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安排、对手

[南北朝]时间:2015-12-19

八王之乱

公元306年6月,司马衷回到了洛阳。第二天,起兵的一干首领们就找到了皇帝,司马衷一抬手:“什么也别说了,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这会儿该怎么办心里清楚”。于是开始命人登基花名册——赏。晋升司马越为司空、太傅、录尚书事,统领政府机要。司马越再命庾凱、胡母辅之、郭象、阮修、王衍等人分管各项事宜。

司马越是谁——知名人士,知名人士的特点是什么——善清谈,所以他任命的庾凱等人,也都是当时名士,当然也是善清谈。清谈大家都清楚了——神侃、不干事,于是这帮人凑一块,基本上政府也就不转了。

一阵任命过后,局势基本稳定下来,这时司马越打算召见刘舆,可有人对司马越说:“刘舆这人就是一块油污,如果接近,就会被污染。”于是刘舆虽到了洛阳,但被司马越疏远。

大家一定要记住,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刘舆利用这段闲暇时光,秘密调查政府档案,对全国的户籍、兵马、山川、粮储、武器供应等信息一一默记于心。当时天下极其混乱,而司马越每每与朝中大臣商讨军务,这帮清谈之士多不能回答,只有刘舆一人能对每件事对答如流,出谋划策、分析事理,至为周密。渐渐的,连司马越也开始对刘舆重视起来,经常是促膝长谈,慢慢的将国家大事悉数交给刘舆处理。刘舆也借着和司马越的密切关系,推荐他的弟弟刘琨担任并州刺史(山西省)。于是司马越上书,推荐刘琨为并州刺史,都督并州军事,原并州刺史司马腾(司马越老弟)改为镇守邺城。

并州,洛阳屏障,直接抵挡成汉帝国的进攻。刘琨还没就任,司马腾已经从井陉(太行山八陉之一)东下。当时并州有二灾:一为饥荒,二为兵乱,而当地百姓也分成两股:一股是由田甄、田兰、任祉、祁济、李恽(yun,音同运)、薄盛等人领导的难民,这帮人遂司马腾一道前往冀州,人称“乞活”;另一股就是没走、也没被饿死的居民,但此时竟不及两万户(司马氏政权之下竟如此惨淡)。当时并州又多盗贼,刘琨先到上党召集了五百人马,就这样,一路打到了晋阳,这才算安全上任。

刘琨到后,发现州府房舍竟全部烧毁,田间地头,一片荒芜。于是一面安抚百姓,一面恢复生产,慢慢地,逃亡之人陆续返乡,刘琨也就在并州扎下了根。

司马越任命刘琨统领并州,对西晋后期的走势影响深远。同时,并州难民乞活,也会在今后中原大地上,占有极重的分量。

同年11月17日,入夜,司马衷逝世,年四十八岁。验尸结论:吃饼时中毒身亡。司马衷被人毒死了!

司马衷这辈子是不幸的,先是被权臣玩弄,然后被媳妇玩弄,最后被叔叔弟弟们玩弄,作了一辈子傀儡皇帝。说实话,他这一生已经表现的够驯服的了,但到头来,仍碍了某些人的眼,最终死于非命。

司马衷自登基以来,真正快乐的日子,也许就是贾南风掌权那会儿,至少活得安心,只是这种安心的日子,是用大权旁落、媳妇背叛所换来的,在安心的背后是种无奈。不过司马衷是个弱智,我们不能骂他软弱,而应同情。

司马衷回到洛阳,他此时也许只剩下两个愿望:一是可以善终,他没做到;二是可以死去,他做到了,他解脱了。

司马衷是无辜的,做了十几年皇帝,也做了十几年弱者,他死后更是被人们耻笑,说起那段历史,更是被人们辱骂,辱骂他把大好河山断送,辱骂他给中华大地带来了三百年的灾难。

那段灾难,即使千余年后,我们的心里还是留有着伤痕,没能被抹去。它给我们的痛苦太多太多了,于是我们就找罪魁、找祸首,于是找到了贾南风、找到了司马衷——为什么不好好管管你那帮亲王。

