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民国四大家族在国外的惊人存款

[历史百科]时间:2019-06-12

所谓四大家族,是指旧中国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以蒋介石(1887—1975年)、宋子文(1894~1971年)、孔祥熙(1880—1967年)、陈果夫(1892—1951年)陈立夫(1900—2001年)兄弟为代表人物。

解放战争期间,陈伯达的《中国四大家族》提出蒋宋孔陈为首的国民党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中饱私囊,并估算这四大家族侵占的资产高达200多亿美元。但有人提出疑问:整个二战期间美国向中国提供的租借物资总计16.2亿美元,那么“200多亿美元”从何而来?陈伯达的文章不是学术研究,而是政治宣传品,并不可靠的。

至今关于这个重要历史问题,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可寻,但还没有公认的准确的结论。

(1)30年代报刊的估算

1934年12月26日《江南正报》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注:上海市)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1300万元(银圆、下同),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3500万元,孔祥熙1800万元,孙科4000万元,张静江3000万元。其他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据《蔡元培日记》抄录。

陈注:按照我的研究,1935年我国1银圆的购买力,约合1955年新人民币3元,约合今(2008年)人民币60元。读者可以由此换算,当时蒋介石财产1300万银圆约合今7.8 亿人民币。等等。但有学者认为:“这些是当时左翼报纸常见的文章,类似这种文章还有很多是猜测和估计之辞,缺乏具体的证据。”不过我思考以后认为:无风不起浪,这个数据来自《蔡元培日记》抄录,并不排除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2)1939年日本特务机关的资料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档案中,有一份1939年10月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的调查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现摘引于下:蒋介石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809万美元。下同),宋美龄3094万元(377万美元),宋子文5230万元(637万美元),孔祥熙5214万元(635万美元),宋霭龄1200万元(146万美元),陈立夫2400万元(292万美元),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

陈注:1939年1美元约合现在的15美元,读者可以由此进行换算。当时蒋介石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809万美元约合今12135万美元(但尚待核实)。

有学者认为:“这也是日本战前常见的攻击国民政府的老一套资料,类似的材料多如牛毛,曾经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证明。连当时引用的作者也说,这些并不可信。”不过我认为:日本特务机关的调查报告,也不会完全无中生有毫无根据;可以作为第二手资料,有待进一步核实查证。 但目前可以确认:1940年左右宋子文的个人财产为200万美元,而不是上述637万美元。由此可知,上述的数字有所夸大。

(3)四大家族40年代在美非法财产

据说“四大家族”在20世纪40 年代利用美援物质和他们的特殊途径在美国搞投机倒把,被美国财政部查出四大家族偷税几千万美圆。杜鲁门总统立即指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财政部联合彻底清查“四大家族”在美非法财产的来历,和利用特殊途径在美搞投机倒把的情况。

据说杜鲁门总统看到孔宋两家(孔祥熙和宋子文为主)40 年代在美非法财产和搞投机倒把偷税漏税的报告后,在议会大骂:“贼!他们都是一群贼!!一群可恶的贼!!!”有资料称:据说,宋霭龄在纽约大通银行存有8000万美元,宋子文在花旗银行存有7000万美元,宋美龄在这两家银行存有1.5亿美元……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财政部联合调查认为,在美来历不明的非法财产竟然达到 20 亿美圆以上,据说要冻结在美非法财产和在美银行保险库里来历不明的古玩、字画、珠宝、黄金,补清偷税金额和罚款……

但是孔祥熙和宋子文用种种方式进行申辩。联邦调查局发现,孔祥熙在美国的流动资产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他的纽约中国银行里,宋子文的流动资产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他旧金山的广东银行里。由于孔宋直接控制这两家银行,要查处他们的资产是不可能的了。

此事终于难以清查,不了了之,成为疑案。

对于以上资料可以做如下分析:(1)应该把国民党政府的资产跟所谓“四大家族”的个人私产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2)1949年对于孔宋两家在美国财产的调查,至今说法不一,真相未明。

也有人解释说:“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退(1949年)使得当时的美国民众对杜鲁门的政策失误非常不满,杜鲁门便把责任推卸给国民政府,说是国民党败退都是自身腐败贪污所致。有些国会议员还说美国送给蒋介石的几十亿美元的军援,都被国民党贪污了。……这些论点直到80年代在美国还非常盛行,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出版了《宋家王朝》,称宋家是世界第一富有的家族。……其实这些借款的使用情况都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控制,即使蒋公也无法随意使用。”这种说法,至今没能解释清楚,没有得到一个公认的结论。

难道这将永远成为历史上的“一笔糊涂帐”吗?

