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安“打赌”改掉谢玄公子哥习性

[晋朝]时间:2019-07-16

在力挽狂澜、成为一代“风流宰相”之前,谢安在东山做了近20年“风流名士”。其“东山逍遥”的闻名程度,比起淝水之战毫不逊色,连元曲里都随口就唱:“你东山里做谢安”……

1700多年来,人们一向对于谢安的“东山逍遥”羡慕得不得了。但是,谢安在东山真的那么逍遥吗?其实并不是!至少他有一大摊子事儿必须得做,做好后才能跟他的名士朋友们饮酒作诗去。因为这个时候,谢家的“芝兰玉树”和“金枝玉叶”们,都还在谢安身边。

那么,谢安是怎么做个好家长、好老师的呢?

谢安“打赌”改掉谢玄公子哥习性

说起谢家这些“芝兰玉树”和“金枝玉叶”们,先得知道,对当时那个士族社会来说,子弟们成器不成器,直接关系着这个家族将来的社会地位,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谢安在他的兄弟里排行第三,老大是谢奕,老二谢据,老四是谢万,老五是谢石,老六谢铁。这兄弟六人,除了谢安是个闲人,余下死的死,做官的做官,谁也没空教育孩子。于是,隐居东山的谢安就成了谢氏这一大家子的“贤内助”。

至于这个大家族中的这一辈小“玉树”到底有多少,有个统计数字:仅史书中有记载的儿子就有11个,女儿至少知道4个。而可以肯定的是,实际上远不止这些。

守着这些怠慢不得的宝贝们,谢安如何能逍遥得了?他得给“芝兰玉树”们讲诗文,让他们懂得思考,明白做人的道理。他们渐渐长大,他还得给他们筹划前途,替他们求亲、物色夫婿……不过,谢安应当并不以为苦,因为他的确对这些孩子都喜欢得不得了。

而谢氏家族一直到了南朝,都被人们称为“德门”,也正是得益于谢安从小对家族子弟们的亲手调教与熏陶。

一次“打赌”,改掉谢玄公子哥习性

印象中,传统大家族的“家长”都是终日板着脸的,但谢安绝对是个温存的家长。他是从不训斥子弟们的,体罚那就更不可能。有一回,他的夫人刘氏管教儿子,结果她训了半天,谢安却在一边一语不发。夫人看他那么悠闲,不满意了,问他:“哎?我怎么从来没看见你教训儿子啊?”谢安倒也老实,笑答:“噢,我只是喜欢用自己来教育他们罢了。”

谢安这是十分典型的老庄人生观,也就是老子说的“行不言之教”,再明白点儿,就是以身作则。有一天,王献之来拜访谢安,正好习凿齿也在座,按理王献之是客人,应该跟人家坐在一张坐榻上。但王献之瞧不上习凿齿出身寒门,就不肯与他同坐,走来走去的,一直不坐下来。谢安看到这情形, 就让王献之跟自己对坐了,也没说什么。等到王献之走后,谢安告诉一直在一边瞧着的侄子谢朗:献之虽然清高超群,但这样矜持拘泥,会损害他自然的天性。

谢安亲手调教出来的子弟们中,最出名的当属谢玄。谢玄一生戎马,不过,他小时候却曾经是个标准的小纨绔模样:就喜欢华丽的衣服,手里拿个漂亮的紫罗香囊,腰上还要挂条别致的手巾。

谢安是一见他这个娇贵十足的公子哥儿模样就头疼。《世说新语》说“患之”,意动用法,就是“以之为患”,足见谢安心里有多烦。不过,谢安是一向不训斥子弟的,这回也一样。既要让谢玄改了这毛病,还不能伤他的自尊,为此谢安没少花心思。

有一天,谢安把谢玄叫来,说要跟他打赌玩。谢玄一听,立刻欣然答应。于是,叔侄俩就下赌注。谢安说,别的不要,就要他那个紫罗香囊。不一会儿,谢安把那香囊赢到了手。他思考一下,当着谢玄的面,轻轻把它扔到火里,烧掉了,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跟谢玄玩。小谢玄一下子明白了,原来那东西不是好玩意,至少叔叔是很不喜欢的。而谢安从没有为此训斥他,反倒让他觉得心里很惭愧。

从此,谢将军一改前非,再没做过那半男不女的装束,很是个男子汉的模样,为最后当上北府兵统帅保卫国家,打下了最最最早的基础。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