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秦淮八艳之一的名妓董小宛痴爱一生的花花公子

[明朝]时间:2017-04-06

秦淮八艳之董小宛,嫁与江苏如皋才子冒辟疆为妾,既不像柳如是嫁了长她36岁的老男人钱谦益令人惋惜,也不像李香君血溅桃花扇那样不得善终。世人都道他俩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近日细读冒辟疆在小宛去世后写的忆董小宛的万言长书《影梅庵忆语》,深感二人的关系并非我们熟悉的戏剧作品中描写的那样琴瑟和鸣、郎情妾意,倒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和无奈。冒、董二人之间爱的不平等处处见之于文字,令人对这一对姻缘心生出无限的感慨。

冒公子当初去苏州,本是奔着陈圆圆而去。两情相悦之下,本已约下盟期,无奈冒家有事,冒辟疆不得不先归家安顿母亲。待安顿完毕再返,陈圆圆已被豪家掠去。冒辟疆自曰:“闻之惨然”,一股失落之情溢于言表。这恰恰与接下来董小宛决心跟他时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一方面是董小宛毅然决然的“妾此身如江水东下,断不复返吴门。”另一方面是冒辟疆寻找各种理由推诿——“余变色拒绝。告以期逼科试,年来以大人滞危疆,家事委弃,老母定省俱违,今始归经理一切。”后小宛虽然几经曲折终于入得冒家,但是通篇未看到冒辟疆对她的热情和呵护,倒处处显得是董小宛的执意前往和一厢情愿了。

董小宛入得冒家,足不出户,洗尽铅华,精学女红,侍奉公婆和大妇(冒称为“荆人”)。其谦恭谨让的姿态,表明了她事事处处不敢忘记自己妾的身份:“当大寒暑,折胶铄金时,必拱立座隅。强之坐饮食,旋坐旋饮食旋起。执役拱立如初。”这哪里是那个千娇百媚、惹人怜爱的秦淮女子?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婢女,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敢多走一步路,不要多说一句话。设想一下,如果冒辟疆事事处处都宠着她,任由她琴棋书画相伴,她又何必要如此放低姿态?冒辟疆对未能娶回的陈圆圆的感觉是“闻之惨然”,而对于一心送上门来的董小宛,则远没有世人想象的那般热情了。

2.png

国难当头,同里邻人俱作鸟兽散,“老母荆人惧,暂避郭外,留姬侍余。”老母荆人惧,小宛难道说不惧么?跟所爱的人在一起的力量显然战胜了战争带来的恐惧,她此时的镇定令人肃然起敬,处事的周到更让人佩服:“夜半,家君向余曰:‘途行需碎金无从办。’余向姬(小宛)索之,姬出一布囊,自分许至钱许,每十两,可数百。”临行的盘缠,一家上下两个大男人都无计可施,唯有小宛提前备好了银两。虽然冒辟疆没有说这钱是冒家的还是小宛的私房钱,若是前者,也可见董小宛平时生活之细致和用心;若是后者,则更见其大难当头舍己为人的高风亮节。然而换来的却是逃难之时“余即于是夜,一手扶老母,一手曳荆人”。至于小宛,则“姬一人颠连趋蹶,仆行里许,始乃得昨所雇舆辆。”这幅图景可以看出,董小宛始终都不是他心头上的肉!

逃难途中,冒辟疆病倒了,很重,历时近半年,“阅冬春百五十日,病方稍痊。此百五十日,姬仅卷一破席,横陈榻旁,寒则拥抱,热则披拂,痛则抚摩。或枕其身,或卫其足,或欠伸起伏,为之左右翼。凡痛骨之所适,皆以身就之。鹿鹿永夜,无形无声,皆存视听。汤药手口交进,下至粪秽,皆接以目鼻,细察色味,以为忧喜。”大约正是这份无微不至,才让冒辟疆大难不死,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年月竟然能够活到82岁的高龄后老去。

而她,也在这日复一日的操劳之中如灯油耗尽,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正值28岁的青春年华。一朵花儿正盛开的时节,她却这样凋落了。这短短的28年,尤其是跟冒辟疆共同生活的9年,是否有太多的委屈和不甘?将自己放低到尘埃里,终于也将自己化作了一片尘埃……董、冒之间到底有多爱?或者换句话来问:冒辟疆是否真的爱董小宛?从《影梅庵忆语》里来推断,也许那流传了几百年的旷世之爱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