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之后:王离,名将王翦之孙、王贲之子

人物生平

议德掌兵

王离秦朝名将王翦之孙,王贲之子,因功受封武城侯。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秦王政兼并天下之后,建立皇帝名号,称为始皇帝,史称秦始皇。秦始皇为了安抚东方百姓,于是东巡到琅邪(今山东胶南),当时王离与其父王贲在随行之中,和丞相王绾、卿士李斯等人在海上参与评议秦始皇的功德。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在巡游途中病逝,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与秦始皇少子胡亥秘不发丧,伪造秦始皇遗诏,扶持胡亥登基称帝,史称秦二世,并赐死秦始皇长子扶苏和将军蒙恬,将其兵权移交给时任副将的王离。 

兵败遭俘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由于秦二世实行暴虐昏政,致使陈胜吴广举兵起义 ,史称陈胜、吴广起义。

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秦二世派王离与章邯等人率军攻打赵国,把赵歇和张耳围困在钜鹿城中。当时有人说:“王离,是秦朝名将。如今他率领强大的秦军攻打刚建立的赵国,一定能取胜。”一个过客说:“不对。据说做将领的世家第三代必定要打败仗。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家杀的人太多,他家的后代就要承受恶的惩罚。如今王离已是王家的第三代将领。”不久,楚国上将军项羽率领楚军前往援救巨鹿,攻打秦军,俘虏王离,王离的军队投降诸侯军。 

历史评价

时人:“王离,秦之名将也。” 

司马迁史记》:“及孙王离为项羽所虏,不亦宜乎!” 

司马贞《史记索隐》:“贲、离继出,三代无名。” 

史籍记载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 

《资治通鉴·卷七》 

人物争议

王离章邯谁先到

有说“王离先章邯到了赵国”。理由是王离经太原,出井陉而东,于秦二世二年头几个月内,“入邯郸郡境,迫近信都”,“这年后九月王离军围赵王歇于巨鹿”;下个月,也就是二世三年十月,章邯才“北入邯郸”,“之后,章邯军巨鹿南棘原”。这个王离与章邯入赵的时间表有点问题。《史记秦楚之际月表》记载的军事时间表是这样的:

秦二世二年后九月,“秦军围巨鹿”。 

三年十月,章邯军“破邯郸”;刘邦军“攻破东郡尉及王离军于成武南”。

十一月,项羽“将其兵渡河救巨鹿”。

十二月,项羽军“大破秦军巨鹿下”。

端月(正月),项羽军“虏秦将王离”。

据此可知,王离先是在成武(今山东成武)被刘邦军打败,此前他似乎没有参与“围巨鹿”,反正未见史籍明文记载;后来他才听章邯之“令”去围巨鹿(在今河北平乡西南),而后被项羽军所虏。也就是说,王离军先是出现在成武,而后才到巨鹿。如果他在前一个月参与围巨鹿,后一个月又破于成武,在时间上就有点令人费解了。成武在河南,原为宋楚之地。邯郸、巨鹿等在河北,原为赵地。由此是很难判定王离先于章邯到赵国的。按照现有的材料来看,是章邯先到了赵国。

《史记张平陈余列传》记载:秦二世二年初,李良“略太原,至石邑,秦兵塞井陉,未能前”。塞井陉的“秦兵”,有说是王离军。这有可能,也难肯定,究属缺乏实证,只是猜测而已。

军队之争

有说秦主力军只有一支,即章邯军,先由“骊山徒,人奴产子”所组成,稍后由王离所率的边防军补充进来,因而改变了士兵成份。有说章邯军与王离军是“平行的,互不隶属”的两支主力军。两说都不无道理,但也未必妥当。

章邯军肯定是一支主力军,这是不成问题的。王离军也是一支很有实力的军队,故也可称主力军,但它与章邯军不是“平行”关系。章邯取得邯郸之后,“令王离、涉间围巨鹿”(《史记秦始皇本纪》)。此文中的“令”字,就透露了章邯与王离主次关系的信息。两者不一定是主从的隶属关系,但决不是“平行”关系。史记中关于巨鹿之战的记载存在诸多破绽,章邯军地位应高于王离军,但王离军并未受到章邯军的调遣。

