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最后一位皇帝:秦王子婴,杀赵高 在位46天投降刘邦

人物生平

直言劝谏

子婴生平鲜见于史册,早年经历不详,最早记载其事迹的文献是《史记·卷八十八·蒙恬列传第二十八》。 

始皇帝三十七年(前210年),秦始皇在巡游途中去世,胡亥矫诏篡位,听信赵高谗言,将蒙恬、蒙毅兄弟二人囚禁起来,准备处死他们。子婴向秦二世进谏说:“我听说以前赵王迁杀良臣李牧,而改用颜聚;燕王喜暗用荆轲的计策,而违背秦国的条约;齐王建杀他的先世忠臣,而用后胜的谋议。这三位君王,都各自因为改变旧规而丧失国家,殃祸降到自身。现在蒙氏一族,都是秦国的大臣和谋士,君主却要在一时之内舍弃他们,除掉他们,我认为这不可以。我听说轻于思虑的人不可以治理国家,不能广纳众智的人不可以保全君王。诛杀忠臣而任用没有节操品行的人,这是对内让群臣不能相互信任,对外让战士的斗志分离!我认为不可以这样。”但秦二世不听子婴的劝谏,派人杀死蒙恬和蒙毅。 

不久,秦二世胡亥又在赵高的蛊惑下,对大臣以及始皇帝的皇子、公主展开血腥大屠杀,子婴有幸逃过此劫。

拥立继位

秦二世三年(前207年),完全掌握了朝政,野心极度膨胀的丞相赵高试图自立为帝,通过指鹿为马清洗朝堂后,派女婿咸阳令阎乐逼杀了屠尽兄弟姊妹成为孤家寡人的秦二世。

秦二世死后,赵高召集大臣告知诛杀秦二世的情况,然而发现群臣和将领们都不支持他,不得不迎立子婴。但赵高也留了一手,声称六国故地相继起事,秦已失去对整个华夏大地的控制权。他说:“秦本来只是诸侯,始皇统一天下,所以称帝。六国各自独立,秦国地方更狭小,竟然以空名称帝,这样不行。应该像以前一样称王,才合适。”故而子婴不该再称“皇帝”,只适合当“王”,并让子婴斋戒,到宗庙参拜祖先,接受传国玺。 

赵高称子婴为“秦王”,其实是为了日后自己继续篡位做准备。

诛杀赵高

斋戒五天后,子婴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宦官韩谈商量说:“丞相赵高在望夷宫杀害秦二世,害怕群臣诛杀他,便假装申张正义立我为王。我听说赵高竟与楚国相约,灭掉秦朝的宗族后在关中称王。如今让我斋戒朝见宗庙,这是想在宗庙趁机杀掉我。我装病不去,赵高必定亲自来请,赵高来后就杀死他。”于是,子婴便假托生病,不理朝政。赵高数次派人来请子婴,子婴不去,赵高果然亲自前往子婴所在的斋宫,说:“朝见宗庙有关国事,君王为什么不去?”趁此机会韩谈刺死赵高,并诛灭赵高三族,在咸阳城内示众。 

投降被杀

秦王子婴元年(前206年)十月,刘邦率大军攻破武关(今陕西丹凤东南),攻下峣关(今陕西蓝田县东南),兵临咸阳(今陕西咸阳东北),屯兵灞上(今陕西西安市东)时,派人劝子婴投降。此时,群臣百官也都背叛秦朝而投降刘邦。子婴眼看大势已去,便和妻子、儿子们用绳子绑缚自己,坐上由白马拉着的车,身着死者葬礼所穿的白色装束,并携带皇帝御用的玉玺、兵符等物,从轵道亲自到刘邦军前投降,秦朝灭亡。子婴共在位四十六天。

子婴投降后,樊哙提议杀死子婴,但刘邦没有同意,而是把他交给随行的吏员看管。一个多月后,项羽率领大军进入咸阳后,立刻杀死子婴 ,纵火焚烧秦宫室,并进行大屠杀,秦朝累代之积至此一炬而尽。 

人物评价

总评

秦末,子婴临危受命,是时诸侯并起,六国贵族纷纷复国反秦,秦朝的军事实力已经被联军瓦解,子婴即位时内外交困,秦朝已经不再是那个大一统的秦朝,“秦之积衰,天下土崩瓦解,虽有周旦之材,无所复陈其巧……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治生命只有四十六天的秦王子婴所能做的只有四件事——谋除赵高,整肃朝纲,抵御刘邦大军,亡国。

虽然子婴迅速展现了自己的政治才干和魄力,诛杀了赵高,以图重振秦廷,但大势已去,秦朝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历代评价

赵成:“子婴仁俭,百姓皆载其言。” 

贾谊司马迁:“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 

班固:“秦之积衰,天下土崩瓦解,虽有周旦之材,无所复陈其巧,而以责一日之孤,误哉!俗传秦始皇起罪恶,胡亥极,得其理矣。复责小子,云秦地可全,所谓不通时变者也。纪季以酅,春秋不名。吾读秦纪,至於子婴车裂赵高,未尝不健其决,怜其志。婴死生之义备矣。” 

司马贞:“子婴见推,恩报君父。下乏中佐,上乃庸主。欲振穨纲,云谁克补。” 

何去非:“子婴而秦之事去矣,虽有太公之佐,其如秦何哉?” 