其实,我们的要求是不是太多了,其实司马衷只是一个弱智,贾南风只是个皇后。治理国家是皇帝的事,让一个傻子当皇帝,不会有人认为他会把国家治理的很好吧;让一个傻子当皇帝,不会有人认为那帮手握重兵的亲王,各个都会没有非分之想吧;让一个傻子当皇帝,而且那个皇帝还是你老公时,不会有人认为皇后接管大权不是理所当然的吧,虽然她不符合儒家的思想,但也许她更符合人性。

皇后为什么能掌权?那是因为皇帝不行;皇帝为什么不行?那是因为皇帝是弱智;为什么弱智能当上皇帝?那是因为他爹让他当皇帝。司马光对司马炎的评价是:胸襟恢宏,秉性敦厚,聪明豁达有谋略,能直率的听取他的批评和建议,恢复祖宗礼法,为父守孝三年,真不愧为一代明主也。

我看不全对。

司马衷死后,谥号“惠帝”,有点意思。

当时皇后羊献容认为,如果皇太弟司马炽即位,自己这个做嫂子的没法控制朝廷,就想立前太子清河王司马覃,于是前去召唤。可现在毕竟不比当初,司马越说话比皇后说话好使,司马越坚持认为应立皇太弟司马炽,而应诏进宫的司马覃,别看小小年纪,还挺明白事理,进了宫一看不对劲,掉头就往回跑。于是在公元306年11月21日,司马炽在司马越的支持下,登基即位,史称“怀帝”。

司马炽即位后,立刻恢复祖制,与官员们讲经论典,天下大感欣慰。

看着司马炽如此的干劲十足,可不是所有人都高兴,周穆和诸葛玫就建议司马越:“那个皇太弟可是张方立的,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清河王。”周穆是谁,司马越姑姑的儿子,面对这两个人的提议,司马越的回复是:“拉下去,斩了。”

有人看献媚司马越不好使,那就自己亲自干,北军中侯吕雍等人,决定再次发动政变,用武力拥立司马覃即位。只可惜此事最终也败露了,司马越从此把司马覃扔进金墉城看管。但司马覃只要是还活着,就有可能被人利用,于是在公元308年,司马越斩草除根,杀了司马覃,彻底扑灭了野心之人的非分之想。司马覃死时年仅十四岁。

看见司马越如此深明大义的悉心辅佐皇帝,你可别觉得他是什么大忠臣、国之栋梁,我可以告诉你,他也不是什么好鸟。当司马越看见皇帝司马炽竟亲自处理国家大事、留心政令时,自己心里其实是大为不满,他当时真想带着人冲进皇宫抽司马炽俩嘴巴,好好问问他:“你小子想干嘛?”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司马越是谁?当今名士,是有身份的人。于是他不顾皇帝反对,在307年3月,离开洛阳,镇守许昌。当时的人民对司马越此举大为赞赏,认为这是主动向皇帝交出权利。但是话说回来,权利,司马越真的心甘情愿的上交么?

果然,还是出事了,就在公元309年。当时司马越已从许昌迁到了鄄(juan,音同眷)城,后来鄄城城墙无故崩塌,司马越觉得不吉利,就又迁到了濮阳,不久,再次迁到了荥阳。

荥阳,直线距离到洛阳,87.4公里。

公元309年3月,司马越从荥阳突然返回京城。当时中书监王敦就感觉不好,对他的亲信说:“太傅独断专行,权高势重,但任命官员还是请示中央,不过每次都会被尚书省批驳回来,这次太傅进京,怕是要有所行动。”

结果被这个乌鸦嘴说中了。

司马越一进京,就派平东将军王秉率军士三千冲进皇宫,当着司马炽的面,将他的一帮亲信逮捕,共十余人,全部处死。司马炽当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干流眼泪。后来,司马越认为近年每次政变都有禁卫军参与,于是下令:禁卫军中有爵位的,一律免职,保留爵位回家。这道命令一下,其实打击面很广,因为当时禁卫军中,大家人人都有爵位,最终的结果就是,禁卫军没人了,由王秉带领数百司马越的卫兵负责宫廷守卫。

