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翼智取《兰亭序》:唐太宗得到王羲之的遗作

[晋朝]时间:2015-12-19

萧翼智取《兰亭序》:唐太宗得到王羲之的遗作

东晋永和九年(353)三月初三,正值除去所谓不祥的 “禊节” (在水边举行的祭祀)。这天,王羲之邀集谢安、孙绰、希昙、支遁等41位士族名流到兰亭过禊节,饮酒赋诗。共得佳作三十余篇,合编为一集,王羲之用鼠须笔、蚕茧线为该集书写了序言。这就是著名的《兰亭序》。全贴共28行、324字。这贴是王羲之信手写来,字体潇洒流畅,气象万千,其中二十多个“之”,千变万化,无一雷同,成为中国行书的绝代佳作,后人称之为“天下第一行书”。相传,王羲之后来又写了几遍,但都不及第一遍好。他曾感叹说:“此神助耳,何吾能力致。”因此,他自己也十分珍惜,把它作为传家之宝。王羲之死后,《兰亭序》一直由其子孙收藏。

东晋以后,《兰亭序》为王羲之七世孙僧智永所有。智永,陈、隋间僧人,名法极,姓王,善书法,尤工草书。他是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的后代。不知什么原因,他在山阴(今浙江绍兴)永欣寺僧剃度出家做了和尚,人称“永禅法师”。永欣寺的前身本为王献之的旧宅,相传是王献之隐居练字之所。智永将《兰亭序》收藏在永欣寺方丈屋的梁上,世人难得见到。相传,智永禅师曾经居住在阁智永上临书30年,所退废笔头满五大竹 簏,埋之成冢,称之为“退笔冢”。由于智永勤学苦练,便成为声名卓著的书法家,以至求墨宝者络绎不绝,踏破门槛,不得不用铁皮裹上,这就是“铁门槛”典故的由来。唐初政治家、书法家虞世南(558—638年)以及智永的弟子辨才都是智永书法的得意门生。智永临终前又交付给其弟子辩才收藏,并千叮咛、万嘱咐,务必好好保管,不要丢失。辨才和尚得序后如获至宝,在梁上凿了个暗槛,把它珍藏起来。

后来,唐太宗在购求王羲之的遗作时,知道了《兰亭序》的下落。太宗下了一道圣旨,召辩才和尚到长安,故意拿假的兰亭序给辩才看,辩才却装糊涂告诉太宗说:“右军写这篇序共三百二十四字。只恨王家收藏的真迹,已在乱中失落,今日再也看不到了。”太宗没办法,只好留下辩才,秘密派人搜查,结果只得到智永写的真草《千字文》,不久辩才假托有病,又回到永欣寺。

太宗三番五次派人追问,辩才始终守口如瓶,硬说不知道。但辩才矢口否认《兰亭序》在他手中,只是说师父在世时他见过此物,师父去世后不知失落在什么地方了。为此,唐太宗太宗不得宝帖,寝食无味,苦思冥想,却不知如何才能得到。有一天,唐太宗对左右大臣说:“在所有书法大家中,朕最偏爱王右军,而在右军的所有真迹中朕又最偏爱《兰亭序》,为了得到达本帖子,朕真是日思夜想啊。现在,辩才和尚年事已高,他留着此帖又有何用?朕想乘他还在世上,派一位有智有谋的人替朕想方设法将它取来,也好了却朕的一个夙愿。”

这时,心腹大臣房玄龄早已洞悉太宗心思。他建议说:梁元帝萧绎(508~554年)的曾孙萧翼,现任监察御史。此人智慧超人,可遣他出使越州(治所在今浙江绍兴),智取《兰亭序》。太宗大喜,当下宣诣召见萧翼,萧翼似有备而来,不慌不忙地回奏道:“陛下!我如果作为公使去取兰亭帖是行不通的,臣以为应微服私行才行。请陛下还得给臣预备下二王的一般帖子三、四本,让我私自行动吧。”唐太宗依计,点头称是。于是,萧翼带了几件王羲之的真迹,就改头换面地骑马出发了,行至湖南湘潭时,又改坐商人的船,一路南下。

到了越州后,萧翼脱下官服,改穿极其宽大的黄色长袍,模样象一位清贫潦到的山东书生。

萧翼选择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进寺,缓步而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观看寺中的壁画。当他见到辩才时,故意停步不前。辩才见这位气宇不凡的游客,便上前施礼问道:“何处施主光临寒寺?”萧翼彬彬有礼上前拜道:“弟子是北方人,卖完蚕种顺道游历圣寺,在此有幸遇上高僧大师,快哉!快哉!”当晚辩才请萧翼进房用茶,两人下棋抚琴,谈天论地,评文述史,探讨书法,两人情投意合,颇有相见恨晚之感。辩才见萧翼不同常人,便心生疑窦,酒后赋诗,以探虚实。萧翼为了打消辩才的疑虑,当场也和了诗。两人索性通晓不眠,长夜尽欢。临别时,辩才依依不舍,请萧翼方便时再次光临寒寺。

