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东林党第一猛将杨涟:杨涟最后如何惨死?

[明朝]时间:2016-11-02

杨涟,一个看似文弱的名字,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勇士。一个让魏忠贤在权力顶峰时,一提名字就心惊胆颤的人,你说这人猛不猛?

杨涟,一个东林党人最典型的代表。

杨涟,一个使东林党走上权力顶峰的人。

杨涟,一个纯粹为了国运而舍生忘死的勇士。

杨涟是以一种非常奇特的方式走上历史舞台。

万历四十八年,皇帝病重,半个月不吃饭。此时的杨涟任常熟知县,廉政考核全国第一,体现了东林党人廉政本色。

一个区区的七品知县知道皇帝病重后,连招呼也没跟上级打,直接来到京城,找到首辅方从哲说:皇上病重,你做为首辅应该去问安。

此时的权力之争正进行的如火如荼,胆小的方从哲面对这个七品小人物丝毫不敢怠慢,恭敬地说:皇上一向忌讳这个问题,我只能问宫里的内侍,但没消息。

国务院总理如此对一个县长说话,可谓给足了面子。但杨涟大怒,教育道:你应该多去几次,自然会有成效!

临走,还给首辅大人下了道命令: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内阁值班,不要到处走动!

毫无惧色,直言不讳,全不按官道常理出牌!不知道谁是大小王了!

是什么让杨涟全不顾同僚们惊诧、愤怒、讥讽、幸灾乐祸等眼光,做出如此怪异举动?他没长脑子吗?他不要命了吗?

其实不然,换个角度思考,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杨涟的行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名言杨涟肯定没听过,因为它是晚于杨涟的思想家顾炎武说的,放在这里显然是不恰当,但我实在找不到更能准确表达杨涟此时心理的词语。关心国事,岂不是每个东林党人的政治素养吗?哪里会想到自己位卑言轻?

杨涟此时考虑的问题是:皇帝病重,谁能继位将决定大明的命运,东林党人一定要让太子顺利当上皇帝。为了这个目的,他根本没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甚至将生死都置之度外。

心底无私天地宽。有如此伟大的抱负,官场的一切规则自然约束不了他,敢于斥责首辅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仅仅是个开始,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

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万历同志行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他这一辈子都在为立三皇子朱常洵做皇帝而与大臣们做不懈的斗争。在这关键时刻,他竟没召见太子朱常洛,而三皇子的亲娘郑贵妃却在皇帝身边寸步不离。太子是个老实的孩子,明知郑贵妃在里面大搞手脚,只会在宫外急的团团转,却毫无办法。照此情形,万一万历同志下个遗诏,或者郑贵妃捏造一个遗诏,都不无可能。那时太子再想当皇帝,可就是白日做梦了。

关键时刻,首辅方从哲等官员却毫无办法,只会傻等悲剧发生,又是杨涟挺身而出,派太监王安(魏忠贤的上级,宫内实力派人物)带太子进宫,直到万历死也没离开过。这是非常必要的,历史关头,要抓住关键时刻。

第二天,万历驾崩,太子顺利继位,这就是短命的明光宗。

至此,东林党人一直力挺的朱常洛当上皇帝,好像在这场权利角逐中大获全胜,其实不然,残酷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明光宗很够意思,继位后就提拔了周嘉谟、刘一暻等一大批东林党人,但这些人刚刚提升,地位没有巩固,再加上明光宗的懦弱,他们根本不是郑贵妃的对手。若不是杨涟的机智果断,这场斗争还不知结局如何。

此时的郑贵妃立自己儿子当皇帝的美梦已经破碎,但她却争得万历一个口谕:立她当皇太后。

皇太后什么概念?知道后来的慈禧皇太后吧!说废皇帝就废,如果郑太妃当上皇太后,会不会也垂帘听政?这不能妄加推测,历史是真实的,不能假设。

郑贵妃在皇宫经营几十年,实力非同小可,她最有力的帮手就是李选侍——光宗最喜爱的老婆。

李选侍后来成为皇帝最大的威胁,是因为她掌控的皇长子,将是明光宗合法继承人。

此时的郑贵妃还是很有头脑的,她先是赖在乾清宫不走,想当上皇太后。

乾清宫什么地方?皇帝住的地方。她在这儿不走,监视光宗的一举一动,岂不十分危险?