至此,司马炽成了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朝中大权完全由司马越掌控。八王之乱的第八个王爷,开始统领西晋王朝,他将面对的,是发生在全国的叛乱,和北方虎视眈眈的汉赵帝国。

公元306年,公师藩被苟晞杀死后,其部将汲桑逃回到自己的发家地牧马场。等苟晞走后,再次集结部众劫掠附近州县,并任命石勒为讨虏将军(这个名字起的),进攻邺城,他们喊出的口号竟是:“继承公师藩遗志,誓为司马颖报仇。”

当时镇守邺城的是司马腾,这位仁兄当初镇守并州时,竟然能把当地搞成那样,看来也是个人才。这会儿来到邺城,继续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当石勒带着一帮流寇攻打邺城时,城里竟仓库空竭,啥都没有了,但与之相反的是,司马腾本人的私财据说相当的可观。不过这个人有一个特点——生性吝啬(如此司马腾,这就是当时与司马越其名、社会上威望极高的名士)。好在当他看到石勒大军压境、汲桑随后赶到时,还是知道将自己的私房钱拿出了一点,赏给了众人,比明末的那个朱常洵强。但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士兵们拿到赏赐后,更加的军心涣散了,我想这个好解释,就好比盖茨是司马腾,当大兵压境时,他拿出了私房钱,每人发了十元,然后让你去玩命……。

公元307年5月,汲桑大破邺城郡长冯嵩的军队,率军杀进邺城。司马腾闻讯逃跑,但被汲桑部将李丰赶上诛杀,司马腾也就光荣的成为继司马歆后,第二个死于乱民之手的亲王。该。

汲桑进城后干了两件事:第一、将司马颖的棺木挖出,放到车上,以后凡是遇到事情,肯定先向棺木请示,然后在执行(这件事有点傻);第二、火烧邺城宫殿,大火十日不熄,屠杀城中百姓一万余人(这事干的很缺德,邺城自袁绍191年建宫殿始,至曹操扩建,已有一百一十七年,至此毁于一旦。并且屠杀无辜百姓,折寿)。特别还想强调一下,汲桑这个姓氏很少见,但确实是个如假包换的汉人。

司马越听说邺城被毁,亲爱的弟弟司马腾被杀,大为恼火,命兖州刺史苟晞与将军王赞一道,前去征讨。

苟晞率军赶到后,与石勒在阳平、平原一带对峙,前后大小三十余战,双方互有胜负。7月,司马越在家实在是越想越窝囊,于是亲起大军,进驻官渡,作为苟晞的后援。8月,苟晞再接再厉,终于大败汲桑。而后苟晞棒打落水狗,对汲桑一路追一路打,连续攻克八处营垒,斩杀汲桑手下一万余人,声威震动中原。

汲桑和石勒经此大败,知道已没有能力再在中原发展,于是收集残兵,准备向北投奔汉赵帝国。可当这队残兵走到赤桥时,又被冀州刺史丁绍拦截。此役过后,汲桑军所剩无几,他和石勒也就此失散。

看来汲桑十分眷恋牧马场这个地方,这次兵败,他又先是逃到了这里,后来辗转到了乐陵。但他在邺城杀戮太重,老天此时也算弃他而去,就在此地,他被当初曾和司马腾一起来到冀州的乞活军斩杀。回想他在邺城屠杀一万百姓,一报还一报,但这个结局对他还是太轻。

同年,匈奴酋长(不知道是哪个部落的)张背督、冯莫突等人拥兵数千,驻守上党。此时石勒前去投靠,他对张背督等人分析利害,建议其率众投靠成汉帝国,张背督等人同意。公元307年10月,张背督、石勒等人单枪匹马,投靠成汉帝国,刘渊封石勒为平晋王、辅汉将军,统领张背督等人。

晋帝国这边,叛民既然已被打散,司马越也就算是稍稍出了口恶气,于是率军返回许昌。事后,封苟晞为抚军将军,都督青兖诸军事,假节;封丁绍都督冀州诸军事,假节。

当初司马越和苟晞关系甚好,俩儿结拜为异性兄弟,苟晞一心听从司马越的指使,司马越也毫不吝啬的把兖、青二州的军事交给他,可没过多久,两个人翻脸了。

起因是司马越的军政官潘滔向他进言:“兖州,天下要冲,曹操当年的发家地,就是兖州。苟晞,有能力,有野心,他不是一个愿意永远做臣属的人。如果让他在兖州呆时间长了,怕会成为您的心腹大患。不如将青州交给他,再升他的官,这样他一定会高兴。而兖州,则由您亲自统领为好。”