隔了几天,萧翼带来美酒看望辩才,如此一而再,再而三,诗酒会友,不觉已是半月有余。接着,萧翼常来寺内与辩才一起下棋、赋诗、弹琴,友谊日益深厚,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辩才羡慕萧翼满腹经纶,疑团也就渐渐消失了。久而久之,萧翼为了让辩才拿出《兰亭序》,故意把话题转到书法上。有一次,萧翼拿出梁元帝书写的《识贡图》书帖请辩才指教,辩才赞叹不已。从这以后辩才对萧翼更是无话不说。闲谈时,萧翼对辩才说:“弟子自幼喜欢临帖,现在还珍藏着几件王羲之父子的真迹。”辩才听说是王羲之父子的真迹,连忙请萧翼带来看看。第二天辩才看过萧翼带来的二王的字帖后说:“真迹倒是真迹,可惜不是佳品。贫道有一王羲之的真迹,颇不平常。”萧翼追问是何帖, 辩才毫不犹豫说是《兰亭帖》。萧翼见辩才上了钩,故意装出若无其事地说:“数经战乱,王羲之的兰亭帖怎么还会在世呢?一定是赝品。”辩才怕萧翼不相信,连忙将藏在屋梁槛内的《兰亭帖》拿下来给萧翼观看。萧翼面对真迹,故意吹毛求疵地说是仿制品。于是,两人各抒己见,不能达成共识。自此以后,辩才放松了戒心,不再把《兰亭序》藏于梁上,而是把它和萧翼带来的御府二王真迹都放在几案上,每天临学数遍。

由于萧翼常常出入该寺,寺中的其他僧人也都不把萧翼视为外人,不加任何猜疑。有一天,辩才外出。萧翼单独来到辩才的住处,他请小和尚打开门,谎称自己将书帖遗忘在床上了。小和尚见是经常出没在大师房的萧翼,没加思索就开了门。萧翼将兰亭帖和和御府二王杂帖放进衣袋内,转身就扬长而去。

萧翼出了寺门,来到永安驿,告诉驿长自己是本朝御史,有皇上的御旨,请驿长急告都督。都督齐善行接到传信,急忙前来拜见萧翼。齐都督看过御旨,急忙派人召辩才来见萧御史。辩才一见原来御史就是萧翼,惊奇不已。萧翼彬彬有礼对辩才讲明自己奉皇上旨意,前来取兰亭帖。现兰亭帖已到手,准备告别回京复命,并特来与大师道别。辩才听后,似雷击顶,当场昏倒在地。待他醒过来时,已无可奈何——萧翼已驱车回京城去了。

萧翼智取墨宝回到京城长安,唐太宗欣喜若狂,大摆宴席招待萧翼及群臣。宴席上唐太宗当众宣布:房玄龄荐人有功,赏锦彩千尺。萧翼加官五品,晋升为员外郎,并赏住房及金银宝器。对辩才犯欺君之罪,唐太宗起初很生气。后来想想《兰亭序》既然已经到手,谋财又害命,未免太不仁道了,于是赐辩才无罪,另加绸缎三千匹,稻谷三千石。辩才易物为钱,建造了一座精美的三层宝塔放置在永欣寺内。可是辩才因兰亭帖一事欺君受吓,身患重病,一年后便去世了。

关于萧翼的结局,有两种说法,一是,萧翼把兰亭集序带回长安后,太宗予以重赏。二是萧翼因骗的《兰亭序》而内疚,出家做了辨才的徒弟。《贞观之治》用的是第二种说法,但史学界认为第一种说法更可信一些。

唐太宗得到了《兰亭序》以后,将其视为神品,一边喜庆赏赐,一边命令当时的书法名家汤澈、赵模、冯承素、诸葛贞、等人临摹数本,分赐给皇太子、各亲王及亲近的大臣。后来,唐朝的大书法家褚遂良和欧阳询,也都有临本。唐太宗生前对《兰亭序》爱不释手,曾多次题跋,并且经常放在坐侧,朝夕览观。临终时唐太宗对儿子(即后来的高宗)说“我死后,你只要把《兰亭序》随葬,就是尽孝了。”于是唐高宗依照遗嘱,将《兰亭序》用玉匣贮藏梓宫,葬入昭陵。从此,“天下第一行书”就永远埋在黄土里,人间再也看不到了。

如果《兰亭序》确是在昭陵抑或是枕在武则天的脑袋下边,还有重现于世的那一天。这两处陵墓现今还没有挖掘。可是,昭陵曾经遭受过温韬的盗挖,并传说《兰亭序》重新流入了民间。这在欧阳修的《新五代史》中有所提及:温韬于陵墓中发现“钟、王墨迹,纸墨如新”,于是“韬悉取之,随传人间”。那么,《兰亭序》是否真的被温韬盗发,流入人间。如真的流入人间,茫茫人世,又到底为何人所据有?这就进一步加深了《兰亭序》下落之谜。乾陵周围的老百姓说,《兰亭序》为武则天所得。那么,武则天是否真的带进自己的坟墓抑或传给后世?史书对此都没有记载。也许,这仅仅是民间的传说而已,不足以信。可是《兰亭序》真迹下落何处?这真的成了不解之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