吧,结果东晋撕毁后赵的礼书,石勒笑了笑——那就这样吧。石勒也累了,没有精力没有精力再去处理军国大事了。公元333年7月21日,后赵明帝石勒病逝,庙号高祖,年六十岁。

随即,后赵帝国的血雨腥风开始。

公元311年,刘琨将石勒老娘和石虎一并送到石勒军营,当时石虎还只有十七岁,这孩子刚到军营就是无法无天,俨然一个军中祸患,气的石勒当时就想一刀宰了他,可石勒的母亲却让他稍稍忍耐。

等到石虎长大成人后,精于骑射,勇冠三军,行军作战虽然严厉,却不繁琐,手下对他都十分敬畏,交给石虎的作战任务,他都能勇敢进击身先士卒,石勒对他十分的宠爱信任。但石虎为人残暴,每次作战基本是男女老幼全部诛杀,很少留下活口。

石勒从葛陂北上,然后定都襄国,王浚教唆鲜卑段氏进攻襄国,石虎在此算是初试牛刀,然后进攻邺城,石虎已能独挡一面。邺城被攻陷后,倒是没有石虎屠杀的记载,就算是邺城老百姓的走运吧。

随着石虎一天天的长大,参加的战斗也越来越多,战功越来越大,在军队中的威望也与日俱增,石虎逐渐从副手变成了正手,变成了统帅。石勒自从定都襄国后,除了极个别的几次,真是做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门心思的搞国家建设,这行军打仗的事就完全委任给了石虎,从此,石虎那颗魔王之心就收不住了。

公元330年2月,后赵文武百官请求赵王石勒登皇帝位,石勒遂称“大赵天王”,执行皇帝职务,封正妃刘氏为王后,世子刘弘为太子,王子石宏为骠骑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单于,封秦王,任命中山公爵石虎为太尉,尚书令,晋封中山王,其余人等各有封赏。

石虎信心满满的想着当皇帝,这一连串任命下来彻底把他打击了,于是等回到家,暗自对儿子石邃(sui,音同随)讲:“主上自定都襄国已来,养尊处优,用我的身子去挡别人的利箭。二十年了,我南方生擒刘岳,北方驱走索头(拓跋部),东方平定齐鲁,西方肃清秦雍,克服了十三个州,完成帝王基业的是我,大单于应该是我,结果却给了黄嘴小娃,想想就令人气愤,真是寝食难安。等到主上去世之后,我叫他一个种都不留。”(听听,石虎多狂,不过很让人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你想想,这事连司马光都知道了,石勒还能不知道,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就跟司马光当时在旁边偷听的一样)

同年9月,文武百官再向石勒劝进,石勒于是登上皇帝宝座,百官各升一级,刘氏从王后升为皇后,石弘从太子升为皇太子,石虎已经顶了头了,于是这次基本没他什么事(他又郁闷了)。

自打石勒登基的那一刻起,后赵这个政权就算名正言顺了,跟着石勒混的文武百官们也就名正言顺了,在大家的欢声笑语和一片歌舞升平中,却有四个人是很烦恼的:

石勒有一天找到徐光对他说:“石弘喜欢读书作文,经常接触儒家学者,他这性格平和安静,不像我们将门之后。”徐光一听,赶紧把石勒的偶像抬出来了:“刘邦在马上夺得天下,刘恒用清静无为来保护他。圣人的后裔中,一定有摒弃残暴,厌恶杀戮的慈祥子孙,这是天道运转的正常道理。”石勒一琢磨,也是,于是石勒从此不再烦恼了,可徐光警告他:“皇太子仁爱谦恭,中山王却凶暴诡诈,陛下一旦升天,我怕帝国非太子所有。我认为应该采取两项措施:一是逐渐剥夺中山王的军权,一是命皇太子早日参与国家大事。”石勒听后非常吃惊:“什么?你说石虎会武装政变,不会吧?”这下就轮到徐光烦恼了。

程遐是太子石弘的舅父,同样对石虎手握重兵深感忧虑,早在石勒刘曜大战的时候,程遐就提醒过石勒,并建议石勒在邺城修筑宫殿,命世子石弘镇守。时任中山公爵的石虎不愿离开镇守十四年的邺城,等到修筑“三台”,石虎家被迫迁出,于是深恨程遐(石虎对此事的报复非常迅速而且奇特,他派人深夜闯入程遐家中,奸淫他的妻子女儿,然后抢夺衣物扬长而去。也许就因为这个,石虎和程遐有不共戴天之仇吧,呵呵)。

这次程遐又找个机会向石勒进言:“中山王的凶悍和权术谋略,文武百官中没人能赶得上,观察他的志向,除了陛下,对于其他人没一个放在眼里的,加上他残忍成性,不分亲疏,又长期担任统帅,威名震撼内外。而且他的儿子各个都已经长大,也都手握兵权。陛下在世当然没有问题,但他绝不是幼主的臣属,应该早日铲除,以便安定帝王大业。”

