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明朝的东林党首因何慨叹“读书无用”?

[明朝]时间:2017-01-20

世所共知,东林党领袖杨涟惨死于阉党党首魏忠贤手下。他在明知必有一死时,对子孙发出“读书无用”的遗言(原文:“吾儿,从速回去。切记!往后万莫再读书,当以我为戒”)。

东林党,明代中晚期知识分子精英群。作为东林党领袖,杨涟可谓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为什么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嘱咐后代不读书?

读书识字,在明朝不仅是入仕的必需,而且也是地位的象征。

明太祖朱元璋开国伊始,明确规定宦官不得读书识字。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忌惮宦官乱政。从文化水平上将太监固化在底层。

基于太祖遗训,明朝前期宦官地位很低,根本不是那些文化人——科举起家的官员对手。

然而,到了中晚期情况起了变化,虽然太监依旧不能读书,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参政议政。

魏忠贤是个地道文盲,但他以皇帝玩伴起家,从万人之下爬到万人之上,作为明熹宗的第一玩伴,魏忠贤淘汰了彼时股肱之臣左光斗、知识分子领袖杨涟。

虽然魏忠贤不识字,但他在与东林党人的斗争中不处下风。在丑化死对头东林党人领袖人物方面,他独具匠心,以《水浒传》中梁山人物对号入座,大刀杨涟、青面兽左光斗,在侮辱对手的同时,还扣上草寇的屎盆。一石二鸟,毫不逊色。

而大知识分子杨涟、左光斗的虽然博学多才,但在整人方面,绝对歪不过魏忠贤。在与魏忠贤的决斗中,他们失算加轻敌,导致东林党在阉党斗争中处处被动。

东林党人在被阉党诬陷严刑拷打时,包括左光斗在内,为免受皮肉之苦活活打死的危险而屈打成招,他以为招了就没事了,到后来“法定程序”时,还有辩白的机会。谁知对手在玩人上绝非等闲之辈,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招了之后就在牢中将人整死,不留一丝机会。

为人清廉正直的杨涟、左光斗,读圣人之书孜孜不倦,但在现实中却不善“统战”工作,不仅在“亲君”上刻板无为,而且没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是所有大知识分子的短板、东林党人的弱点,于是使皇帝与中间分子都跑到了敌人阵营。

皇帝是宦官的根,阉党pk东林党,最终的裁判是皇帝。魏忠贤牢牢抓住了朱由校这个根脉,自然是胜算最大。魏忠贤与杨涟,谁离朱由校更近是不言而喻的。杨涟才华再高,也不如魏忠贤与朱由校的零距离。

这是中国仕途典型的逆淘汰游戏,胜出者靠的不是功劳与才学,而是与领导的距离。

要靠近皇帝,达到零距离。那么首先就要贴近与皇帝已经零距离的人。魏忠贤与明熹宗乳母客氏亲如一家甜蜜蜜,而皇帝朱由校恋奶妈如同恋母,魏忠贤在皇帝面前,犹如乳爹,焉有不“家和万事兴”之理?

其实,东林党人曾经离皇帝也不远,魏忠贤是朱由校的玩伴,左光斗原是朱由校老爹明光宗的伴读,光宗帝死后,他秉承“正统”,与大知识分子群(东林党)一起拥光宗长子朱由校为帝,打掉了后党拥立的接班人,谁知,正是这个他拥立的小接班人,最后成为他的掘墓人。

由此可见,陪读不如陪玩。朱由校与其说这是一位年轻的领导人,不如说是个皇宫里的最大玩主。在玩主眼里,当然是玩伴与奴才最可亲最可近,而国家栋梁之才可能只是个概念而已。

忠正耿直的大知识分子,在处事上规矩,但缺乏灵活性。而政治是门妥协的艺术,曲直兼备者方可成为大政治家。从东林党人的行事风格来看,他们还是书生意气偏多。内宫歪才未必斗得过大政治家,但对付直来直去的书生,还是绰绰有余。

杨涟的读书无用遗言,是一个知识分子败给文盲后的悲怆反思。这既是对学术不如权术的绝望,也是对才高八斗的自己输给一个尸体残缺的文盲的哀怨。

魏忠贤淘汰杨涟,与知识无关,与屁股有关,完全是谁的屁股能和“裁判”坐到一起的问题。这种逆淘汰结果,虽令人深感悲哀,但在那样一个皇权至上、知识乃权力偏房的黑暗年代,亦在“情理之中”矣。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南希仁 夏桀 商汤 周赧王 秦始皇 周武王 纣王 嬴子婴 刘婴 周平王 光武帝 汉献帝 陈叔宝 晋元帝 晋武帝 虞卿 汉高祖 石亨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