司马越照着执行了,升苟晞为青州刺史,都督青州诸军事。但苟晞也不傻,知道这其实是司马越玩的猫腻,于是俩儿关系开始恶化。不过我们也不好说司马越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在当时那个环境,就如刘弘所说,今天是忠臣,明天就是逆臣,一切皆有可能,现在在地方上的大员,各个手握重兵,你让司马越此时相信谁。再说了,其实苟晞这个人很复杂的。

你可以说苟晞公私分明:因为他在做兖州刺史的时候,有一次他的姑母向他求情,希望封自己的儿子一个官当,苟晞就不同意,他的姑母就一个劲的求,直到把苟晞求烦了,只好撂下一句:“行,但你别后悔。”果然,这个姑母的儿子犯了军法。苟晞就当着这个姑母的面,把她儿子杀了,然后把公服一脱,换上平时的衣服,跪在地上就开始哭:“兖州刺史把你杀了,现在哭你的是你的表哥。”

你也可以说苟晞凶残无比:苟晞本来就用法严苛,到青州上任后,为了树立威信,更是天天都要杀人,吓得当地老百姓给苟晞取了个外号,叫“屠夫”。苟晞把他这套杀人立威的诀窍教给了他弟弟苟纯,苟晞出外打仗时,苟纯就代理青州刺史,他的手段竟比苟晞还残忍,于是大家奔走相告:“看见没,果然小‘狗’比大‘狗’凶。”

但苟晞这人能力不凡:他精力旺盛,再繁重的公务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特别是打仗,可以说是百战百胜。他到青州后,当地居民叛乱,共聚集了五六万人,苟晞率大军赶到,三下两下就给灭了。

这就是苟晞,青州刺史,在西晋末年的舞台上,有他大展拳脚的空间。

而北方的石勒,在投靠汉赵帝国后,在西晋末年的博弈场上,他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正蓄势待发。

还在勤王军讨伐司马颙的时候,青州惤(jian,音同间)县县长刘柏根率部众一万余人起兵造反,当时已经造反的王弥带着家人奴仆前去投靠。刘柏根领军,一路杀到高密王司马略所在的临淄,司马略不敌,撤到聊城自保。而后刘柏根转而向北,但被幽州刺史王浚的手下击败、战死。王弥于是退到长广山,继续干强盗。

等到了公元307年,王弥手下人马又渐渐多了起来,于是自己胆儿也壮了,也看不上占山为王的小本生意了,开始起兵攻打州县了。

当时王弥在青州(山东半岛)、徐州(江苏北部)闹得挺大,攻陷了不少城池,司马越派大军前去讨伐,最终竟全军覆灭。

正当王弥飘飘欲仙、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苟晞来青州了,他派自己的弟弟苟纯领军,对王弥一阵棒打。王弥没办法,发现这个世上剩下的,不光是都像司马越那样的软柿子。于是他擦了擦汗,甩了甩鼻涕,北上——投靠汉赵帝国。

刘渊对王弥也还真不错,封镇东将军,徐州、青州州牧(当然,这会儿徐州、青州还不属于他刘渊呢),都督缘海诸军事。

至此,在这块修罗场上,王弥准备好了。

公元308年,大晋朝凉州(甘肃中西部)刺史张轨在家中风抽搐、不能说话了,于是命自己的儿子张茂代理州刺史一职(刺史是父亲死了儿子继承么,怎么感觉回到了东汉末)。当地的豪门大姓张越听说此事,认为这是夺取凉州的大好机会,就同他的兄长酒泉郡长张镇,和西平郡长曹袪(qu,音同区)一起密谋,打算推举秦州(甘肃东部)刺史贾龛来接替凉州刺史一职。