蔡东藩:“子婴不动声色,能诛赵高,未始非英明主;假使秦尚可为,子婴得在位数年,兴利除害,救衰起弊,则秦亦不至遽亡。然如始皇之暴虐,二世之愚顽,岂尚得传诸久远?子婴不幸,为始皇之孙,贤而失位,且为项羽所杀,祖宗不善,贻祸子孙,报应其果不爽欤!” 

典籍记载

《史记·卷五·秦本纪第五》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 

《史记·卷八十七·李斯列传第二十七》 

《史记·卷八十八·蒙恬列传第二十八》 

《资治通鉴·秦纪二》 

《资治通鉴·秦纪三》 

《资治通鉴·汉纪一》 

《越绝书·卷第八》 

家族成员

妻子:已知至少有一妻,其姓名、事迹皆失考。 

儿子:已知有两个儿子,与子婴本人共同谋杀赵高,其姓名、事迹皆失考。 

考古研究

据史料记载,秦人的陵墓多位于国都附近。自迁都咸阳后,秦国君的陵墓多分布于咸阳、芷阳及骊山北麓。惠文王、悼武王葬于咸阳,昭襄王和悼太子、庄襄王葬于芷阳,孝文王葬于西安东郊、秦始皇葬骊山、秦二世胡亥葬西安南郊,唯有秦朝末代皇帝——子婴的葬地长期不明。子婴是秦亡国之君,在位的时间仅46天,被杀后因仓促选址埋葬,致使墓上没堆筑封土、城垣,连墓的方向都有违传统,遂致其葬地长期不明;但埋于秦始皇陵园附近是符合古代的丧葬礼制和一般常理的。

秦始皇陵西侧中字型墓葬于2003年发现,墓葬为南北向,南北长约109米,东西宽26米,深约15.5米 。曾任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馆长、有“秦俑之父”之称的著名考古学家袁仲一认为这处中字型大墓应该属于君王级别,曾推测墓主人为秦末代皇帝子婴。

2011年12月30日,国家文物局批复《关于抢救性发掘秦始皇陵西侧中字型墓葬的请示》(陕文物字[2011]204号),在《关于秦始皇陵西侧中字型墓葬考古工作的意见》认为,秦始皇陵西侧中字型墓葬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秦始皇陵保护范围内,与秦始皇陵有密切联系,暂不同意对该墓葬进行考古发掘。要求陕西省文物局,组织有关单位抓紧制定该墓葬临时性保护方案,同时排查秦始皇陵保护范围内自然和人为破坏因素和风险,评估地下文物保存状况,并制定有效措施加强保护。 

身世之谜

扶苏之子

胡亥兄长的儿子,名婴。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婴为秦王。”(《六国年表》作“高立二世兄子婴”)这种说法认为“兄子”就是兄长的儿子。 

此说最为流行。从东汉班固到近现代,多采用这一说法。就连近几年修订出版的《辞海》和《辞源》这两部著名的大辞典,也都一致认为子婴是二世兄子,并指出是扶苏之子。 

始皇之弟

秦始皇的弟弟,名子婴。

《史记·卷八十七·李斯列传第二十七》:“高自知天弗与,群臣弗许,乃召始皇弟,授之玺。子婴即位,患之,乃称疾不听事,与宦者韩谈及其子谋杀高。” 

杨善群、王蘧常等人支持该说。论点包括:

有关《李斯列传》集解引徐广说“一本曰‘召始皇弟子婴,授之玺’”中的“弟子婴”,应理解为“弟弟的儿子婴”。但秦始皇的弟兄见于文献记载的只有成蟜、母赵姬与嫪毐所生二子。所以被认为是成蟜(jiǎo)的儿子。

《释名释长幼》:“人始生曰婴”。“婴”之名,有初生儿,年幼儿的含义。

据有关史料推测,成蟜大约出生于前256年,子婴大约出生于前240年。成蟜于前239年降赵时,其子此时约为2岁左右,并且可能留在秦国。

因与胡亥同辈且年龄较大,所以《六国年表》“高立二世兄子婴”中的“二世兄”应理解为“秦二世的从兄”。与胡亥无皇位争夺的利害关系,所以不在二世所欲清除的兄弟姐妹中,反而能站出来劝谏二世不要滥施诛杀。 

“嬴子婴”的热门文章
“嬴子婴”的最新文章
“嬴子婴”的推荐文章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