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文人是怎么称赞元朝的轻刑薄赋的?

[明朝]时间:2016-07-04

明初叶子奇《草木子》卷三上称:

元朝自世祖混一之后,天下治平者六、七十年,轻刑薄赋,兵革罕用,生者有养,死者有葬,行旅万里,宿泊如家,诚所谓盛也矣。

明朝文人是怎么称赞元朝的轻刑薄赋的?

万历初年华亭人范濂记述元、明两代松江田赋的情况,说:元入中国,……赋虽轻,不足法也,他站在明朝的立场上,认为元朝是以貉道治天下,然未否认元朝赋轻。(卷四,《记赋役》)

万历后期秀水人沈德符虽然与范濂一样认为元朝的做法固不可法,也不得不承认:今宇内岁入各项帑金,不及千万,然惟正之供入太仓者,不满四百万。[前元取民最轻],固不可法,乃稽之宋,则大不然。

这不仅是元初的记述,即在元末的情况亦复如此。谈迁在《国榷》卷一,元顺帝至正二十三年二月癸酉中引朱国桢话曰:

又其时赋税甚轻,徭役极省,侈汰狂惑,酿成臃肿之势,于是群盗叠起,几遍天下。

长洲民杨芳,景泰中尝以十事上巡抚邹都御史,其均税额以为:……元耶律楚材定天下田税,上田亩三升,中田二升五合,下二升,水田五升。我朝天下田租亩三升、五升、三合、五合。苏、松后因籍没,依私租额起税,有四五斗、七八斗至一石者。苏[州]在元粮三十六万,张[士诚]氏百万,今二百七十余万矣。

前引范濂:《云间据目抄》卷四,《记赋役》亦有这样的记载。成化时太仓人陆容在其《菽园杂记》卷五中则称:

苏州自汉历唐,其赋皆轻,宋元丰间(1078~1085),为斛者止三十四万九千有奇。元虽互有增损,亦不相远。至我朝止增崇明一县耳,其赋加至二百六十二万五千九百三十五石。

成化时太仓人陆容在其《菽园杂记》卷五中则称: 苏州自汉历唐,其赋皆轻,宋元丰间(1078~1085),为斛者止三十四万九千有奇。[元虽互有增损,亦不相远。]至我朝止增崇明一县耳,其赋加至二百六十二万五千九百三十五石。

明末著名的史学家谈迁曾就宋、元、明三代在苏松地区的征赋数目加以比较,并总结说: 宋时赋征八分,版曹往催其赋。平江(苏州)粟二百万,元人减之仅百万。……当元之初,闽广稍警,旋即安枕,吴、浙晏然。(苏松人)以苦宋公田之累,如释重负,有祝而无诅,则轻徭薄赋,实以招徕而深结之也。(《纪文·上大司农陈素庵书》)

自唐以来,江南号为殷富。宋时亩税一斗;元有天下,令田税无过亩三升,吴民大乐业,元统、至元之间,吴中富盛闻天下。自明初没入张氏故臣及土豪田,按其私租籍征之,亩至八斗,而民始困。……盖吴中之民,莫乐于元,莫困于明,非治有升降,田赋轻重使然也。

中国历史五千年网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