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官魏忠贤与厂卫们,为什么敢把酷刑当成比赛?

[明朝]时间:2016-08-12

明朝“厂卫”(东厂、西厂、锦衣卫)特务横行不法,是当时一大公害。清朝张廷玉等著《明史》中揭露说:“东厂番役横行,所缉访无论虚实辄糜烂。”说的是凡被东厂特务侦查捕捉的人,无论是否有罪,都要被他们打得皮开肉绽。《明史 刑法志》中记载了“厂卫”特务们一次“坐赃比较”,今天读来也令人毛骨悚然。

天启年间,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及镇抚许显纯,伙同孙云鹤、杨寰、崔应元等“厂卫”爪牙协助做恶。在审问左副都御史杨涟、佥都御史左光斗等人的案件中,曾经展开了一场“坐赃比较”。这场“比赛”看谁收“犯人”的贿金最多,并规定以两天为期,送钱不足定额的就动用全刑,即械具、镣铐、棍棒、拶子(夹手指)、夹棍。五种刑具全都用上,犯人就会呼天喊地,血肉溃烂,来回翻腾,求死不得。在现场指挥的许显纯神态自若,照样谩骂不停。一天晚上,他命令囚犯分开住宿。于是,狱卒们就议论说:“今天晚上有当‘壁挺’的了。”“壁挺”,是狱中处死犯人的黑话。第二天,杨涟死了,左光斗等人也相继被锁住头部拉扯致死。每个人死后,都停尸几天,然后用苇席裹着送出牢房,蛆虫把尸体都啃烂了。狱中的事情很保密,死者的家属对亲人是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宦官魏忠贤与厂卫们,为什么敢把酷刑当成比赛?

田尔耕、许显纯等人缘何如此狠毒至极,敢对朝廷大臣下手?当然,他们这些爪牙只是按魏忠贤的旨意行事而已。天启三年起,魏忠贤以秉笔太监的身份主管东西两厂事宜,他还运用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及镇抚许显纯之流,对官民施以酷刑。田尔耕、许显纯还是魏忠贤的干儿子,“厂卫”狼狈为奸,其祸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厂卫”爪牙对魏忠贤惟命是从,每一场审讯,如魏忠贤所派的旁听没到场,他们是不敢擅自提审的。所谓“必伺忠贤旨,忠贤所谴听记者未至,不敢讯也。”

魏忠贤为何要毒杀杨涟等大臣?说来话长,自明万历始,东林、阉党之争始终没有停息。神宗以来,党争仍在继续。非东林党人企图借助魏忠贤势力搞垮东林党人,于是纷纷依附魏忠贤。这样,魏忠贤在外廷的势力也逐渐扩张,东林党人和一些正直的人士不断受到陷害。天启四年(1624)六月,左副都御史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列举了二十四方面的罪恶。接着有都给事中魏大中、抚宁侯朱国弼、南京兵部尚书陈道亨等七十多人交章论列魏忠贤的不法行为。叶高向和礼部尚书翁正春也上疏请熹宗谴责魏忠贤,以平息百官的愤慨。然而,熹宗不仅都不答应,还对进行弹劾的官员严旨切责。这样,魏忠贤见自己的地位已经比较稳固了,就开始反扑,一大批反对魏忠贤的官员被杖死、逼走、罢黜、革职、排挤。

接着,魏忠贤和同党加紧了对正派官员特别是东林党人的迫害。他们搞了个黑名单,将顾宪成等一百多人看成“邪党”,利用厂卫特务进行不择手段的打击。凡被缉拿的人,不论是否真的有罪,几乎都要弄的家破人亡,当时被杀害的人不可计数。其中,“六君子之狱”为规模最大。天启五年,魏忠贤及其党羽炮制假供词,诬陷杨涟、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六人,其中诬陷杨涟贪赃银二万两。厂卫爪牙对六人严刑拷问,最后在狱中将他们谋害。杨涟死时,土囊压身,铁钉贯耳,惨不忍睹。其他“七君子之狱”和“《三朝要典》炮制案”,也有一大批官员被残害。

中国历史五千年网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南希仁 夏桀 商汤 周赧王 秦始皇 周武王 纣王 嬴子婴 刘婴 周平王 光武帝 汉献帝 陈叔宝 晋元帝 晋武帝 虞卿 汉高祖 石亨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