其实,在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就有详细资料可查,又随着胡佛档案馆内关于宋子文的秘密档案的解密,随着民国史调查研究的不断深入,所谓“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资产的真相,应可得到最终的发掘和揭露罢。至少,已知的大量事实表明:陈果夫(1892—1951年)陈立夫(1900—2001年)兄弟是比较清廉的;既然陈氏家族并不那么贪污腐化,首先可排除在外,那么“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说法就很难成立了。

孔祥熙为何退出政界

“宋子文倒孔,不便亲自出马。他想通过国民党元老李石曾,他是有资格对蒋介石进言的。1941年6月19日,李石曾电告宋:‘介公两次晤谈,函件已交,尚无机会及于具体问题,惟曾一再约弟往住黄山,俾利静谈,彼时或为较好之机会。’”杨天石说,“黄山,指当时蒋在重庆的官邸。李石虽是元老,但也不敢造次,而要等待‘较好之机会’,然而,宋子文却没有信心了。”

1941年6月23日,他复电李石曾称:“最近孔在重庆,爪牙密布,几有清一色之势。今春大会,有人建议改组政府,介公谓君等以某某贪婪,故有此举,然代之者其为争夺政权,亦可想而知云云。”今春大会,指的是国民党的五届八中全会,当时确实有一部分人“建议改组政府”。然而由于蒋介石袒孔,未能成功。所以王世杰(注:后出任外交部长)4月3日日记云:“此次全会,外间切望财政部长人选有更动,会毕,竟无更动征象,外间不免失望。”

“宋子文就是失望者之一。至此,宋蔼龄建议任其为驻美大使,孔竭力攻击宋子文的目的,就一清二楚了。”杨天石一针见血。

孔、宋之间的争斗持续很久。钱昌照(时任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43年3月25日电宋子文云:“粮食会议无特别重要性。孔荐郭任首席,似可不与之争,惟以后如有重要会议,则必须力争。为国家前途着想,即伤介公及孔感情亦所不顾。”

粮食会议,当指世界粮农会议;郭当指郭秉文,曾任财政部次长。“此电表现出孔宋之间权力角逐的炽热。‘即伤介公及孔感情亦所不顾’,很有点准备决战的架势了。”杨天石说道。

果然,到了1944年初,马寅初(时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带头发表文章,指斥孔祥熙大发国难财,CC系、政学系(注:前者为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的势力,后者为国民党元老组成的派系)等继起,一时反孔之声甚高。12月,蒋介石起用宋子文为代行政院长。1945年5月,行政院改组,宋子文正式任行政院长。7月,孔祥熙退出政界,孔、宋争斗以宋子文的胜利告终。

“蒋介石虽然在美国及国内反孔势力的压力下,于1945年甩开了孔祥熙,但是继任的宋子文、翁文灏、孙科、何应钦以及财政部长王云五等人,却再也作不出孔祥熙当年的成绩。1967年8月孔祥熙在美国去世之后,蒋介石曾亲自写了一篇《孔庸之先生事略》,认为孔创造了‘中国财政有史以来惟一辉煌之政绩……当其辞职之后,国家之财政经济与金融事业,竟皆由此江河日下,一落千丈,卒至不可收拾。’这是对宋子文等人的批评,也隐约表示了对甩开孔祥熙的后悔。”杨天石最后补充说。

上一页

1/3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商汤 周赧王 秦始皇 纣王 周武王 嬴子婴 虞卿 晋武帝 汉献帝 周幽王 周平王 刘婴 汉高祖 文天祥 光武帝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