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牟州刺史辛公义简介,辛公义是怎么样的人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辛公义是陇西狄道人。辛公义早年就死了父亲,由母亲一人抚养,母亲亲自教授各种典籍。北周天和年间,朝廷挑选良家子弟做太学生,他在其中以勤奋刻苦著称。北周武帝宇文邕曾召他入露门学,命他讲授道德义理,每月在皇帝面前与有学问的大儒讨论,经常被人叹为奇才,当时同辈的人都很仰慕他。[1]

北周建德初年,授为宣纳中士。跟随北周武帝平定北齐后,又历任掌治上士、扫寇将军。隋高祖杨坚在北周担任宰相时、授其为内史上士参与处理机要之事。[2]

隋开皇元年,官授主客侍郎,兼任内史舍人的差使,赐爵位为安阳县男,领食邑两百户。每当陈朝的使者来朝见时,常常奉诏宴请接待。后又转任驾部侍郎,被派往江陵安抚边境地区。开皇七年,又派他稽查马场,获得了十多万匹马。杨坚非常高兴地说道:“只有辛公义才能这样为国事尽心尽力。”[3]

爱民如子

在隋灭陈后,因功被任命为岷州刺史。当地风俗很怕疾病,假如一个人患病,全家人都躲避他,父子夫妻之间互相不看护照料,一点孝义之道也没有,因此患病的人大多数死亡。辛公义很忧虑,想改变这个风俗。于是分别派遣官员巡行管辖地,凡是患病的人都用床运来安置在厅堂里。夏天流行瘟病时,病人有时候到几百人,厅内廊下全都住满了。辛公义亲自摆放一榻,独自坐在里面,从白天到黑夜面对病人处理政务。所得俸禄全部用来买药,用来请医为他们治病,亲自劝他们进食,因而病人大多病愈。辛公义便叫来他们的亲属,对他们教导说:“各人的生死皆由天命所定,并非是互相关联着的。过去你们抛弃他,所以会病重而死。现在我将患病的人聚集起来,我坐卧都在其中,假如说要传染,我哪能够不死,病人又怎么能痊愈呢!你们不要再相信那些东西了。”[4]

病人的子孙都很惭愧,称谢而去。后来有人患病,病人就争相跑到辛公义处,如果他家没有亲属,辛公义便将病人留下疗养。从此人们开始互相关爱,这种陋俗被革除了,全境的人都称呼他为慈母。[5]

辛公义后来调任牟州刺史,初到任,就先到监狱视察,坐在露天的牢房旁,亲自审问查验。十几天后,案件全部处理完毕才回到大厅。受领的新案子,一概不记录在案,派一个执勤的副手在一旁询问。若案子没审完,被告必须监禁时,辛公义就住在办公地一直不回内舍。有人劝他说:“这种事情自有规章制度,长官又何必如此辛苦自己呢?”辛公义回答说:“我作刺史没有德行可以引导百姓,还让百姓拘禁在狱中,哪里有被监禁的人在狱中而自己心里踏实的呢?”罪人听了无不诚心服罪。后来凡有想打官司的人,周围的乡亲父老劝告说:“这是小事,怎么能忍心麻烦刺史大人呢!”于是争斗双方往往互相让步作罢。当时山东一带连降大雨,自陈州、汝州到大海都苦于水灾。而牟州境内因为地势参差独未受害。其山间出产黄银,辛公义组织开采后献给朝廷。于是皇帝命令水部郎楼崱去辛公义处祈神求福,竟然听到空中有悠扬的音乐之声。[6]

得罪权贵

仁寿元年,补任辛公义为扬州道黜陟大使。豫章王杨暕担心自己部下的官吏有犯法之处被辛公义查出,还未等辛公义入境,就预先派人和辛公义打招呼。辛公义答道:“我奉皇上诏令前来,不敢徇私舞弊。”等到了扬州没有丝毫放纵宽容之处。杨暕就记恨此事。[7]

隋炀帝杨广继位后,扬州长史王弘升为黄门侍郎,便说了辛公义的坏话,竟使辛公义免官。大小官吏闻讯,都守在宫殿外大呼冤枉,络绎不绝。数年后隋炀帝醒悟过来,又授辛公义为内史侍郎。后因母亲去世,辛公义回籍守丧。不久又起用为司隶大夫。检校右御卫武贲郎将。跟随隋炀帝出征至柳城郡时逝世,当时年六十二岁。[8]

家庭成员

祖父:辛徽(北魏徐州刺史)[9]

父:辛季庆(北魏青州刺史)[9]

子:辛融[9]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