有说“河北之军”即王离军,“河南之军”即章邯军。这似乎是对有关史料的误解。《史记项羽本纪》记载:“章邯已破项梁军,则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击赵,大破之。当此时,赵歇为王,陈余为将,张耳为相,皆走入巨鹿城。章邯令王离、涉间围巨鹿,章邯军其南,筑甬道两输之粟。陈余为将,将率数万人而军巨鹿之北。――此所谓河北之军也。”《高祖本纪》也有略同于此的记载。

关于军队人数,一说王离军“三十万”,理由是,秦朝曾命“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逐匈奴”,蒙恬被害后,这支大军“归王离率领了”。一说王离军“大约十几万人,至多二十万人左右”,理由是,秦末大乱时,“诸秦所徙适戍边者皆复去……王离原有的三十万人一定不全了”;又据巨鹿之战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战争激烈程度等情况“推测”,王离军大约就是这个数字。这两种说法似乎都有据有理,又似乎都不大准确。

《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已并天下,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匈奴,收河南。”同书《匈奴列传》记载:“秦始皇灭六国之后,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悉收河南地。因河为塞,筑四十四县城临河,徙适戍以充之……十余年而蒙恬死,诸侯畔秦,中国扰乱,诸秦所徙适戍边者皆复去。”前者简略,提到了“三十万”,没说明这个数字的具体情况;后者稍详,既说到了“十万”,又说了“徙适戍边者”的来去问题,只是没有写明徙适戍边者的具体人数。根据这两条材料,可以推知蒙恬所统的士卒总共30万左右,其中包括原有10万,加之补充来的“适戍边者”大约20万。秦末大乱,既然“所徙适戍边者皆复去”,即都走了;那么,就只剩下10万了。显然,王离所有的军士只有10万。

家庭成员

祖父

王翦,秦代杰出的军事家,是继白起之后秦国的又一位名将。王翦少年时期就喜爱兵法,事奉秦始皇征战。其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使其与白起、李牧廉颇并列为战国四大名将。 并与其子王贲在辅助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战争中立有大功,除韩之外,其余五国均为王翦父子所灭。

父亲

王贲,秦代名将,与其父同为秦灭六国战争中的主要将领。举兵击楚,大败楚军。返击魏,魏王降,以魏地为郡县。后率军与李信攻取燕国辽东,灭燕,攻代,虏代王嘉,灭赵。接着率兵南下灭齐。秦统一六国。

人物思想

章邯于秦二世二年九月大破项梁军于定陶之后,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北向渡河击赵。秦二世三年十月,章邯攻破邯郸;同时,王离军在成武被刘邦军击破(参见《秦楚之际月表》)。这说明章邯军北向击赵邯郸,王离军则在楚地成武。王离为何不紧跟章邯的军事行动之原因,不得而知,至少说明关系不密切吧。

章邯命令王离等围巨鹿,自己“军其(巨鹿)南,筑甬道而输之粟”(《项羽本纪》)。这说明章邯对王离既下了军令,又给予军饷支持。但当项羽军“数绝章邯甬道,王离军乏食”,又“破章邯”,章邯立即“引兵解”,使得项羽乘机于一两个月内(秦二世三年十二月和端月)大打出手,“乃敢击围巨鹿秦军,遂虏王离”(参见《秦楚之际月表》及《张平陈余列传》)。章邯于巨鹿南败于项羽军,只是小败,并未大挫,仍然拥军20万于棘原(巨鹿南),仍可在短时间内进行反攻。但他置被围的王离军于不顾,使其全军覆没而其人被虏。这是为什么?章邯即使不是明显的拆台行为,也是消极思想作祟,或者还有其他因素掺杂其间。

在秦朝内部的重重矛盾中,王离与章邯很可能存在矛盾,王氏与蒙氏在兴秦立国中都有大功,蒙恬统帅边防大军,王离为副,想来两人关系不错。蒙恬被害,王离未曾遭殃,而且得掌边防军大权,但他仍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而章邯在秦朝内部政权矛盾斗争中,由少府而为统兵大将,显然权威显赫,得意于一时,他能对早是列侯又是边防大将的王离指手划脚,随便应付,足见其气焰和神气。

由此可以推想,王离与章邯的关系是不密切的,甚至是有矛盾的;秦楚巨鹿之战,秦之惨败,与其内部矛盾不无关系。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