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武帝为什么让司马衷继承皇位?司马衷是不是白痴

[晋朝]时间:2015-12-23

晋武帝司马炎
晋武帝司马炎

中国古代史上最动荡、最复杂时期的到来,牵扯到一个有名的白痴皇帝---晋惠帝司马衷。他是西晋开国皇帝司马炎的儿子,也是西晋皇室的第一任继承人。因为白痴,司马衷在位的16年形同虚设,司马氏祸起萧墙,朝政废弛。国内的纷争,边疆的不稳,最终导致五胡的趁机涌入,开始了北方长达130多年的纷争乱世。客观上说,这个白痴皇帝,加速了五胡乱世的到来。那么,一向“聪明神武”(《晋书》)的晋武帝司马炎,为什么在自己二十多个儿子当中,偏偏选中了司马衷这个白痴继任呢?

关于晋惠帝司马衷到底是不是白痴,史学家历来有争议。

说其白痴,源于《晋书》记载的两个一直当笑话相传的经典事例。一是惠帝“闻虾蟆声”,就问左右,“此鸣者为官乎,私乎”?问这蛤蟆是为官家叫还是为私家叫;二是“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司马衷又出雷人语“何不食肉糜”?没粮食咋不吃肉尼?众皆晕倒。提出反对意见的也不少,吕思勉先生举了“血染帝衣”的例子:司马衷被追杀,侍中嵇绍拼死护驾,血溅了司马衷一身,左右要替他洗去,他说“嵇侍中血,勿浣”(《晋书》),不让洗,那意思留着有个念想啥的。吕思勉评语说此“绝不类痴呆人语”(《吕著中国通史》),认为能说出这种话来的不像白痴。

还有一个例子,赵王司马伦逼司马衷禅位,司马衷的堂叔,义阳王司马威去抢司马衷的玺绶,司马衷死活不放手,司马威硬掰开司马衷的手指把玺绶抢去。后来司马衷复位,秋后算账,在量刑时,有人觉得司马威罪不至死,想要皇帝赦免,这时司马衷说话了,“阿皮(司马威的小名)捩吾指,夺吾玺绶,不可不杀”(《晋书》)。他掰我手指,抢我的玺绶,不杀哪行。这两个例子又似乎都说明司马衷的脑子和正常人没啥两样。

那么司马衷到底是不是白痴呢?回答是肯定的:是。

白痴,在字典中的解释为:一种疾病,患者智力低下,动作迟钝,轻者语言机能不健全,重者生活不能自理。司马衷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但智力低下是肯定的。说他是白痴有三个理由:一是史书的严谨。《晋书》对司马衷的定语是“蒙蔽皆此类”,就是白痴一个。《晋书》是唐朝宰相房玄龄组织编纂的,房玄龄一向以治学严谨著称,应该有一定的权威性;二是今人分析未必有古人权威。时间相去甚远,今人也只能通过古代留下的史料加以分析(反驳的例子也是源于《晋书》,而该书已有定论),并无绝对的说服性的材料。唐朝离晋朝相去未远,远较今人有发言权;三是例证并不充分。说他不是白痴的两个例子,说服力不够,不让擦血衣,能分出好赖人,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即便是白痴,也未必就没有喜恶之分,未必不能分辨周边人对他的好坏。大街上的傻子,你给他吃的,他也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除非傻得没边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司马衷受到刀光血影的刺激,谁好谁坏也还是能分清的。况且,白痴也不是就没有大脑,没有记忆影像,能记住掰他手指抢他东西的人,和他本身是白痴,二者也并不矛盾。

司马炎“素知太子闇弱”(《晋书》),对他这个儿子的智力状况,应该是了如指掌的。那么司马炎为什么还要选一个白痴作接班人呢?原因有以下四点:一是舆论导向。司马衷是嫡长子(之前有个哥哥夭折),长子继位符合传统思维。废长立幼也不是不可以,但当时朝中王公贵卿都倾向于立长,司马炎不得不“顺从王公卿士之议”(《晋书》);二是势力平衡。司马衷的生母杨皇后一系,是当时的大士族弘农杨氏,而妻族一系,则是贾氏家族,在当时朝中都很有实力,其他人未必竞争的过,再者,让司马衷继位,也就笼络住了两大势力集团,形成政权格局的一个平衡;三是父凭子贵。司马衷虽傻,儿子司马遹却“幼儿聪慧”(《晋书》),一次宫中失火,司马炎登城楼观望,五岁的司马遹过去拽住司马炎的衣角,说 “暮夜仓猝,宜备非常,不可令照见人主”(《通鉴》),晚上危险,不能让火光照到皇上,司马炎感觉这个孩子很不一般,感叹“此儿当兴吾家”(《晋书》),所以司马炎虽知“太子不才”,然而“恃遹明慧,故无废立之心”(《通鉴》),坚持让司马衷继位;

