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北魏战场上三胜刘宋在口水战却连输两场?

[南北朝]时间:2019-05-17

南朝宋文帝刘义隆于元嘉二十七年(公元四五○年)发动的北伐以惨败告终。不过有趣的是,这场北伐战争同时也是一场“口水大战”,而刘宋王朝在战场丢失的颜面,则貌似在口水仗中意外地得到挽回。这年夏天,北魏太武帝拓跋焘获悉宋将北伐后,修书一封,对宋文帝说:听说你要御驾亲征,要打到中山(今河北定州)和桑干川(今朔州地区),想来就来吧,我就不接也不送了。要是嫌那里房子不好,可来平城(今山西大同,北魏都城)住住;我呢,就去扬州你的老窝,咱俩换个地儿。路途遥远,送你猎马十二匹,可补你马力不足,再送毛毡、草药若干,若你水土不服,可用来治病。信中满是调侃、轻蔑口脗,显见西征北讨、所向披靡的拓跋焘根本没将刘宋王朝放在心上;而韬光养晦二十多年、一心要光复中原的宋文帝看了,既不气恼,也不答复,而是一笑置之,也足见他对这次北伐有着必胜的信心。

双方初次口水战,表面上看拓跋焘的气焰要嚣张一些,实际上宋文帝不予理睬则显得更胜一筹。不过真的一开打,谁是骡子谁是马立刻就见了分晓:一开始,北魏军队大踏步后撤,刘宋大军一路高歌猛进,占领了中原大部;到了冬季,拓跋焘亲率大军南下,展开全面反攻,势如破竹,很快打到彭城(今徐州)。彭城乃军事要冲,由宋文帝的弟弟刘义恭和三皇子刘骏镇守。拓跋焘没有立刻攻城,又打起了口水仗。他让尚书李孝伯到南门传话,说:我还没准备攻城呢,你们何苦闭门绝桥,如此守备森严呢?刘骏让下属刘畅开门出见,回道:贵军营垒未立,将士疲劳,我军精甲十万,恐轻相陵践,故暂且闭城,待贵军休整好后,再约定时日,一决雌雄。李孝伯又说:我北魏大军深入贵国七百余里,根本就无人能够阻挡。刘畅对道:那是我们诱敌深入,事关军事机密,就不详细说给你听了。李孝伯说:那你们就在这里死守吧。

\

我们魏主可以不围此城,而帅军直捣瓜步(长江北岸,与南京相对),“南饮江湖以疗渴耳。”刘畅对道:悉听尊便,不过“若虏马遂得饮江”,那也太没有天理了!此番口水仗,北魏面对龟缩城中的对手,显得轻松自如,狂傲、嘲讽之情溢于言表。而刘宋面对强敌来犯,内心颇为惶恐,刘义恭甚至作过弃城逃跑的打算,但在口水仗中,刘畅却应对自如,巧言善辩,豪气干云,丝毫没有落于下风,以至于连李孝伯都萌生惺惺相惜之情,对刘畅说:咱俩离得很近,却恨不能执手言欢!随后,拓跋焘果然越城而过,引兵南下,史称“所过无不残灭,城邑皆望风奔溃”,很快便占领瓜步。

不过,拓跋焘久居塞北,对南方水土不太适应,且担心深入敌后久则生变,所以没有继续渡江攻击刘宋都城建康(今南京),而是很快就“掠居民、焚庐舍而去。”回军路上,拓跋焘又犯了打口水仗的瘾。到盱眙城时,他派人向刘宋守将臧质要酒喝,没想到臧质竟然灌了一坛子尿送给他。拓跋焘大怒,将盱眙围了个水泄不通,写信给臧质,说:我派出来的兵都是丁零人、胡人、氐人、羌人,他们战死了等于为我除去祸害,咱们就放手一战吧。臧质一点儿不含糊,回信说:你“自恃四足,屡犯边境”,我军一再退让,知道为什么吗?童谣唱道“虏马饮江水,佛狸(拓跋焘小字)死卯年”,因为卯年未至,所以才主动让开大道,引你到江边。现在已是辛卯年,你的大限已到,别想活着回到桑干川了。被乱兵所杀算是你的造化,若是被我军生擒,五花大绑,用驴车押送到建康城,想想你会是什么下场?所以,你就安心攻城吧,千万别急着逃跑。

这一回,拓跋焘被彻底激怒了,再也没了往日口水仗中的那种气定神闲,命人做了一张大铁床,上边布满锋利的铁蒺藜,咬牙切齿地说:“破城得质,当坐之此上!”命令三军猛攻盱眙城,臧质率军死守不退,双方恶战三旬,死伤无数。最终,拓跋焘未能攻破城池,无奈烧掠而去。元嘉北伐整个战役中,魏军连破刘宋的南兖、徐、兖、豫、青、冀六州,杀掠无数,“所过郡县,赤地无余”,史称“自是邑里萧条,元嘉之政衰矣。”(事见《资治通鉴》第一二五、一二六卷)而战争中发生的这三场口水仗,就像一幕悲剧中夹杂了几节异调插曲,有几分轻松,亦有几分悲哀,有几分滑稽,又有几分怪诞,它将刘宋王朝因轻率鲁莽而不得不承受失败、窘迫与屈辱的苦果,衬托得淋漓尽致。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陈叔宝 汉高祖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