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明朝末年农民起义因何快速膨胀且中原大乱?

[明朝]时间:2016-01-02

明朝末年农民起义
明朝末年农民起义

西北农民造反这个问题,崇祯犯了在辽东问题上的相同错误,因为各类政策的失当,导致原本局限于一地的战争,演变成蔓延全国的战火。

在崇祯元年陕西动乱初起时,在如何对待的问题上,明王朝就意见不一。起初地方官为逃避责任,对造反真相大力隐瞒,总幻想着来年天灾过了,农民自然偃旗息鼓。但天灾却年年持续。到崇祯三年(1630年),陕西已经大乱四起,主要的农民军势力多达十多股,总数三十多万人。这时候的明王朝刚刚经历过北京保卫战,京城周围正满目疮痍,自然不愿再启战端,所以“主抚”派占据上风。一直主张招抚农民军的御史杨鹤被任命为陕西三边总督,赶赴陕西平乱。

杨鹤是个好官,在崇祯元年(1628年)动乱初起时,他就提出“元气”说,认为老百姓是国家元气,不能轻易杀戮。之前在官场上,他也“有清明”,是腐败官场上难得的廉洁人物。可应对这样的事件,仅廉洁明显不够,杨鹤很认真,对农民军采取宽容政策,禁止官军任意杀戮,而且也很勇敢,多次不顾危险单独进入农民军大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说,更铁面无私,杀掉了陕西当地一批颇有民愤的官员。

忙活到崇祯四年(1631年)初,陕西境内十多路农民军尽数接受招抚,共招降农民军十多万人,看似成绩不错,但多表面文章,杨鹤的方式,基本是“求人投降”,只要对方肯投诚,什么条件都答应,甚至允诺农民军可以保留军队武装,留在原地驻扎,这样的做法,显然治标不治本。

要招抚,就要给钱,崇祯先后拨给杨鹤十五万白银,看似不少,但分摊到每个农民军手里,也不过半两白银。何况,各路农民军虽接受招安,但实力并未受损,一旦杨鹤的钱花完,大灾又不停,重新造反是迟早的。到崇祯四年八月,各路反军纷纷撕毁合约,再扯反旗,明朝的十五万两白银打了水漂,杨鹤本人被充军流放。

招抚不行,就剿灭,这时候的主角,变成了洪承畴。

洪承畴,字彦演,福建南安人,杨鹤招抚陕西的时候,他是陕西参议,对杨鹤的招抚主张,他向来坚决反对,战事重起后,陕西当地大溃,官员纷纷逃命。洪承畴非但不跑,反而自己临时招募了一支千人民团,奔赴平乱前线。他的第一仗是在陕西韩城,击溃了攻打韩城的王左贵部,李自成此时正是王左贵部的前锋将军。这一仗王左贵败的很惨,其部队几乎被打散。李自成也因此与王左贵走散,之后一段时间,他只是陕西当地的一股散兵游勇。

却也因祸得福。

被洪承畴追的走投无路的王左贵,在是年年底向洪承畴投降。但洪承畴不是杨鹤,接受王左贵投降后没几天就翻脸,派兵偷袭王左贵,王左贵本人及身边部将皆被杀死,如果李自成还在王左贵麾下,恐怕也难逃这场灭顶之灾。

王左贵覆灭之后,洪承畴得到重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成了陕西三边总督,这时期他的主要精力,放在王喜胤和神一魁这两股最大势力上,崇祯四年(1631年)十月起,洪承畴开始全力围剿王喜胤,这时他手里最大的王牌,就是担任延绥副总兵的曹文诏,曹文诏是孙承宗的旧部,手中还有孙承宗练兵的骨血---1000名战斗力强悍的辽东骑兵。

仅用两个月时间,曹文诏就在甘肃河曲击毙了王喜胤,这时候的李自成,正在王喜胤部将王自用麾下效力。又经过了三个月时间,另一股陕西最大农民军势力神一魁也全军覆没。在这期间,李自成追随王自用,从曹文诏的追杀里逃脱出来,流窜到陕西,山西的交界地带。这时候陆续集结到此处的,约有二十多万各路农民军败兵。明王朝镇压农民起义的第一个拐点已经出现:此时洪承畴和曹文诏已平定陕西大部,如果与陕西交界的山西,河南两省可以配合作战,封锁农民军进入的要道。这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就会戛然而止。