石勒纳闷了,怎么大家都跟石虎过意不去呢?于是对程遐说:“现在天下还没有安定,石弘年纪还轻,正需要强大的辅佐。中山王是骨肉至亲,有帮助我创立大业的功劳,我正要交付他伊尹霍光一样的重任。怎么会做出你所说的事!”然后让程遐把耳朵凑到自己嘴边:“你是不是怕不能施展皇帝舅父的权威?我自会留下要你参与托孤的遗诏,就不要忧虑了吧。”

程遐听完,委屈的哭了出来,说道:“我所忧虑的是国家,而陛下却认为我是为自己的利益,用这来堵我的嘴。中山王虽是皇太后把他养大,但毕竟不是陛下骨肉,虽然有了小小的功劳,陛下回报他的已经够多的了,但他的欲望没有边际,岂会做出有益之事。如果不早日铲除,皇家祭庙就不会再有香火了。”石勒何其聪明,但对石虎却是一百个信任,甭管别人怎么劝,石勒就是不为所动。程遐无奈,哭着出去了。

程遐告辞后,立刻找到徐光,徐光说:“中山王一直把我们二人恨入骨髓,恐怕不但危害朝廷,也将带给我们家族灾祸呀。”有一天,徐光再向石勒进言:“现在国家一派升平,可是陛下为什么一点都不愉快呢?”石勒说:“东吴、巴蜀还没有平定,我恐怕后人不认为我是正统。”徐光赶紧说:“曹魏继承东汉王朝的轨迹,刘备虽在巴蜀建立政权,东汉王朝怎么能算不亡?孙权在东吴,犹如今天的李雄。陛下夺取两个都城,平定八州广大的疆土(冀州、幽州、并州、青州、兖州、豫州、司州、雍州),帝王正统,如果不是陛下还能是谁?”然后顿了顿,抛出重磅炸弹:“陛下不忧虑心腹上的疾病,却去忧虑四肢!中山王凭借陛下的威望谋略所向无敌,但天下人都认为他的英明和勇武低于陛下,而且他天性凶残,见利忘义,父子同时身居高位,手握权柄,又怀有怨恨不满之心。最近在东宫陪同宴饮,脸上露出看不起太子的颜色。我怕陛下百年之后,再也没人能制的了他了。”石勒沉默不语,虽然他仍对石虎坚信不疑,但从此开始让石弘处理一些日常奏章,并命宦官严震参加意见,只有军事行动和诛杀大事,才呈报皇帝石勒。于是严震的权利超过尚书令石虎,石虎对徐光等人越发怀恨在心(这是公元322年的事,看来石勒真是老了,他就没想到宦官参政的危害?)。

信任是个很不好说的东西,比如说石勒对石虎的信任,同刘备对诸葛亮的信任、李隆基对安禄山的信任差不多,你可别以为当时就没人对诸葛亮进行过诋毁,只是他们的结果大不相同。所以石虎篡权,应该怪石勒,但石勒在九泉之下,其实也挺无奈的。没准还真是那句话——信任,还是不信任,这是个问题。

公元333年,后赵帝国大变将起。

明帝石勒病重,中山王石虎到寝殿侍奉汤药,借机控制了内宫,文武官员都不得进见。石虎又假传圣旨,征召秦王石宏、彭城王石堪返回襄国。石勒回光返照,还没等开口说遗嘱,看见石宏大为吃惊:“我让你到外地独当一面,就是为了今天,是有人叫你回来的还是你自己跑回来的?如果有人叫你回来,要查出那人是谁,应该处死。”石虎在一旁听着害怕了,忙说:“石宏是想念陛下,暂时回来看看,今天就打发他走。”但仍留下石宏不放。过了几天,石勒查问此事,石虎就说:“陛下吩咐的当天就叫他上路了。”此时,广阿一带蝗虫成灾,石虎就已此为借口,秘密派他的长子石邃率骑兵三千人在灾区巡逻,实际的目的有二:一是防范他人起兵,二是保持作战部队的机动性,一旦有变可以立刻投入战斗。

到了7月,百官看石勒实在已经成凄风中的一盏孤灯,于是颁布了遗诏:“石弘兄弟一定要相互团结,司马家族的内斗正是前车之鉴。石虎应思量姬旦(周公)、霍光的行为,不要为后人留下话柄。”不久,石勒病逝。遗憾的是,随着一代雄主的西去,他生前的遗诏也立刻作废过期,中山王石虎第一时间发动政变。

石勒前脚刚咽气,石虎立刻带领武士包围皇宫,挟持太子石弘(时年二十岁),登上金銮宝殿,强迫其下令逮捕右光禄大夫程遐、中书令徐光,交由廷尉处置,同时征召石邃率军进宫,负责保护皇帝安全。