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便是母后的力挺。司马衷能顺利继位,和他的亲生母亲杨皇后的力挺不无关系。杨皇后“姿质美丽,闲于女工”,不但“甚被宠遇”,还能做司马炎的主。在给司马衷选太子妃时,“帝欲娶卫瓘女”,杨后则“称贾后有淑德”,“上乃听之”。司马炎充实后宫,看上了卞氏女,杨后不同意,“帝乃止”。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足以说明司马炎是很尊重杨皇后的意见的,杨皇后在很大程度上也能做司马炎的主。所以当司马炎“以皇太子不堪奉大统”,和杨皇后商量想换立太子时,杨皇后说“立嫡以长不以贤,岂可动乎”?来了个一票否决。杨皇后临死还不忘她那白痴儿子,怕司马炎立胡夫人为后,而“虑太子不安”,于是向司马炎推荐了自己的堂妹,目的无非就是想保住司马衷的太子位,司马炎“流涕许之”(以上均见《晋书》),答应了杨皇后的政治遗言,也算是对司马衷的接班做出了承诺。杨皇后的力保,让司马衷的太子位变得稳固,最终得以继承大统。

二、卫瓘对太子地位的挑战

司马衷在当太子的二十多年时间里,其地位只受过一次温和的挑战。那一年司马衷十九岁。

某次宴会上,卫瓘假装喝醉了酒,指着武帝的座位说:“此座可惜了。”虽然晋武帝知道,卫瓘这是说司马衷不能胜任太子职,但晋武帝却没有搭理他这种话题。

但在不久后的一次宴会中,晋武帝却找了一些疑难问题,叫人拿给太子作答。太子把相关问题都一一写在了纸上。

对于太子所写的相关内容,大家都认为太子写的字句粗浅,但见解高明(这绝非阿谀之词,事实就是如此)。总而言之,太子最大的缺点,无非就是不喜欢寻章摘句的读书罢了。

但有一个明摆着的疑问,却显然没有人去提出来。那就是,这些内容虽然是太子亲笔所书,但真是太子独自完成的吗?因为皇帝让太子解答疑难时事时,根本没有设置任何监考措施。换而言之,太子当时完全可以叫几十个高材生,集体解答这些问题然后抄一遍。事实上,太子也正是通过种方式解答这些疑难问题的。

想证明太子的智力,叫太子出来随便问几个问题就可以了。真用得着考试吗?即使考试也得有一点监考措施呀,任何监考措施也没有的考试,也实在太如同儿戏了。

对于这种疑问,随便拉个人出来都是会有的。但晋武帝、及晋帝国满朝文武都视而不见。为什么呢?因为基于他们的利益,他们都也希望太子的地位能巩固。

晋武帝用这样一种离奇的方式证明太子有能力,也许并不是想证明太子的能力有多高,而是想证明太子的人气有多。晋武帝这样作,等于在告诉卫瓘:“你看满朝文武除了你卫瓘,还有人试图动摇太子的地位吗?显然一个也没有!”

在这种背景下,不要说区区一个卫瓘了,就是晋武帝本人想动摇太子的地位,恐怕也是难以成功的。

谁当太子,事关众多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所以谁当太子,绝不是某个人说了就能算的。从前汉高祖刘邦够牛了,刘邦一心想废掉太子刘盈,最后结果却只能无奈的安慰戚夫人:“你们母子以后的命运,就听老天安排吧!”因为刘邦实在没有能力废掉太子。而太子当了皇帝后,即使太子想饶戚夫人,他们母子没有活路可言。权力顶峰上的争斗,失败者从最高峰摔下去,能活下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刘邦在废太子的过程中,终于发现,支持太子的势力实在太强大了。在这种背景下强行废掉太子,恐怕随时会把帝国的天给捅下来。刘邦是一代开国皇帝,尚且不能随心所欲的决定太子人选,继承父祖之业的晋武帝,就更不用说了。

一个人气超高的太子,即使被废掉了,新立的太子就能安心在位吗?甚至新立的太子当了皇帝,如果人们都拿旧太子来做文章,新皇帝能安于其位吗?当然了,有人会说,新皇帝把旧太子杀掉不就没事了。真正的问题是,如果旧太子是一个人气超高的政治人物(人们基于能见人的、不能见人的原因支持他),那最后谁杀了谁,还不一定呢!

晋武帝指着太子所做出的答案,更指着纷纷称颂太子的群臣问卫瓘:“太子将来能不能胜任皇帝的职责?”

晋武帝所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太子能不能胜任皇帝的职责,不是你卫瓘说了算,甚至也不是我这个皇帝说了算。请你老兄以后再提这种话题时,想好了前因后果再说吧!

