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邦恨雍齿还封他为侯?

[汉朝]时间:2016-02-23

为什么刘邦恨雍齿还封他为侯?

刘邦战胜项羽集团,取得了绝对统治权,建立了刘姓西汉王朝。对于那些跟随自己出生入死,南征北战多年的弟兄们,在自己吃肉之余自然也要分一杯羹。因为王侯将相富贵功名正是这些攀龙附凤之人的追求目标。
汉高祖六年,刘邦封自己平生最恨的雍齿为什邡肃侯,食邑二千五百户,位次居五十七。

雍齿(?-前192),沛(今江苏沛县东)人。汉高祖最恨雍齿,并非没有道理。

雍齿与刘邦是同乡,都是沛(今江苏沛县东),雍齿出身豪强,是当地王陵之外有一个老大。“秦始皇在时天下已坏矣”,在暴戾无道的秦王朝专制统治下,民怨沸腾,哀鸿遍野。秦二世元年(公元前 209 年),大泽乡(今安徽省宿县境内)爆发了陈胜吴广起义。 “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当此时,楚兵数千人为聚者,不可胜数。”

早在陈涉起义之几年前,刘邦便在丰西泽(今江苏丰县王沟乡)精心策划了“纵徒起义”事件,公开走上了反秦道路。事后他率亲信在丰西、芒砀(今安徽省砀山县等地)山泽之间与秦军周旋,如同遍布全国的反秦志士一样,积极发展势力,等待时机。其影响所及,古沛国地区广大人民子弟纷纷前来投奔。其中就包括雍齿。

陈胜起义的消息传到了刘邦那里之后,他没有附从陈胜西攻咸阳,而是立即挥兵北进,……率领义军首先占领了“丰”地。在家乡父老支持下,队伍迅速壮大。

萧何曹参内应下,刘邦占领了沛县。从此刘邦便号为“沛公”,进而攻陷了湖陵、方与两县,。势力大增。“回守丰”后,又依据“丰” 之城高池深,一举歼灭前来围剿义军的秦朝大将,泗水郡监“平”。随后刘邦命令雍齿率所部据守“丰”。自己则再率主力东征,一举拿下薛城(今山东枣庄市)。并再败前来镇压义军的秦军大将泗水郡守“壮”并将其斩杀。

刘邦此时将留守根据地丰的重任托付于雍齿,应能反映刘邦对雍齿的绝对信任。一则,丰地是义军的根据地;二则也是最重要的,丰地乃刘邦及丰沛将相集团许多重要成员的家乡故里。也就是说,刘邦义军将自己的父母、妻子、亲属、故旧的身家性命全部交予雍齿手中了。

然而,就在刘邦义军在薛城附近与前来围剿的秦军浴血奋战之时,老家丰地,却发生了令刘邦最不愿看到的军事政变。原魏国旧贵族,陈胜的部将周市,受命以复辟魏国收复魏国旧地为名,突然兵临刘邦故里和义军根据地“丰”之城下。

在陈胜点燃反秦烈火之后,原六国旧贵族再也按捺不住复辟故国的欲望,如原魏国名士张耳在投奔“张楚”后便多次鼓动陈涉先分封六国的旧贵族为王。由于秦朝占领六国时间不长,所以旧贵族在其故国百姓中还有一定势力和影响。于是他们便急不可耐地在“应涉”的外衣下,忙着攻占被秦国占领的,自认为曾经属于自己的地盘。

周市此时便也借陈胜之名义,带领军队忙着进行恢复魏国的战斗。《高祖本纪》载:“陈王使魏人周市略地”率兵围丰,即言此事。周市采取诱降及威逼的两手策略对付雍齿。周市使人谓雍齿曰:“丰,故梁徙也。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齿今下魏,魏以齿为侯守丰。不下,且屠丰。”雍齿雅不欲属沛公,及魏招之,即反为魏守丰。

这就是发生在秦末汉初的最著名的“周市围丰”事件,是刘邦义军举事以来,在刚刚取得一系列胜利之际,面临的第一次关乎义军生死存亡的最严重的军事危机。

刘邦只得回师丰乡,领兵回来攻打雍齿,两次攻打不下,直至后来刘邦在攻占砀郡,得兵五六千人,加上项梁所助兵卒五千……,又重兵回击“丰”城,才将其占领,雍齿随魏败亡。可巧,魏国随即被秦军击败,魏王自杀,雍齿只好又跑到赵国,投奔赵将张耳。此后,赵国被秦军围攻,多亏项羽统帅的楚军援救才得以苟延残喘,雍齿见楚军势大,又改换门庭,投靠项羽。此后,项羽与刘邦的联军作战不利,雍齿再次归顺刘邦。

公元前201年,汉高祖刘邦击败项羽,统一天下,一口气封了二十几个功臣。其余的“日夜争功不决”,竟然封不下去了。群臣议论纷纷,刘邦问张良。张良说,陛下靠这些大臣夺取了天下,现在当了天子,而所封功臣都是平时所亲近的人,所杀的都是平生的仇怨者,大臣们既怕得不到封赏,又怕因平生的过失被杀。刘邦忧虑地说,那可怎么办呢?张良建议刘邦找一个平生最恨而群臣又都知道的人,先封了他,以安群臣。

刘邦大事不糊涂。于是,即刻置酒,封雍齿为什邡肃侯,食邑2500户,。群臣都高兴地说,雍齿都能封侯,我们就不必忧虑了!于是,一场因封侯引起的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雍齿做了十二年什邡肃侯,死后葬什邡旧治西郊。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其后人触犯刑律,爵位继承权被剥夺。前后共89年。

对于雍齿刘邦心中非常怨恨,但在打江山阶段为了瓦解敌方阵营,况且又是用人之际,故忍了下来。没想到,后来竟然不得不对他先行赏赐。其中心点都是为了建立政权,巩固统治的政治需要。刘邦未必大度,这是一种精心的算计。

刘邦没有杀雍齿,他也在刘邦关键的时候,算是帮了刘邦一把,自己也因祸得福地被封侯。不过,这都是张良的计谋造成的。但这事情还没有完,刘邦一直耿耿于怀。后来在征讨淮南王英布经过沛的时候,与他的父老乡亲置酒高会,使沛的老百姓得到极大的满足。于是,沛的父兄皆顿首曰:沛幸得复,封未得,唯陛下哀矜。刘邦说:丰者,吾所生长,极不忘耳。吾特以其为雍齿故反我为魏。沛父兄顾请之,乃并复丰,比沛。所以说,因为雍齿,刘邦一直嫉恨着丰的老百姓,不是因为沛的老百姓哀求,我才懒得再去理你们!(村夫)

雍齿的这个什邡侯,真的是捡来的。以刘邦的脾气,雍齿曾经背叛过他,充其是排在“不杀”之列,哪能给什么好处。可是没办法,要保住刚刚打下来的江山,权宜之计。对于刘邦来说,真真比割肉还疼,所以说“汉高祖咬牙封雍齿”。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南希仁 夏桀 商汤 周赧王 秦始皇 周武王 纣王 嬴子婴 刘婴 光武帝 周平王 汉献帝 陈叔宝 晋元帝 晋武帝 虞卿 汉高祖 石亨

一身是胆 一国三公 一钱不值 一木难支 倚门倚闾 衣宽带松 笑比河清 夏雨雨人 向平之原 朽木不可雕 为善最乐 闻雷失箸 无能为役 无出其右 味如鸡肋 望尘而拜 网开三面 未能免俗 吴市吹箫 闻一知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