事实上郑贵妃此时已经开始对光宗动手了。只是她出的招工很温柔,像是献媚于明光宗。

郑贵妃绞尽脑汁想出个阴招儿,送给光宗同志一份厚礼,一份要了光宗命的厚礼。

这份厚礼就是——八个妩媚妖娆的美女。

光宗同志几十年缩手缩脚,畏畏缩缩,如今当上皇帝,终于可以扬眉吐气,自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于是靠着特殊药物,和这八名美女昼夜战斗,全无视自己的身体,终于积劳成疾,病倒在床。

面对如此危机局面,周嘉谟等人毫无办法,或许有办法却顾忌太多而无所作为。

此时,再次显示杨涟的机智果断和心地无私。

他仔细分析了郑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看似不可战胜,却有个弱点,这个弱点就是郑贵妃的侄儿——郑养性。

郑养性看似飞扬跋扈,却是个外强中干,性格软弱的人。于是杨涟率周嘉谟等人打上门来。周嘉谟当时是吏部尚书,相当于中组部部长。

我没写错,官职高未必就有领导力,的确是杨县令带着一帮中央级部长气势汹汹地逼宫来了。痛斥了郑养性的种种罪行,并进一步威吓,如果不知悔改,全家性命难保。

这郑养性果然是个软蛋,一开始还进行狡辩,很快就缴械投降,找到他姑妈哭诉:为了全家人的性命,姑妈您就让步吧!

郑大妈毕竟是女流之辈,竟选择了退让,这一退就永远退出了政治舞台。这个折腾明朝三十多年的郑大妈能全身而退,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一个微不足道的七品知县凭着满腔热血搬倒了庞大的郑氏集团,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杨涟并不满足,把矛头指向了病卧在床的皇上,上疏云:

您做为一国之君,身系国家安危却不自重,日夜忙些不正经的事儿,致使身体受损。

敢讽刺皇上?这小子真活腻了!

上奏一递到内阁,就在官员中盛传这样的议论:这下杨涟死定了。

果不其然,三天后,光宗下令召见首辅方从哲、吏部尚书周嘉谟,还有小人物——杨涟。

需要一提的是,同时奉命进宫的还有一大批锦衣卫。

锦衣卫是什么人?专门收拾人的人。

方从哲不是东林党人,却钦佩杨涟的人品,劝道:你一会儿进去给皇帝磕俩个头,认个错,我们一说情,或许能免你死罪。

杨涟的回答却差点儿噎死他:死就死,我有什么错可认?

看样子为了国家利益,这位杨兄真是豁出去了。

东林党人周嘉谟连忙打圆场:方先生是好意。

杨涟仍强硬:知道是好意,好意能救国啊?死有什么可怕的,让我死可以,让我认错却是万万不能。

就这样,明知宫内有锦衣卫无数的乱棒和屠刀,杨涟却昂首挺胸地大步进宫。

结果却是另一番情形。

奄奄一息的光宗和颜悦色地说:我快不行了,国家的事儿全依靠你们分忧了!

口里虽说的是你们,但眼睛却始终盯着杨涟一人。

这意味着光宗对这个小人物一点儿怨恨也没有,而且对他无比地信任。

忠言逆耳的道理,光宗还是懂的。

从这一刻起,更坚定了杨涟内心的一个决心——以死相报!

这正是中国士大夫共同的信仰:士为知己者死。

这一天,距光宗仙逝还有十天。

这十天,是变幻莫测的十天,是暗流汹涌的十天。

杨涟再一次在这场政治风暴中,充当了中流砥柱的角色。

又过了三天,光宗再次召见朝廷重臣,还特意叫上小人物杨涟。

信任杨涟是光宗的英明,但这次会议他却做了件不英明的事儿:封李选侍为皇贵妃。

郑贵妃隐退了,李选侍成为内宫最有势力的人。在此关头要名份,显然野心不比郑贵妃小。

鉴于光宗的苦口婆心,大臣们答应了。

又过了一天,光宗再次召集重臣,要马上封李选侍为皇贵妃。可见这位李大小姐已经急不可耐了。

皇帝身体这么差,连续为同一问题召开二次重要会议,这实在令人惊诧。

然而更让人惊诧的事儿还在后面。

会议正着重地开着,李选侍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拉起皇长子朱由校就走,并很快传来严厉的斥骂声。

大臣们面面相觑,谁也没见过如此阵仗,要知道挨骂的人是马上要当皇帝的皇长子啊!