在这个关键时刻,崇祯五年(1632年)十一月,王自用主持农民军各头领开会,列席会议的李自成,从此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号—闯将!他成为这次会议的三十六位头目之一,与他一道列席的,还有著名的“闯王”高迎祥,“八大王”罗汝才。会议商谈的结果,就是王自用被推举为首领,二十万农民军兵分五路,进入山西。这时担任山西巡抚的是许鼎臣,在此之前,洪承畴已经上奏,要求山西务必守住关口,即使不能阻挡农民军,也要尽可能的拖住,他在后面夹击,必可大获全胜。

许鼎臣也很积极,张口向崇祯要兵,明王朝一口气调来了贺人龙,李卑,艾万年三位总兵,都是能征善战的勇将。可偏偏许鼎臣无能,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朝令夕改,今天命部队驻甲地,第二天想想不对,又没来由的驻乙地,还没等他部署好,各路农民军就长驱直入了。结果,本是陕西一省的暴乱,至此变成了中原大乱,虽然之后明朝调曹文诏入山西,一度重创农民军,但农民起义在中原的燎原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李自成在进入山西后,也迎来了他命运的又一转折,他的老上级王自用在崇祯六年(1633年)病故了,麾下的两万兵马尽被李自成接管,但刚接管了没两天,曹文诏进入山西,各路农民军皆遭惨败。幸运的是,这时候曹文诏主要针对的,是农民军中实力最强的紫金梁部,曹文诏一直把紫金梁追到河北,而这时的李自成,却与张献忠,高迎祥等人合伙南下,进入了河南境内,此时的他,又是高迎祥麾下的干将了。

河南的军事行动进展的很顺利,农民军连战连捷,一直转战到河南武安。但就在武安当地,他们遭到明将左良玉部阻击,迟滞了数日后,却发现已身陷包围圈中---这时曹文诏精心设计的包围圈,武安四周,汇集了包括山西总兵曹文诏,京营总兵王扑在内的十万明军,封死了农民军突围的所有出路。包围圈内,几乎云集了高迎祥,张献忠,罗汝才,李自成等所有明末农民起义的精英,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似乎就在眼前。

但就在农民军要发动总攻前,设计这个包围圈的曹文诏却被调走了,职务从山西总兵平级调动成大同总兵。原因是曹文诏与河南御史刘令誉不睦,被回京述职的刘令誉告了黑状,罪名是“养寇自重”,即把曹文诏现在故意示弱诱引农民军武安会师的方略,说成是“养寇”,这正犯了崇祯的忌讳,曹文诏被调到暂无战事的大同边镇,刚到任没三个月,就赶上皇太极绕道大同进犯,曹文诏仅凭手中两千多兵马,与皇太极八万精兵血战十五天,硬是保住了大同重镇,迫使皇太极撤退,崇祯却非抓住他失去边地县城的小错,非但不奖赏,反命他“戴罪立功”。

而更要命的是,曹文诏精心设计的河南包围圈也破产了,曹文诏走后,明军失去了最能征善战的将领,参与包围的各路部队谁都不敢出头冲锋,与农民军干耗到冬天后,代理曹文诏指挥的京营总兵王扑,在收受农民军贿赂后,中了农民军的“诈降”计,在包围圈上让出一条口子,满以为农民军会出来投降。结果十多万农民军趁机突围成功。这次的后果更严重:各路农民军突围后化整为零,分别去了不同的省份,山西,陕西,河南,湖广皆蔓延战火。中原大乱,从此开始。

李自成去的地方是陕西,他跟随高迎祥打了几个胜仗后,接着遇到了主持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五省军务的“五省总督”陈奇瑜。比起曹文诏的猛打猛冲,陈奇瑜的战略是“追而小打”,从崇祯七年(1634年)二月起,陈奇瑜和农民军发生了二十三场战斗,全是小规模厮杀,打完了立刻收手,只尾随其后追击,追击的结果,就是迫使农民军再次进入了一个陷阱---陕西车厢峡。这是陕西南部长五十里的一个山谷,两面群山环绕,通道极其狭窄,且只有南北两个出口,早被明军封死。高迎祥,李自成的八万农民军,就这样再次进入了死地。

但这次农民军再次使出老办法---诈降+行贿。被困十几天后,农民军开始请求投降,深知这套把戏的陈奇瑜起先不肯,但农民军又贿赂他身边的将领,陈奇瑜虽是清官,却架不住身边属下的连番劝说。加上此时明军兵力确实不足,就准许了农民军投降,撤出了对峡谷南口的封锁,结果,农民军在出谷后再次发动反击。重创了陈奇瑜之后,再次进入河南地界。

自此,李自成的实力大为膨胀,他成为了高迎祥麾下的实力派人物,明末的农民起义,终于成为明朝的大毒瘤,大明局势岌岌可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