贾龛动心了,准备前往赴任,幸好在临行前被他的老兄拽住:“张轨是当今名士,声威震动凉州,你有何德何能,敢前去接替他的位置。”贾龛一想不错,于是继续留在了秦州。张镇等人一看贾龛不来,赶紧上书朝廷,要求另派大员。

不知是朝廷的回复太慢,还是这哥仨太性急,朝廷还没来批示,张镇、曹袪就已经开始通知有关单位,要罢黜张轨,拥立军曹杜耽代理州刺史一职。当然,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事后胁迫杜耽上书朝廷,推荐张越来坐这个位置。

此时的张轨,除了在床上抖擞外,哪还能再有什么雄心壮志了,当听说张越他们已经开始闹腾上了,赶紧也命人撰写公文,表示我听话、我顺从、我辞职还不行么。可他顺从,别人急了,长史王融、参军孟畅俩儿踹断了贴着张轨文书的告示牌,冲进张轨的卧室,拽起他的脖领子就开始甩:“明公您看看,现在国家大乱,只有您安抚的凉州还保持平安。现在有人作乱,我们应该诛杀他们才对。”甩着甩着王融他们也明白了,现在张轨不能说话了,于是转身出去,下令戒严。

正巧,此时张轨的儿子张寔从京城回到了凉州,大家就推荐他为统帅,准备出兵先进攻张镇。在大军出发前,大家叫张镇的外甥令狐亚前去拜访张镇,分析利害。张镇痛哭流涕,找到刘寔,表示认罪。于是大军调转方向,前去攻打曹袪。曹袪不敌,后被斩首。张越见大势已去,只身跑到邺城。

内乱平息,应该去朝廷解释了,因为此时,朝廷同意了张镇等人的奏章,决定袁瑜接替凉州刺史。凉州治中杨澹飞马赶到长安,向长安留守司马模求情,然后割了一只耳朵作誓物。司马模终于被感动了,凉州的事也就尘埃落定了。

后来北方大乱,各地对朝廷的进贡全部停止,只有凉州张轨一直坚持不断,并且在洛阳最困难的时候,也只有凉州张轨派出了军队前去支援。

凉州经过此次事件后,正式落入张姓家族之手,前凉政权的根基就此奠定。

当年张昌叛乱,手下部将石冰在陈敏与在民兵首领贺循、周玘等人的夹攻下败亡。事后,朝廷封陈敏为广陵国宰相,而贺循、周玘等人,则是解散武装,返回乡里,对剿灭叛军之事只字不提。也还是在司马越起兵勤王那会儿,陈敏眼看天下大乱,又感觉自己剿灭石冰,文治武功天下第一,就生出了割据江东,效法孙权的想法。此时司马越招陈敏为右将军,前军统帅。就在司马越挥师西上的时候,大军走到萧县被刘乔之子刘佑阻拦,不能前进。陈敏借机向司马越进言,派自己返回家中,召集人马,司马越应允。就这样,陈敏到了历阳,占据城池,公开叛变。

正巧,此时吴王府的侍从甘卓(是甘宁的孙子哦)也来到历阳,于是陈敏出面,和甘卓结成了亲家。他叫甘卓谎称奉了皇太弟司马炽的命令,到历阳是来任命陈敏为扬州刺史的,于是大家就稀里糊涂的奉陈敏为主。

此时陈敏命老弟陈恢,和部将钱端等人南下夺取江州,另一个老弟陈斌攻打扬州领内的其他郡县。当时晋帝国扬州刺史刘机、丹阳郡长王旷弃城逃跑,于是陈敏占据秣陵(南京)。

在控制了江东后,陈敏打算尽数招揽当地名士,先后有四十余人被任命郡长、将军。陈敏对这帮人十分敬重,但贺循、周玘等人却拒绝出仕。渐渐的,陈敏也有些恼怒,打算除掉那些不肯合作之人,顾荣闻讯赶紧劝解:“中国北方战火连连,少数民族也已入侵,现在来看,中原要想复兴,怕是没指望了。而反观江南之地,虽经过石冰的侵袭,但总体来说破坏不大。我常常感叹自己遇不到像孙权、刘备那样的明主出来拯救苍生。现在将军英雄神武,手下精兵猛将如云,如果能亲近贤臣而远离小人,使这帮人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那长江上游各州,只用一纸檄文就可以搞定。不然的话,恐怕大业不能实现。”就这样,陈敏放弃了屠杀名士的计划,也为日后东晋王朝的建立保留了一丝火种。

