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可怕老公公!朱元璋为何要凌迟儿媳妇?

[明朝]时间:2017-02-10

洪武十九年,天象多变,发生太阴、金星、火星凌犯诸王星的灾异。朱元璋吓坏了,生怕诸王之中,有人会当灾毙命。

他想来想去,周、齐、潭、鲁这几个王,“每日为非”,一定是他们激怒了上天——“二曜相犯甚急,罪恐专在周、齐、潭、鲁”。他之所以这么联想,是因为近期接到的关于诸王行为的报告中,这几个儿子最是胡作非为!

五小子周王朱橚,最得朱元璋疼爱,他不听话时,也最让老父心碎。老朱痛苦地合上双眼,愤然道:“如周(王),无所不为,说不能尽!”

五皇子做的坏事太多,老父头疼不已,都懒得细数了,他只说了一件:开封府生员颜钝,定了一门亲,女方还没过门呢,就被周王先下手为强,抢入宫去,再不归还——且慢,这事儿怎么这么眼熟?我忽然想起,他老朱不也干过?当年参议杨希圣已聘之妻是被谁夺去的?您老“身教”在先,周王学你的范儿,何必动怒?

大概朱元璋已不记得了,所以一点都不脸红,他在骂过周王后,又将其他几位少爷在洪武十九年的劣行一款款列了,讲给诸王们听。

长不大的齐王,这回又挨批了。如今他已是24岁的小伙子,干起坏事来,遭殃的就不再是雀雏、鹁鸽。据他父亲爆料,他也喜欢强抢民女,经常将民间女子抢入宫中,“不用”者打死,然后烧成灰送出来(好像齐王很喜欢玩火,有纵火犯的倾向)。

第八子潭王,是齐王一母同胞的弟弟,三年后自焚而死,惨遭朱家除名,被民间故事家请去做主角,编入陈友谅的精子大军,做了陈家的遗腹子。

此人似乎并不值得同情,瞧他在这一年干的坏事:先是一千皮鞭打死本府典簿一员,又用铁骨朵打死典仗一员。也是个凶悍了得之人,大约朱门的家风和遗传固然如此吧。其实不用朱棣在实录中造假,吹嘘自己如何酷肖父皇,他的兄弟们,个个都“肖”得很呢!

第十子鲁王朱檀也榜上有名。

十少爷朱檀还年轻呢!他是洪武三年生人,出生才2个月,就被封为鲁王。这位鲁王好道术,也是他朱氏的“家学”。在道教方面,和尚出身的朱元璋颇有研究,诸王之中,秦、燕、鲁、宁等王,都是“神仙”的信徒;燕王朱棣把自己装扮成现世的真武大帝,宁王朱权则写了几本介绍修仙的书,研究专深,自不必说。

且说朱二哥秦王樉,好服食“淫邪之药”,因为药性热燥,每天须饮用大量冰水,而鲁王的路数,与他稍有不同,他好的是“饵金石药”。服用的都是道家炉火的修炼之物,功用则有不同:秦王服药的目的应为助淫,是强霸、伟哥一类的春药,所以才有“于军民之家搜取寡妇入宫,陆续作践身死”的劣行;而翩翩少年鲁公子,吃的却是长生不死、羽化升仙的仙丹。两兄弟各取所好,但服毒是一致的,秦王不到四十岁就薨了,鲁王年纪轻轻,毒发伤目,把眼睛弄瞎了,洪武二十二年,年仅19岁,一病呜呼。

鲁王是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作一手好诗,弹一手好琴(有兴趣的朋友,可去山东兖州鲁王墓参观),他的死令老父又怜又恨,虽然不像对待秦王那样,写一道讨伐的檄文解气,却也赠了儿子一个恶谥:“荒”——朱檀成了鲁荒王,换成白话,就是“荒唐的鲁王呵”!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