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武帝竟要求群臣与其一起玩物丧志

[晋朝]时间:2019-02-28

相比较那些地痞,以及由地痞转化的官痞来,文学家的流氓化显然更具有“影响力”,称他们是“流氓精英”并不“过誉”。

提及“精英”流氓化朝代,西晋当列头牌。西晋以奢侈成风闻名,彼时社会虽贫富悬殊,但享乐主义至上。整个社会弥漫着“我堕落我快乐”。

晋武帝竟要求群臣与其一起玩物丧志

尽管享乐主义打破了虚伪的礼法,肯定了人的自然属性,并直率地加以表现,但其根本上是非理性的,是以吃喝玩乐的兽性化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所以,享乐主义主宰下的社会,“道德沦丧、风气败坏”必随之而来。

彼时,精英阵营也呈“两极分化”。以石崇为代表的一部分社会精英主动下水,追逐世风,助长奢侈,混迹官场,敛财斗富。当然,也有另一部分精英看不惯这一切,力图避世隐居,超然物外。但是,隐居的精英显然不敌斗富的精英。隐居作家群——“竹林七贤”的带头大哥嵇康被皇帝砍了头,而斗富作家群的带头大哥石崇却备受皇帝宠爱。

石崇之所以在当时“声名大噪”,靠的不是文学作品,而是“斗富”。能捞钱、能“显摆”,是这个时代宠儿“才气”的“精华”所在。

石崇在捞钱方面“出类拔萃”。当然,他的生财之道,靠的也不是“版税”,而是权位——职场官位。他当过省级地方大员,曾任荆州刺史。在任期间,不爱造福于民,专爱“打家劫舍”。史书称他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这就是他的致富手段——令人不齿的“官盗”。

以石崇为代表的文学家,全然失去了社会“是非观”甚至羞耻心,全力追求以“实惠”为目的行为方式。通过“如厕换新衣”,“蜡烛当柴火”、“击碎珊瑚树”等具有几分“传奇”色彩的斗富故事,可以看出石崇在世风日下下,起到的是多么不良的导向作用。

高调斗富的石崇纯属时代的产物,他有恃无恐进行“显摆”表演的最大动力,乃是在“主席台”上一直以欣赏目光注视他的政治流氓司马炎

皇恩浩荡,点火煽风。制造奢靡世风的“宗师”,实际上就是当朝最高领导人司马炎。而石崇这些流氓精英,充其量是在“显摆大赛”上,发挥了推广传播的“起哄”作用。

司马炎乃曹魏大都督司马懿之孙,晋公司马昭之子,是个坐享其成的“开国皇帝”。大都坐享其成的皇帝,一般都有暴发户心理作祟,这种心理助长放荡不羁的流氓品行,司马炎就是这样一个推崇“高消费”的“贵族流氓”皇帝。

司马炎在奢靡挥霍方面,堪称“楷模”,他在这方面的“传奇故事”也相当多。如“驾羊车游幸后宫”、食用“人奶喂乳猪”等,晋书传称:晋武“多内宠,平吴后,复纳吴王孙皓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使宴寝。”奢侈之风的始作俑者,正是这位借祖上阴德暴发的皇帝。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