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汉高祖刘邦:到底是仁义之人还是不仁不义?

[汉朝]时间:2017-03-02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刘邦“仁而爱人”,可是,文中的刘邦却与“仁爱”有相当的距离。最有名的场面当属项羽以烹杀刘老太公威胁刘邦,那时,刘邦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他竟然不仁不孝地说:“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还大大咧咧地请求项羽分一杯羹。老爹的生死问题,仁孝的问题就是“一杯羹”的问题。对此,项伯看得很透,他对项羽说:“为天下者不顾家,虽杀之无益”。争天下的人,是不顾家的。项伯的这句话,精确地点出了中国古代政治斗争的残酷程度。

这是说大凡欲创天下大业的人,每每在争权夺位利害相关的时刻,往往把亲情看的很薄,没有多少道德观念的顾忌,因而才能办成大事。此时,不要说刘邦讲仁孝重亲情,哪怕是稍微表现出对老爹的一丝关注,一点人的恻隐之心,不但救不了老爹,而且会成为项羽要挟刘邦的筹码,亲情此时会成为自己的羁绊,成为射向自己心口的利箭。刘邦确实是有大智慧的人,只有让项羽认为老爹没什么价值亲儿子都懒得理的垃圾一堆,老爹才不会死。他懂得孰轻孰重,什么才是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话又说回来,难道大智慧就得亲情浇薄?!

刘邦算是摸透了项羽的贵族脾气,可是项羽却不懂刘邦的思维,他又被绕晕了,到底没有杀太公。非但如此,一旦约定鸿沟为界,“即归汉王父母妻子”,以为大家从此相安无事了。刘邦呢,老子老婆一回来,立即毁约攻打楚军。难道刘邦不知道要失信于天下吗?他当然知道,但是,他更知道大信不信,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所谓“大信”“大行”“大礼”统统要让位于政治上的盘算、利益的最大化。

刘邦对自己的老子无所谓,对自己的儿女后辈也好不到哪里去。刘邦要搞掉赵王张敖的时候,吕后站出来为自己的女婿求情,认为女婿怎么可能害你这个岳父呢?可是,刘邦不屑地说:“要是这小子能获得天下,他还会顾及到你的女儿嘛?”刘邦这话说的好,好就好在实在,一语中的,也可以说是奸人知奸,贼人知贼。

\

当初,刘邦被楚兵追赶,因车上带着一儿一女,车速缓慢,便三次把孝惠、鲁元推落下车。驾车的太仆夏侯婴马上停车,将小孩抱到车上,反复三次,才被夏侯婴劝止。但是,刘邦进了长安,却懂得“约法三章”,安抚百姓;得了天下,也懂得“与民休息”。这绝不是他爱百姓胜过爱老爹以及子女、女婿,而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楚汉相争之时,丁公和季布同为项羽的部将。季布曾经多次让刘邦困窘不堪,丁公在危机之时,曾放了刘邦一马。可是,刘邦登临大位以后,仇敌季布赦而不杀,并委以重任。恩人丁公却被斩首示众,并公开宣布:“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乃丁公也!”

从表面看,刘邦性格真是不仁不义寡恩薄情。其实,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使后世为人臣者毋效丁公”,情势变了,如今必须提倡臣下对君主的绝对忠贞,危难时应以死相报,终生侍奉一主。叛逆不忠背主偷生的行为必须无情鞭挞,绝不能容忍。他对叛逆行为的处治标准也只有一个,就是一切从维护刘氏统治集团的利益来考虑。

对于刘邦以及其它刘邦来说,他的“仁而爱人”绝不仅仅是仁爱之情,更是仁政之术。仁是用来收买人心的,要能够转化成政治上的优势。如果会错了意,糊里糊涂讲起仁爱来,那可就糟了,准保坏事。刘邦本是沛县一个乡野之人,文化水平也就是《大风歌》这样的三句半水平,他究竟是如何参悟透了其中三昧,搞清这里边的弯弯绕儿的,确实让人费解。俗话说“问事不问心,问心天下无完人”,不管其动机如何,刘邦治国时是推行仁政的,是“仁而爱人”的,“使人不倦”,百姓得到的好处多一些。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