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阁十一功臣第二位:张安世,近年发现“张安世家族墓”

人物生平

入朝为官

张安世少年时,靠父亲张汤的地位出任郎官。因为擅长书法而供职尚书,张安世记忆力出众,皇上认为他的才能不同一般,提拔他做了尚书令,调任光禄大夫。 

后元二年(前87年),汉昭帝即位,大将军霍光执政,由于张安世忠厚,霍光十分器重他。正值左将军上官桀父子及御史大夫桑弘羊与燕王、盖主谋反被杀,霍光由于朝中无旧臣,奏请任命张安世为右将军、光禄勋,辅助自己。张安世在任13年间,国家平安无事,任用贤士。天子下诏书夸奖张安世的功绩,封张安世为富平侯。 

元平元年(前74年),汉昭帝驾崩,其侄子昌邑王刘贺被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光拥立为帝。刘贺在即位的21天内就做了1127件不该做的荒唐事,于是被废。当时出任光禄大夫的邴吉此时向霍光推荐刘病已,于是霍光立时年19岁的刘病己为皇帝,史称汉宣帝。汉宣帝初立,褒奖大臣,加封张安世一万零六百户,他的三个儿子张千秋、张延寿、张彭祖,都做了中郎将侍中。 

代光辅政

地节二年(前68年),大将军霍光去世后数月,御史大夫魏相密封奏书推举张安世出任大将军一职, 其子张延寿稳重厚道,出任光禄勋,兼领宿卫职务。汉宣帝想用安世父子。张安世听说这事情,再三坚辞去大将军一职,可是汉宣帝不答应。几天后,加拜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兼领尚书事。几个月后,罢除车骑将军的屯兵,改为卫将军,领两宫卫尉,城门、北军兵隶属张安世管辖。 

当时霍光之子霍禹为右将军,皇上改任霍禹为大司马,撤去右将军的屯兵,用官号虚尊嘉赏,事实是剥夺霍禹的兵权。一年多后,霍禹谋反,祸及宗族,张安世一向小心畏忌,十分担忧,他的孙女张敬是霍氏外亲族的妻子,应当连坐被诛,张安世的脸色瘦弱憔悴。皇上看了很奇怪也怜惜,便问了左右侍从,于是赦免了张敬,以宽慰张安世。 

晚年生活

张安世看到父子尊贵显耀,心怀不安,替子张延寿请求外出补官,皇上任为北地太守。一年多后,皇上可怜安世年老,又召张延寿为左曹太仆。当初,安世兄张贺得宠于卫太子,后来太子起兵失败,宾客都被杀,张安世为张贺上书求情,张贺被免去死罪处以宫刑。 

元康四年(前62年)春,张安世有病,上疏归还侯爵,乞求骸骨归故里。汉宣帝希望张安世能好好养病,多辅佐自己几年。于是张安世又强起办事,到秋季去世。天子赠印绶,送来轻车甲士,谧号敬侯。赐冢地在杜县束,挖上起冢,建祠堂。子延寿嗣爵位。 

人物评价

班固:“安世履道,满而不溢。” 

王世贞:“张汤之于安世,父子也。其才智强记同,然而汤刻而憸,安世慎而共,汤胆大安世小。若是乎熏莸也,然而有不可晓者,汤廉而安世贪也。” 

轶事典故

张安世因擅长书法而供职尚书,尽心尽力于职责,例行假日没有外出过。皇上巡视河东,曾经丢失三箱书,下诏询问没有人能知道,只有张安世记住了那些书的内容,把书中的内容详备地写出来。后来悬赏征求找到了那些书,用来校对没有什么遗漏的。皇上认为他的才能不同一般,提拔他做了尚书令,调任光禄大夫。 

张安世还是个为官廉洁之人。他曾举荐一人为官,后来该人来向其道谢,张安世说自己是以为举贤达能,乃是公事,岂能私谢,于是与之绝交。 

有一位郎官功劳很大,却没有调升,自己去求张安世为他说话。张安世对他说道:“你的功劳很大,皇上是知道的,作人臣子的,怎么能自说长短处!”坚决不答应他。不久这位郎官果然升官了。 

张安世谨慎周密,每次与皇帝商议大事,决定后,他总是称病退出。等听到皇帝颁布诏令后,再假装大吃一惊,派人到丞相府去询问。所以即使是朝廷大臣,无人知道他曾参与此事的决策。 

任光禄勋时,有郎醉酒小便于殿上,主事报告按法处理,安世说:“怎么知道不是反水浆造成的呢?怎么能拿小过来治罪!”郎官奸淫官婢,婢兄自己说出,张安世说:“奴仆发怒,诬蠛士大夫。”让官署责备奴仆。 

家族成员

关系
  
人物 封号
父亲 张汤  
张贺 阳都哀侯
张卬  
张延寿 富平爱侯
张千秋  
张彭祖 阳都侯

  
张勃

富平缪侯

玄孙 张放 富平思侯

后人纪念

张世安家族墓

张安世家族墓于2008年被省考古研究院发掘,然而考古工作者发现,
  

张安世墓鸟瞰图几乎所有的墓葬均被盗过。发掘了3年,张安世和其子孙的墓葬已发现14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墓园中部的大型“甲”字大墓,专家为其编号M8。M8大墓总长有60多米,而其中的墓室部分长35米,宽24.5米,距离地面有15米。

而在墓室东、南、西三个壁面,均有“之”字状的台阶,考古专家推测可能为修复时往上运土的道路。在M8的周围则分布着6座大小不一的陪葬坑,最长的有38米,最短的有6米。而在距离M8不远处,又现一座“甲”字大墓,但与M8相比,明显小了很多,专家推测为墓主夫人墓。 

陪葬品

驷马一车

墓里出土了实用的‘驷马一车’两驾,极其珍贵。此外,还有很多冥车马。“驷马一车”是当时真的车马陪葬,两千年后,马匹只剩下白骨,车早已腐朽,幸运的是车马遗迹十分完整,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华丽。“车的豪华装饰、漆皮、华盖、青铜构件等物件,都具有帝王身份。该“驷马一车”应该为皇帝御赐。

千军战俑

在M8的周围,考古专家先后发现6座大小不一的陪葬坑。里面惊现“千军战俑”,有陶俑、木俑。正在发掘的k6号坑内,数以万计的陶俑虽倒在坑内,虽然陶俑这么多,却很难找到同样的脸。这些陶俑与汉阳陵的陶俑相似,大约60厘米高。看着陶俑都是赤身裸体,没有胳膊,但在胳膊处都留有孔,而在坑内专家们还发现了盔甲的残片,可见这些陶俑原先都穿有各种各样的衣服。而在坑内,出土了大量的兵器铜镞、刀、箭等,还有十分少见的6金6铜的青铜钟,还有做饭用的陶釜。 

长乐未央

在墓园祠堂发现了“长乐未央”的瓦当,这种皇家才用的瓦当,可见墓主人尊贵的身份,可能为御赐之物。也发现了精美的漆器和两排排列较为规整的竹笥 

艺术形象

《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 

《送耿拾遗湋使江南括图书》 

《蒙求》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