但是没过多久,大家发现陈敏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在他的治下,行政司法杂乱无章,而他那几个兄弟,各个凶暴贪婪,有识之士都十分忧虑。当时晋帝国庐江郡长华谭就写信给陈敏手下任职的顾荣:“陈敏统治下的江东,就好像早晨的露水,各位跟着这样的人,难道不觉得羞耻?当初东吴孙坚父子,各个都是豪杰,这样才能继承大业,而看看陈敏和他那七个兄弟,他们竟也效仿孙策的事迹,遵循孙坚的轨迹,能不能成功,我想你心里比我有数。当今皇帝回到洛阳,英雄才俊充斥朝廷,到时候大军杀到,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中原人士。”

顾荣看到来信十分羞愧,于是派密使觐见晋征东大将军刘准,相约起事。过后,周玘也成功策反了甘卓、钱广等人。

起事当天,钱广首先朱雀桥拉起阵势,陈敏听说钱广造反,赶紧将精锐交给亲家甘卓,命其讨伐钱广,可没过多久,甘卓造反的消息也传来了。陈敏听后是又气又怒,自己亲自率军一万,前去讨伐甘卓。当时双方对峙与淮河两岸,可能是顾荣在当地的名气实在太大,当时甘卓手下士兵隔着河向陈敏的士兵喊话,让大家缴械投降,陈敏士兵迟疑不决,而顾荣此时站在岸边,只拿着羽扇轻轻一挥的说道:“大家都去吧。”于是众人像中了邪似的,一哄而散。陈敏一看大势已去,骑上快马向北逃去,但最终还是被捕,灭三族。

此时,已经由周馥接替刘准任征东大将军。当周馥把陈敏的人头送至洛阳后,司马炽下令,征召顾荣、纪瞻进京任职;而司马越则延聘周玘、陆玩。

他们满怀憧憬的前去赴任,但当走到徐州时,发现北方的战乱比想象的还要严重,纷纷迟疑不前。司马越听说此事大为不满,下了死命令:“他们如果不来,那就用军礼来请。”顾荣等听说此事十分惶恐,于是调转马头,逃回故乡。

公元307年7月,在陈敏被诛杀的几个月后,朝廷任命琅琊王司马睿为安东将军,都督扬州江南诸军事,假节。

琅琊王司马睿在海内素无名望,扬州等地士大夫们内心对他都充满轻视,在他到任之初,竟没人前去拜访。当时司马睿的心腹王导对此事十分忧心,正巧此时司马睿要去河边祭祀鬼神,于是王导给他出主意,让司马睿坐着敞篷的轿子,再配上壮观的军队,王导和从中原来的名人们则骑着马,跟在司马睿轿子后面。这招正好杵在当地这帮士大夫的神经上,看见司马睿如此威严,纷纷拜倒在路旁。而后,王导又建议司马睿主动与当地名人结交,用来凝聚人心。同时,根据北方战乱,流民四起的状况,在为政方面向司马睿提出:政府财政开支要节俭,政令措施要清静无为,对当地居民和从北方投奔过来的流民都要都要设法安抚。

就这样,通过司马睿和王导等人的共同努力,当地的名人们纷纷出仕。在此后的几年间,这帮君臣惨淡经营,终于渐渐的在江南地区站稳了脚。

此时,北方战乱不止,并且不断升级,大量来自北方的士族、百姓渡过长江,来到扬州等地。江南地区虽然先后经历过石冰、陈敏等人的侵扰,但核心人物还在,且总体来说,南方受战争的影响要比北方小得多,社会此时基本安定。这些条件为司马睿后来在江南创建东晋政权创造了条件,也因为这些原因,才使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得以延续,才使汉这个伟大的民族得以延续。

布子阶段告一段落,现在主角们已大致到齐,接下来就该收官了。

(下一回——告诉你司马越执政时,为什么再没发生政变)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陈叔宝 汉高祖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