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三次垂帘听政的牛人太后:东晋康帝皇后褚蒜子

[晋朝]时间:2015-12-19

历史上三次垂帘听政的牛人太后:东晋康帝皇后褚蒜子

历史上三次垂帘听政的太后,垂帘听政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因为国王早逝继承者年龄又小,于是就由其母辅政,当时按宫廷规定,皇太后是不能随便让臣民观看接触的,于是就挂一帘子相隔,是为“垂帘听政”。皇太后“垂帘听政”的事,在中国历史上数见不鲜。然而作为一国皇太后,一生中伴历五位皇帝,三次出来垂帘听政,每次还都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母亲、婶母、堂嫂;三次册立帝位,国中大事,均以“皇太后诏令”的形式颁布施行;三次临朝听政,又三次退隐归政,不但与民为恤,还与权臣周旋,有着令人信服的胆识谋略,又有难能可贵的霁月胸怀。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东晋康帝司马岳的皇后褚蒜子,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古代诸多伟大女性中的佼佼者。

褚蒜子(324~384),出身名门望族,褚家世代为官。她从小就聪明伶俐,气质见识都不同于常人,因此被琅琊王司马岳选作王妃,《晋书》记载:“聪明有器识,少以名家入为琅琊王妃。”公元342年,晋成帝司马衍病死,由于其子尚小,就传位其弟司马岳,于是19岁的褚蒜子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册封为皇后。

抱着幼子第一次垂帘。司马岳当皇帝才两年便呜呼哀哉了,两岁的幼子司马聃继位,褚蒜子就又晋升为皇太后。由于司马聃年幼无法执掌国政,因此朝臣上表要求褚蒜子临朝执政,“伏唯陛下德侔二妫,淑美《关雎》,临朝摄政,以宁天下”,褚蒜子审时度势,于是“敬从所奏”,抱着儿子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垂帘听政。《晋书》记载:“皇太后(褚蒜子)设白纱帷于太极殿,抱帝临轩。”在她的治理下,东晋逐渐出现一个全新的局面,军事实力也大大增强。期间大将桓温灭掉西南的成汉政权,尽收蜀地,又领兵三次北伐,使东晋军威大振。桓温开始位极人臣,就此也日渐骄横起来,给褚蒜子以后的执政制造了祸端。

公元357年司马聃15岁时,褚太后归政其子,史书记载:“升平元年春正月壬戌朔,帝加元服,告天太庙,始亲万机。皇太后居崇德宫。”她还下诏群臣以国家社稷为重,全力辅佐幼帝:“愿诸君子思量远算,戮力一心,辅翼幼主,未亡人永归别宫,以终余齿。仰惟家国,故以一言托怀。”其言切切,其心悠悠。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褚蒜子博大的胸怀,也可看出她敏锐的政治头脑。褚蒜子退隐崇德宫后,桓温更是一步步地放纵起来。

临危受命第二次听政。公元361年,年仅19岁的司马聃暴病而死。此时成帝司马衍的儿子司马丕也已长大成人,于是褚蒜子便将皇位归于正统,立司马丕为帝。谁知司马丕对政事不感兴趣,却迷信方士,成天不吃饭,只吃金石药饵,年纪轻轻便病倒在床。大臣们只好上表请司马丕的婶母褚太后第二次临朝执政。“帝雅好黄老,断谷,饵长生药,服食过多,遂中毒,不识万机,崇德太后复临朝摄政。”

褚蒜子再次垂帘不到一年,司马丕“登仙”而去。褚蒜子于是又颁布一道册帝的太后诏书,立司马丕的弟弟司马奕为帝。此时桓温功高盖主,已有篡位之心,《晋书》记载:“初,桓温有不臣之心,欲先立功河朔,以收时望”,他想通过战功来扬名立威,达到篡夺皇位的目的。然而事与愿违,公元369年,桓温北伐前燕,在枋头(今河南汲县东北)被慕容垂打败。桓温也因此威望大减,于是便想用废立的办法来重新树立他的威权,“及枋头之败,威名顿挫,逐潜谋废立,以长威权”。他常说:“既不能流芳百世,不足覆遗臭万载耶”,既然我不能流芳千古了,那就让我遗臭万年吧,可见其篡立之心已决。

阴谋家总是既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又想做得不留痕迹,所以凡事之前,往往必先造势。桓温“因图废立,诬帝在藩夙有痿疾”(《晋书》),为了达到目的,便广布谣言,说司马奕其实是个丧失了性能力的废人,要说使的这招也够损的。还说司马奕的三个皇子,都是他的三个男宠相龙、计好、朱灵宝生的,“嬖人相龙、计好、朱灵宝等参侍内寝,而二美人田氏、孟氏生三男,长欲封树,时人惑之”(《晋书》),谣言真是可怕,弄的当时的人们都搞不懂真假了。于是桓温向褚蒜子提议废掉司马奕,改立丞相司马昱为帝。褚太后迫于桓温淫威,又因司马奕却已威信扫地,权衡利弊,只得下诏废掉司马奕,诏中说:“未亡人不幸,罹此百忧,感念存没,心焉如割。社稷大计,义不获已。临纸悲塞,如何可言”,从这段话中,我们既能看出她以国家大计为念的崇高,也能看出她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褚蒜子因而再次移居崇德宫,被尊称为崇德太后。

要说当时东晋的皇宫,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司马昱是桓温的傀儡,皇帝当得没尊严不算,还整日担惊受怕,在位仅8个月便一命归西。司马昱窝囊了一辈子,死前却做了件自己做主的事,也算是斗胆和桓温较了把劲。他遗诏自己11岁的儿子司马曜继任,没有遵循桓温的意愿禅让帝位给他。桓温也因此连气带病而死。于是群臣再次上表,请求退隐崇德宫的褚蒜子第三次出山。

已经50岁的褚蒜子,作为堂嫂第三次垂帘听政,久涉政坛,已经让她非常成熟,这次她回复的很坚决,“苟可安社稷,利天下,亦岂有所执,辄敬从所启”(《晋书》),义不容辞的责任感,让这个女人充满着正气。褚蒜子再次明张大义,令人叹服。

此次执政,褚蒜子逐步消除了桓温的子嗣势力,控制了朝中局面。褚蒜子仁行天下,将国家治理得头头是道。她曾下诏抚恤受灾的百姓,“水旱并臻,百姓失业,夙夜惟忧,不能忘怀,宜时拯恤,救其雕困。三吴义兴、晋陵及会稽遭水之县尤甚者,全除一年租布,其次听除半年”(《晋书》)。这些政令清明、与民生息的政治举措,也让社会经济得到长足发展。公元376年,褚太后再次下诏,归政于孝武帝司马曜。褚太后垂帘听政的政治生涯正式结束,从此她深居内宫,不问朝政。公元384年,这个对东晋王朝有着不可磨灭功勋的皇后,这个一生极富传奇色彩的伟大女性,因疾而终,享年61岁。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