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灭亡:王衍真是其灭亡的罪魁祸首吗?

[晋朝]时间:2017-02-14

西晋灭亡,后世认为名流显宦沉溺清谈、荒职废务是主要原因。而王衍,正是首当其冲的罪魁。这样的论断,有三处评价最为出名。

其一为王衍总角造访山涛,与之相谈,山涛嗟叹良久,目送他离去,说:“何物老妪,生此宁馨儿!然误天下苍生者,未必非此人。”还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山涛就看出王衍有让全国老百姓遭殃的端倪。

其二为王衍被石勒俘虏,在遭遇生命危机时为自己狡辩,被石勒怒斥:“君名盖四海,少壮登朝,至于白首,何得言不豫世事!破坏天下,正是君罪。”王衍被俘虏时,司职太尉。石勒认为他掌管军政大权,不能保存国家,罪无可逃。

其三为桓温北伐,登高而叹:“遂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晋室南渡半个世纪后,桓温北伐,王衍仍旧是前朝覆亡被问责的首要对象。

无论生前身后,王衍逃脱不了西晋灭亡的口诛笔伐。事实真是如此吗?

坐而清谈,崇尚虚无,真的能使国家败亡覆灭?我们不否认空谈废务对国家经营的负面作用,但反对将其害处无限扩大。特别是,夸张清谈误国作用的目的,在于替某些人掩过遮羞。

1.jpg

(图)司马炎(236年-290年5月16日),字安世,晋朝开国皇帝

中国古人有个老毛病,就是为尊者讳。皇帝有什么错误,不能指出和谈论。实在要评论了,只能找替罪羔羊。把皇帝的错误,一股脑塞到他头上。祸害天下者,乃为臣者之罪,与皇上无干。王衍,正是那个替人当挡箭牌的人。真正祸害国家,埋下战乱隐患,令天下百姓遭殃、民族蒙受羞辱的人,是晋武帝司马炎家族和他那帮受宠功臣。

司马炎在建国之初,就埋下天下大乱的三大祸根。其中每一条,都可导致国家败乱,何况三条毕集一时。

第一条祸根是恢复封建制(也称"分封制")。

司马氏以欺负曹家孤儿寡母,盗取天下。为防止他人效仿,永保司马家万世江山,司马炎解除州郡兵权,分封诸王镇守四方。凡大国将兵五千,中国将兵三千,小国将兵一千五百。把国家的军事力量,操控在司马一家手中。却不知皇室诸人,个个以天潢贵胄自命。手中有了军队,野心膨胀,遂有争夺权力乃至皇位的妄想。

司马炎死后,中国陷入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八王之乱”中。司马诸王称兵临朝,骨肉相残。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把那皇上储君轮流做,全然不顾生灵涂炭、社稷福祉。司马家的内讧,耗尽中国的财富和军力,遂给匈奴可乘之机。两京陷落敌手,两君青衣行酒,岂不是咎由自取?封建制为上古制度,不适行于大一统国家,已是非常明白的事。刘邦项羽之道,先剪除异姓王,再剪除同姓王,所以能保有数百年江山。曹魏遭逢乱世,明帝英年早逝,给司马氏窃权之机。没想到司马炎一统中国之后,处处以小人之心计量,害怕家族夺取皇权的故技被重演。因此天听独断,逆流而行,重启封建之制。中原百年祸乱、夷狄横行,不正是司马炎导其祸源?

第二条祸根是选择弱智继承人。

皇位继承人对于国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优秀的继承人,可以开创预想之外的繁荣。中等的继承人,可以继承和维持现有基业。可司马炎,偏偏选择了一个弱智来当皇帝。和峤有劝谏:“恐太子不了陛下家事。”他不听。卫瓘抚摸他的龙椅,叹息:“此座可惜。”他假装听不明。张华回答:“明德至亲,莫如齐王。”被外放幽州。作为一个有正常智商的人,晋武帝看不出太子弱智,甘受妇人奸佞荧惑,让人费解。弱智黄袍加身,祸害甚于暴君登基。暴君祸害,无非一人之不喜。弱智甘为傀儡,被轮番摆弄,逞意得志的,何止一人?八王相戮,自是司马家事。但天下百姓无辜受殃,中原大地被五胡肆马蹂躏,能不追究肇端者的责任吗?

第三条祸根是开启荒淫奢侈、法纪废弛之风。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