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的男宠韩嫣拒绝勾搭丞相 为何被太后毒死?

[汉朝]时间:2017-02-19

也怨不得曹雪芹把唐朝汉朝说成“脏唐臭汉”。汉初几个在历史上名号响当当的皇帝,在生活作风上确实都比较滥,他们不仅喜爱女色,同时也痴情于男色。继汉高祖刘邦宠幸男宠籍孺之后,接下来的几任皇帝好像受到这种“双性恋”基因的影响,都甩开膀子前仆后继的效仿。生性懦弱的汉惠帝刘盈如此,温和慈爱的汉文帝刘恒如此,布义行刚的汉景帝刘启如此,就连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也乐此不疲地施爱于多个男宠。

韩嫣,这个连名字都有些女性化的男人,就是让汉武帝一生中最醉心的男宠。如果说汉武帝之前的几任皇帝对宠幸男宠的“怪癖”还藏着掖着、有所顾忌的话,那么汉武帝对韩嫣的宠爱则显得毫无避讳,甚至公然公开。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的“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拟于邓通。时嫣常与上卧起”,就毫无遮拦的道出了汉武帝对韩嫣超乎寻常的宠爱,以及他们之间人人共知的同性恋关系。

汉武帝的男宠韩嫣拒绝勾搭丞相 为何被太后毒死?

韩嫣,表字王孙,为韩王韩信的后人(不是与萧何齐名的淮阴侯韩信),弓高侯韩颓当的庶孙。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是汉武帝刘彻的第一位同性情人。韩嫣从小就被送到宫里陪太刘彻子一起读书学习、游玩、骑射。他眉清目秀,十分乖巧,聪明伶俐,凡是刘彻想玩的,他都一学就会;凡是刘彻想知道的,他即便做不到对答如流,也总能说出个大概其意。两人朝夕相处,成了情投意合的发小儿。那时候,同性恋似乎不算什么大毛病。所以,这小哥儿俩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就真的不分彼此了。

刘彻当了皇帝,韩嫣就升为贴身的上大夫,两个人“共卧起”,感情甚笃。韩嫣地位尊贵,所得赏赐丰厚,几乎与汉文帝的男宠邓通相差无几。韩嫣有的是钱,烧包得很!他好玩弹弓,用的是金弹丸,打出去也不收回,一天总得用个十个二十个的。于是长安城里有歌谣说:“苦饥寒,逐金丸”(《西京杂记》),以至于不少小孩儿只要听说韩嫣要出游了,就都远远跟在他屁股后面,等他一玩弹弓打个鸟什么的,没准儿就能捡到金丸。

然而,作为汉武帝最心爱的男宠,韩嫣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就连汉武帝都没有保得住他。《史记》对韩嫣的死是这样记载的:韩嫣因为得罪了江都王刘非,“太后由此嗛嫣”;又因为韩嫣淫乱后宫,所以被王太后下令赐死。按理说,作为汉武帝的另类红颜知己,有皇帝罩着的韩嫣得罪个把人,这算不了什么大事,顶多挨几句骂或者打上几板子也就算了;至于韩嫣与宫女偷情的事,太后也只是道听途说,既没有亲眼所见,也没有真凭实据,那么王太后为什么不论青红皂白非要置其于死地呢?“嫣侍上,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皇太后怒,使使赐嫣死”,对于韩嫣之死,《史记》中的记载有些模糊,笔者分析,韩嫣的死另有原因。

上一页

1/2

下一页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