卫瓘看到动摇太子之位的行为,竟然是自己完全孤立的行为,于是大为紧张与惶恐,从此再也不敢提类似的话题了。因为太子地位的稳固,绝不是源于皇帝一个人的意思,而是帝国普遍军政大佬、豪门代表们共同的意思。一个人在这种问题上大唱反调,岂不是想断送自己的政治前途吗?

如果真有许多人,想动摇太子的地位,那太子一天也混不下去。因为太子是成年人了,因为太子是帝国的二号人物,他总会出席众多大型宴会、庆典活动。如果人们在这些场合,总给太子设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局,那太子岂非隔一段时间就会说出一段“经典名言”?

如果事实总是一再表明太子智力有问题,如果普遍人都有无意的表示太子的智力有问题,这种声音自然会变得越来越无可抑制。到时皇帝想证明太子智力正常,恐怕比证明公鸡能下蛋也难。

用一种近于儿戏的智力测验证明太子的智力与能力,所证明的绝不是太子的智力与能力,他证明的只是太子的人气。太子的人气实在太高了,高到了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也不敢公开说太子坏话的地步。既然如此,太子的地位怎么可能遇到危机呢?三、晋武帝为什么要立司马衷当太子

司马炎三十一岁之时,就当了皇帝。

也许司马炎没有像秦皇、汉武一样妄求长生不老,但他也绝不会计划自己六十岁之前就死掉吧!从这层意义上,司马炎选择司马衷当太子,本身就有着深远的考虑。

因为司马炎就是计划自己六十多岁死亡,那太子也就要当三十多年储君了!

在两晋南北朝那种背景下,只要是皇亲国戚,都会出来成为帝国主要权力者,太子自然更不会例外了。

太子以储君的地位,再加上三十多年的历练。如果他是一个聪明能干的人物,那他与皇帝的权力冲突肯定是无可避免的事了。一个渐渐衰老的皇帝,一个渐渐成长的未来皇帝,老皇帝靠什么敢保证大家在太子、与自己之间会选择自己呢?

一个强势太子的存在,对于日益衰老的皇帝而言,实在是一件恐惧不已的事。隋文帝在创业之时,一直依靠自己大儿子杨勇的协助。[注1]但当帝国大局已定后,太子杨勇实力却已大到让隋文帝害怕、恐惧的地步了。[注2]既然如此,太子杨勇的政治生命自然只有走到尽头了。

太子杨勇的实力太大了,所以老皇帝感到害怕了,以至老皇帝进入太子势力范围内,都有如临大敌的感觉。我们喜欢把太子杨勇被废的原因,从晋王杨广的小把戏上寻找原因,却忘了太子威胁了皇权才是他被废的主要原因。

老皇帝后来选了晋王杨广当太子,但这这个太子的势力也非常大。最后老皇帝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唐太宗也许并没有大肆培养太子承乾的势力,但太子的势力却是成长的飞快(因为太子是未来的皇帝)。太子承乾与自己叔父汉王李元昌、吏部尚书侯君集、左屯卫中郎将李安俨、洋州刺史赵节、驸马都尉杜荷(杜如晦的儿子)结成死党;一心想着杀掉唐太宗。面对这种不幸的事实,再想想自己从前是怎样逼迫自己的父亲,唐太宗吓得哪还敢让魏王、吴王那种英果类己的儿子当太子呢?最后唐太宗就让自己最软弱的小儿子李治当了太子。

司马衷能当太子,远比我们上面所说的原因要复杂的多。因为一个人能当上皇帝,是各种利益搏弈出来的结果。所谓的立嫡、立长、立贤、立仁,都只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从皇权与太子的矛盾去看,晋武帝自然会有立司马衷当太子的想法,但仅凭这一点实在不足以让司马衷稳稳当当做了22年太子,16年皇帝。关于其它的理由,我们从东晋帝国的历史中寻找一下答案吧。

东晋立国103年,在这103年时间里。

晋成帝是5岁当皇帝,23岁死于皇帝位置上;晋穆帝是2岁当皇帝,19岁死于皇帝位置上;孝武帝是10岁当皇帝,三十七岁死于皇帝位置上。如果一个人18岁才算成年,那东晋帝国在未成年皇帝统治下的时间竟然有37年。

如此已够惊人了,晋安帝更是一个标准的白痴(从小到大话也不会说,连寒暑的差别都弄不清楚);晋安帝当了27年的皇帝。如果我们再加上这27年,那东晋帝国被未成年皇帝、弱智皇帝统治的时间,竟然达到64年。换而言之,东晋帝国竟然有近三分之二的时间,处于未成年皇帝、与弱智皇帝的统治之下。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