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郑成功为何成为“日本神话”?

[明朝]时间:2019-09-05

在日本,郑成功的事迹并不陌生,因为在日本的史着中,有一本着名的历史剧作,名叫《国姓爷合战》。此书的作者是活跃于十七世纪末到十八世纪初的日本一个着名武士作家,名叫近松门左卫门,这位被后人称作“日本的莎士比亚”的日本作家,就是靠“国姓爷”一举成名。直到今天,《国姓爷合战》仍是日本的一个偶尔出演的传统剧目。

这部历史剧诞生于1715年。剧中,郑成功的“日本血脉”被无限放大,近松门将这位中国海盗名将郑芝龙和日本女子所生的后代,取了个日本名字,叫“和藤内”。所谓“和”即为大和民族之意,所谓“藤”,取自中国“唐”谐音,所谓“内”与日语“不”同音,“和藤内”的意译,即是“非日本人非中国人”,但是“和”字在前,又突出了郑成功的日本血统。

“和藤内”在日本出生、长大、娶妻生子,二十几岁回到中国,为扬日本国威帮助汉人与入关的鞑靼人(清兵)作战,清兵一次次被“和藤内”打败,每次胜利后,“和藤内”总是摸着老虎的脊背对被他打败清兵说:“纵然你们人多势众,也没什么了不起,我的生国是大日本……你们看看日本人的本领!连老虎都害怕我们!”……

日本人如此移花接木、惊天动地描述郑成功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就不能不从近代日本的“文化焦虑”说起。

众所周知,日本文化的致命缺陷,是“原创”问题。即日本文化先天缺失主体性。从古至今,有两个日本,一个是“汉化”日本,另一个是“西化”日本。但这并不表明,日本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土生土长”的东西。尤其是“汉化”后、“西化”前的中近代日本,眼见中国一步步衰落、古老帝国不断遭受华夷之变,顾影自怜,顿生“文化焦虑”。 

十七世纪,日本就有人提出放弃中国儒学。那么,要用一种什么文化取代儒家文化呢?此时,一批日本学者发现了本土的“神道文化‘。

神道文化本为日本的地方文化,因为国家苦于放大原创,神道文化边由地方文化转成国家文化。与其用儒学教育臣民成为天皇的驯服工具,不如用神道鼓舞民族信心,把日本的历史精英们一道”封神“,从而让国民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们走,甚至把东方领袖国天经地义地说成是日本。

于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历史传奇故事就成了无价之宝,其功能被无限放大,从那里寻找土生土长的日本精神,变成了原创捷径。结果,心灵手巧的近松门左卫门找到了郑成功,把郑成功变成”和藤内“,又把”和藤内“写成了”日本国家神话“……

日本一直在努力吸收别国文化,使自己国家的文化变得更为丰富。郑成功在世人眼中无疑是英雄的形象,所以自然就被日本人纳入自己的历史文化中,并且还编造了一段神话故事,以增加人物的神秘性。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