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官员的座驾:朱元璋颇有些窥阴癖

[明朝]时间:2015-12-19

古代官员的座驾:朱元璋颇有些窥阴癖

在中国古代,官员的代步工具,最早为牛拉的车,后为马拉的车,再后来,才改为人抬的轿。正史中,一般都有《舆服志》章节。舆,即车、即辇、即轿、即座驾。什么级别的官,享受什么等级的座驾,都规定得详详细细。

在汉代,由于秦末战乱的影响,马一匹值百金,连天子出巡,想找到四匹同一颜色的马来拉御辇,都感到为难,公卿将相出门,就只好坐牛车了。不过,坐牛车办公的汉帝国,其开疆拓土的气魄,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宏大浩伟的。由此可见,代步工具的优与劣,和政务业绩是不挂钩的。从古至今,座驾这东西,虽只不过是官员的代步工具,但更是地位的一种象征,只要头戴乌纱以后,就没法排除对于座驾的关注情结。

明、清两代,那时没有汽车,用四人或八人抬的轿,或者,用两人抬的肩舆,作为官员的座驾,黄土垫地,净水泼街,鸣锣开道,肃静回避,也是神气活现,路人侧目。辛亥革命以后,北洋军阀上台,不坐轿而坐车,那时的汽车两旁有踏板,各站两名挎盒子炮的保镖,更是招摇过市,威风不已。车的优劣和权的大小成正比,车越好者,权越大,车一般者,权一般,无车可坐者,自然也就无权了,只好垂手站在马路边,吃那汽车疾驶卷起来的灰土扬尘,和超标的尾气。

当然,历史上也有对于车、轿、辇、马,不是十分在意的例外,朱元璋就是一位。因为这位皇帝颇有些窥阴癖,好私访,经常蹑手蹑脚,潜行于金陵城的街头巷尾,探察民情,有车也不用的。由于出身贫寒的缘故,知道百姓的艰难,所以,在克勤克俭这方面,他倒称得上是个楷模帝王。据《明史》,有一次,有司奏请,要把他乘坐的轿子装饰一下,需用黄金若干。他说,不必了,用铜就可以。臣下讨他的好,“陛下,即使用纯金,又能费多少?”朱元璋说:“朕富有四海,岂吝乎此?然所谓俭约者,非身先之,何以率下?且奢侈之原未有不由小至大者也。”

由于朱皇帝的带头作用,从《明史·舆服志》里,看到一系列关于乘坐车轿的规定。“景泰四年令,在京三品以上得乘轿。弘治七年令,文武官例应乘轿者,以四人舁之。其五府管事,内外镇守、守备及公、侯、伯、都督等,不问老少,皆不得乘轿,违例乘轿及擅用八人者,奏闻。盖自太祖不欲勲臣废骑射,虽上公,出必乘马。”

但是,有令不行,有法不依,有禁不止,而且违法不纠的话,那么,这个法令,便成了有名无实的一纸空文。《明史·奸臣传》中,那个与严嵩勾结,总理全国盐政,发了大财的都御史鄢懋卿,

“性奢侈,至以文锦被厕床,白金饰溺器。岁时馈遗严氏及诸权贵,不可胜记。其按部,常与妻偕行,制五綵舆,令十二女子舁之,道路倾骇。”按说,照祖宗规定,超过四人抬轿者,就要受纠劾,可这个严嵩的死党,不但抬轿者超过指标六倍,而且还残忍地使用了女性,这种荒唐的行径,在他没有完蛋之前,谁又能奈他何?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商汤 秦始皇 周赧王 纣王 周武王 嬴子婴 刘婴 汉献帝 光武帝 周平王 陈叔宝 晋元帝 晋武帝 石亨 汉高祖 虞卿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