但光宗不吱声,哪个人敢发言?

直到外面训斥声停了,朱由校才满腹委屈地走进来,不情愿地说:她要当皇后。

得寸进尺,又一个郑贵妃出现了。好再礼部孙尚书聪明,马上跪下大声道:皇上不是要封皇贵妃吗?臣这就去办!

光宗心领神会,马上道:快办!

李大小姐想当皇后的梦就此终结。但她并不死心,因为软弱的光宗马上就要完蛋,自己掌握着皇长子就意味着掌握着权力。

美梦是可以做的,但她全忘了一个人,一个不该忘也不能忘的人,他就是——杨涟。

此时的杨涟已看清了李选侍的庐山真面目,并认真思考对策。

四天后,万历四十八年九月初一,光宗仙逝,不知死前是否还回味那八个让他欲死欲仙的美女吗?

光宗的死对东林党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因为从立太子到当上皇帝,东林党一直是光宗最坚定的支持者,而且是全力以赴地支持。所以于公于私,杨涟都十分悲痛。

杨涟面临的斗争将更加残酷,任务将更加艰巨。虽然他只是个七品小人物,但谁让他把拯救国家当作己任呢?

光宗仙逝的消息传出,首先到达乾清宫的是六部部长,当然还有杨涟。

幸亏有杨涟。

皇帝死了,当然由皇长子继位,但此时的朱由校年纪小,需要人照顾,由谁照看呢?

那些凭苦读八股文而当上官的大人物,包括东林党的周嘉谟等人商议过后,竟决定把皇长子交给李选侍照顾。

万万不可!唯一一个反对的声音在此时响亮地喊出。

这个喊声太及时了,当然是清醒的杨涟发出的。

此时的杨涟虽然仍是个小小的七品给事中,但他是光宗指定的顾命大臣,这些大臣们静静地听他慷慨陈词:朱由校很小,李选侍野心很大,一旦图谋不轨,后果不堪设想。

一席话唤醒那些平庸的大臣,李选侍几天前狰狞的面目浮现在众人面前。于是他们听从了杨涟的建议:必须找到皇长子,带出乾清宫,让他脱离李选侍的控制。

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即将开始。

十三位朝廷重臣在杨涟带领下,冲进乾清宫,却被李选侍安排的太监拦住,死活不让进。

进不了宫,连皇帝的尸体都见不到,急得方从哲一干老头子干瞪眼。

应该说李选侍的策略是对的,但她忽略了杨涟。

杨涟实在是个不能忽略的人。关键时刻,他大吼一声:皇帝加崩,我们是顾命大臣,你们算什么东西,竟敢拦住我们的去路?皇长子现在情形不明,你们紧闭宫门,难道想图谋不轨吗?

不男不女的太监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猛人,一时被杨涟镇住,乖乖地打开宫门。

方从哲等人这才见到皇帝尸体,跪在地上,一顿猛哭。

杨涟心里清楚,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找到皇长子。于是大家开始找朱由校,这才发现,这么大的皇宫,想找到皇长子并非易事,累的方从哲这帮老头子打了退堂鼓,竟想回家明天再找。

在这关键时刻,又是杨涟一声大吼:这又不是捉迷藏,怎可明天再找?如果李选侍明早下一道圣旨,皇长子连生死都难料!

大臣们这才猛醒过来,但依旧找不到皇长子。

这时又一个卑微的小人物起到关键作用,他就是前面提到的太监王安。一个聪明、富有正义感的太监。因为东林党人的刚正不阿,他一直是东林党人的支持者。是他,把朱由校从李选侍手里连哄带骗地带到众大臣面前。

众大臣忙喊万岁,朱由校的身份由此敲定。但在人家的地盘,这万岁的地位并不巩固,甚至还很危险,于是一场只有惊险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场景出现了。

上一页

1/4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