石弘和文武百官被这一突变吓得不知措辞,官员们四散逃命,而石弘别看年轻,还算明白事理,哭着对石虎陈述自己才能低劣,愿意把皇位让给石虎,可石虎说:“君王逝世,太子继位,这是正常的礼法。你有没有能力承担重任,天下自有大义,何必事先讨论!”石弘无奈,只好登极,斩程遐、徐光(石弘这个秀才遇到石虎这个流氓那就一点招都没有了)。深夜,石虎把石勒的灵柩暗中埋葬到山谷之中。

8月,后赵二任皇帝石弘任命石虎为宰相,封魏王,大单于,加“九赐”,划出魏郡等十三郡建立魏国(冉闵的大魏是不是跟这个有点关系呢)。石勒时期任用官员全部调成没有实权的闲职,石虎旧部充当政府要员,特别是他的几个儿子,全部封王,掌管军权。

伴随着石虎非常规接管政权,后赵帝国第一次大洗牌开始。

石聪本是汉人,后改姓石,时任汲郡郡长,但当时身在谯郡(安徽豪县,在十六国时期,石勒帝国的疆域何其广袤,可惜了),他与谯郡郡长彭彪分别派出使节,向东晋请求投降,可惜晋帝国援军还没有赶到,石聪等人就已经被石虎诛杀。

皇太后刘氏颇有胆识,石勒常让她参与军事决策,帮助石勒建立政权,有西汉吕雉的风采,但又不想吕雉那样嫉妒。看到石虎无法无天,刘氏找到彭城王石堪:“先帝刚刚逝世,丞相就欺凌蹂躏到出此地步,皇家灭亡恐怕就在眼前,大王有何打算?”石堪本姓田,由于不断建立战功,石勒收为养子。石堪说:“先帝旧有臣属或被排斥、或被疏远,军队现在已经完全不受我们控制,朝廷所在之地,无论宫廷和各省台,再没有人可以商量。我想投奔兖州,挟持南阳王石恢当盟主,据守廪(lin,三声)丘,宣布太后的诏令,号召各州郡,命他们起兵勤王,诛杀叛逆,这样才有可能成功。”9月,石堪改穿平民衣服,率少数轻装部队袭击兖州,不能攻取,只好向南投奔谯城。石虎派部将追击,追到城父生擒石堪,押送襄国活活烧死。不久刘太后密谋泄漏,石虎废黜刘太后,然后处死。

河东王石生镇守关中,武卫大将军石朗镇守洛阳,10月,同时起兵勤王,石生派使者向东晋称臣,“氐王”蒲洪自称雍州刺史,归附前凉。丞相石虎命王太子石邃留守襄国,自己率步骑七万,进击石朗据守的金墉城。金墉城陷落,生擒石朗,命人砍下其双脚,再砍下人头。石虎乘胜进攻长安,命梁王石挺(石虎的儿子)为先锋,石生派将军郭权率鲜卑部众二万为先锋,亲率大军在蒲阪驻防。郭权与石挺在潼关会战,大破石挺军,斩了石挺和丞相左长史刘隗(有可能就是王敦叛乱时跑出来的那个刘隗,这厮终于出现了)。石虎逃回渑(mian,音同免)池,尸首相连,堆积三百余里。可惜鲜卑酋长此时与石虎勾结,在内部叛变,反击石生,而石生又不知前方已经大胜,面对鲜卑的内叛大为惶恐,抛弃军队,单枪匹马的逃回长安,不久又逃往鸡头山躲藏。石虎趁机占领长安,石生部将见大势已去,斩了石生,向石虎投降,郭权投奔陇右,不久也被诛杀。

石虎随后派兵讨伐蒲洪,蒲洪再度投降。石虎采取蒲洪的建议,将秦州、雍州的汉人、氐人、羌人,共十万余户强迁至关东。至此,石虎用了不到半年时间,秋风扫落叶般的扫除了异己势力,后赵政权正式进入石虎时代。

公元334年,后赵二任帝石弘,不堪魏王石虎的暴虐,亲自携带皇帝印信御玺前往石虎的王宫,请求禅让帝位。居然有人上门来哭着喊着要禅让,这个天大的馅饼掉到石虎面前,只是石虎不为所动,因为禅让实在不刺激,石虎玩的是废黜。11月,石虎派人进入皇宫,把皇帝石弘贬为海阳王,石弘面不改色从容上车,还对众人说:“我知道自己昏庸无能,没有资格继承大统,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众人一片恸哭。

文武官员来到魏国,向石虎劝进,石虎说:“皇帝是恩德最高时的称号,我不敢当,不妨姑且称作‘摄政赵天王’吧。”随后把石弘、程太后(石弘亲妈)、秦王石宏、南阳王石恢全部囚禁在东宫,不久杀害。

(下一回——慕容崛起)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陈叔宝 汉高祖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