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帝宠妃:慎夫人,历史上的慎夫人可与窦皇后同席而坐

人物生平

慎夫人,西汉邯郸人。汉文帝夫人。有宠。在禁中常与皇后同席坐。从文帝、皇后幸上林时,中郎将袁盎引慎夫人坐下席,并以尊卑失序非爱之而适祸之说文帝,夫人喜而赐盎金五十斤。 

慎夫人懂得这宫闱处处暗藏杀机,若不当心便可能为他人鱼肉。平日,恭谨贤良,对窦后恭顺有加,对薄太后十分孝顺。

汉文帝的生活比较简朴,他穿的是粗糙的丝绸,“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帷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 

历史评价

荀悦《申鉴》:”孝文帝不爱千里马,慎夫人衣不曳地,光武手不持珠玉,可谓难矣。“

宋璟《定诸王公主封邑名号奏》:”昔袁盎降慎夫人之席,文帝竟纳之;慎夫人亦不以为嫌,美其得久长之计。“ 

史籍记载

史记·卷一十·孝文本纪第十》 

《史记·卷四十九·外戚世家第十九》 

《史记·卷一百一·袁盎晁错列传第四十一》

《史记·卷一百二·张释之冯唐列传第四十二》 

《汉书·卷第四·文帝纪第四》

《汉书·卷四十九·爰盎晁错传第十九》 

《汉书·卷五十·张冯汲郑传第二十》

《汉书·卷九十七·外戚传第六十七》

人物轶事

公元前177年,汉文帝带着窦皇后、慎夫人乘辇同往上林苑游幸,晚上在上林苑举行盛宴。由于慎夫人是汉文帝的宠妾,在宫中常与皇后平起平坐,上林郎官按照惯例,把慎夫人的座位也安排在与皇后对等的上席。中郎将袁盎见到,令内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至下席,慎夫人大怒,不肯入下席就坐。汉文帝也怒气冲天,拉着慎夫人乘辇回宫。这次上林之行,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袁盎是刚正不阿的直臣,他乘汉文帝稍息怒气,便进谏说:“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主岂可与同坐哉!适所以失尊卑矣。且陛下幸之。即厚赐之。陛下所以为慎夫人,适所以祸之。陛下独不见‘人豕’二字乎?”(《史记·袁盎传》)汉文帝一听“人豕”二字,则心惊胆跳。他把袁盎的话告诉慎夫人,慎夫人也息怒,并赐给袁盎金五十斤。 汉文帝因此被评价为衽席无辩(《后汉书.后妃传》)。

又有一次,汉文帝偕慎夫人乘辇出宫游幸,在霸陵桥上远眺。汉文帝指着新丰驿道,对慎夫人说;“此走邯郸道也。”(《史记·张释之传》)意思说从这里走去,就可以到慎夫人家乡。慎夫人动起思乡之情,汉文帝令慎夫人鼓瑟,汉文帝引吭高歌凄婉哀恻。 

家庭成员

丈夫:汉文帝刘恒。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