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哪两位奸臣让严嵩都不愿与其同朝为官

[明朝]时间:2016-12-18

也许因为“十”这个数字象征着圆满,中国人干什么事都愿意以十为限,比如十大风景,十大建筑等。无论怎么排,明朝的奸臣严嵩在中国的权奸中都能排在前十名。

严嵩入阁为相时已61岁,那时的皇帝是明世宗嘉靖。就在严嵩为相那年,这个皇帝受了一场意外惊吓。有个叫杨金英的宫女,带领另外几名宫女把嘉靖捆在床上,要结果他的性命。可这几个女的慌忙中连勒人的绳子结都系不好,不但没勒死皇帝,反把自己的小命全都送了。这场惊吓非同小可,皇帝再也不敢呆在原来的地方,长期住在西苑万寿宫中。当时陪伴在皇帝身边的除了一位方士,就是严嵩了。得到这份恩宠后,他便大弄威权。百官奏事都要准备两份奏章,一份正本,一份副本,严嵩看过副本才能将正本交给皇帝。当时,凡溜须拍马的都能升迁,凡敢言直谏的都要倒霉。最可怕的是严嵩善于巧意迎合,他要提拔某人一定先训斥此人一番,弄得皇帝都觉得不落忍了,再委婉地为他求情,命中率几乎百分之百。相反,他要陷害一个人,往往先说点好话,就像剃胡须前先抹点香皂,然后再不露声色地找到要害暗中攻击,激怒皇帝后,由皇帝亲自下令处置,杀人不见血。

可要说严嵩一入仕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臣,那也是冤枉。他刚步入仕途时,非但不是奸臣,而是痛恨奸臣,甚至为了不与当道的奸臣为伍,他借给父母丁忧(儿女为表示孝敬,回家为死去的父母守孝)的名义干脆在老家躲起来,而且一躲就是十年。

那么,他不屑与之为伍的奸臣是谁?一个叫钱宁,一个叫江彬。

提及这两人,就不能不说到明武宗正德皇帝。他是孝宗皇帝的独生子,孝宗一死,便无任何悬念地在15岁那年继了位。15岁正是好玩好动之时,可偏偏天降大任于是人,每日要处理的奏章都典雅深奥、枯燥无味,哪赶得上捉蟋蟀、赶兔子,唱戏、摔跤,叫姑娘、逛窑子。

明朝哪两位奸臣让严嵩都不愿与其同朝为官

明武宗当上皇帝的第二年,就在西华门外另造一座离宫别苑,宫殿两厢是一排密室,里面装满了娈童歌女,珍玩犬马,专供享乐,名曰“豹房”。这样还嫌不过瘾,他又收了120多人当义子,这里面就有一人叫钱宁。自从被收为义子,钱宁就自诩为皇庶子,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给皇帝引进许多番僧,教导武宗秘戏,在豹房中恣意淫乐。此外还微服出行,但不是为了了解民情,而是为玩乐起来方便。他如果只是引导皇帝玩乐也就罢了,还暗中勾结南昌的宁王,让他有了可用以造反的兵力。后来,宁王造反不成,钱宁连带倒霉。出卖他之人为江彬。他们本来沆瀣一气,可终究是势利之交,难以长久,江彬把钱宁的种种不法行为向武宗和盘托出,武宗终于抄了钱宁的家,搜出不少值钱的东西。

有一次,武宗仗着自己力气大,想捉“老虎”,谁知“老虎”照样反抗不误,亏了江彬救了他一命。武宗感激救命之恩,收江彬当了干儿子,让他把大同、辽东等四镇的边兵调到京师,并让他当统帅,风光无限。宁王造反,江彬怂恿武宗大举南征,顺便到江南选美。走到半道,接到宁王被剿灭的捷报,他们秘而不宣,到了扬州,在江南遍搜寡妇处女供武宗享乐。在江南游荡八九个月,才懒洋洋地启程北返。北返途中,武宗忽然心血来潮想当一把渔夫,在清江浦自驾一条小船去捉鱼,不料却翻了船,被救起后因受寒太重,咳血而死。

就是这两个干儿子,把大明江山弄得阴云惨雾,就连严嵩都不愿与他们同朝为官,借着丁忧的引子,溜之大吉也。当然,也有人说是因疾病告归。

那么,严嵩后来怎么又成了有名的奸臣了呢?

这就要说到武宗死后继位的嘉靖皇帝。在这一朝,严嵩已经回到朝廷,当了礼部尚书。嘉靖皇帝一生最大的兴趣不是国家和人民,而是自己的生命,他一心惦记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于是,就要搞一些古怪的仪式,仪式中需要“青词”——这种文字是写给“天神”的奏童,要求写成骈文的形式,并用朱笔写在一种特制的青藤纸上,因此称为“青词”。嘉靖忙不过来,这事就由大臣代劳。这里面有两个人技高一筹,一个是严嵩,另一个是首辅夏言。但夏言忙于国事,对这事不大上心,于是剩下严嵩一枝独秀。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整个嘉靖时期,首辅的争夺异乎寻常地激烈,但最后的决定权在嘉靖皇帝手里。他倾向于谁,谁就可以战胜对方。但他取舍的标准可不看此人是否为了国家利益,而是看是否易于控制、是否顺从。而要表示顺从,捷径就是挖空心思地满足嘉靖个人的需要,这就难怪各种谄媚无耻的丑态纷纷出炉。

一次,嘉靖准备把生父兴献王牌位放进太庙,可遭到群臣的反对。嘉靖继位纯粹是捡便宜,只是因为武宗死时没有儿子,才轮到他这个当堂弟的。但他当上皇帝,就想让老爸沾光。群臣的反对让他很不爽。严嵩一开始也追随众议,一发现皇帝不高兴,立刻拨转马头改变主张,并精心策划牌位入太庙的礼仪。这下皇帝开怀了,为了有所表示,“抠门”的嘉靖还特意赐给他金币。第二年,皇城上空出现祥云,严嵩借此大做文章,请嘉靖入朝接受群臣朝贺,并特意作《庆云赋》献上。

嘉靖崇信道教,喜欢戴香叶巾。自己戴还不过瘾,还让宫人仿制了五顶,赐给夏言、严嵩等大臣。夏言不识好歹,认为这不是大臣所用的东西,公开表示不戴。严嵩为了讨好皇帝,每次进宫都戴上香叶巾,上面再戴上官帽,并故意在帽外露出一截裹住香叶巾的轻纱,好让嘉靖看到。尽管不伦不类,嘉靖见到还是非常喜欢,因而疏远夏言。夏言看不上这一套,就指使人弹劾严嵩。严嵩知道后在皇帝面前哭诉,并告夏言有轻慢侵上之罪。皇帝一怒之下把夏言革职,60多岁的严嵩接了相位。

由此可见,严嵩也好,其他人也好,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当奸臣,就想做人人讨厌的坏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文天祥 周平王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