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盛世”之累:“诽谤”之法与思想专制

[汉朝]时间:2017-02-06

“诽谤”一词,在先秦时期本来是一个与“批评”同义的中性词。人们甚至经常用“立诽谤之木”作为歌颂上古明君勇于招谏、纳谏的开明美德。“诽谤”作为国家立法严惩的政治罪名,可能形成于秦王朝焚书坑儒”时期。

在“楚汉之争”的序幕开启之前,刘邦以沛公的身份初入关中,为笼络人心计,公开宣布废除秦的酷苛之法。其中就把“诽谤者族”作为苛法的典型而加以谴责,似乎“诽谤”之法理应首先被废止。事实却不然。西汉明令废止“诽谤”法,是在汉文帝二年(前178年)五月。“除诽谤”与“去肉刑”成为汉文帝实行仁政的主要标志,为他赢得了崇高的声誉。

汉武帝时期,号为“盛世”。但是,恰恰在这一阶段,“诽谤”法不仅复行于世,而且更为酷烈。史称:“自公孙弘以《春秋》之义绳臣下取汉相,张汤以峻文决理为廷尉,于是见知之法生,而废格沮诽穷治之狱用矣。其明年,淮南、衡山、江都王谋反迹见,而公卿寻端治之,竟其党与,坐而死者数万人,吏益惨急而法令察。”其中的“废格沮诽”之意,张晏注释为:“官有所作,废格沮败诽谤,则穷治之也。”如淳进一步说明:“废格天子文法,使不行也。诽,谓非上所行,若颜异反唇之比也。”(《汉书·食货志下》)淮南王刘安之狱发生在元狩元年(前122年),那么,元朔六年(前123年)应该就是“诽谤”之法复行之时。上距汉文帝二年(前178年)明令废止“诽谤”之法的时间为55年。

汉武帝时期的“诽谤”法,较之秦始皇时代更为变本加厉,主要表现在“腹诽”之罪的出现。

“腹诽”正式作为罪名而出现,是在大农颜异受诛之时。汉武帝与张汤合谋制造了白鹿皮币,向颜异征求意见,颜异提出了不同看法,武帝不悦。张汤本来就与颜异有矛盾,及有人举告颜异发表异议,武帝让张汤审理颜异一案。于是,有了如下的记载:“(颜)异与客语,客语初令下有不便者,异不应,微反唇。(张)汤奏异当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以此而公卿大夫多谄谀取容矣。”(《史记·平准书》)颜异被杀,《资治通鉴》系其事于元狩六年(前117年)。再加以考索,早于颜异被杀十余年的魏其侯窦婴与武安侯田蚡相争一案,所传达的法律信息,必须加以注意。田蚡强加给政敌魏其侯窦婴的罪名是“腹诽而心谤”(《汉书·窦婴传》)。这成为导致窦婴最终被杀的原因之一。问题在于,不论“腹诽”的罪名是出现在窦婴被杀时,还是颜异受诛之时,它都要比“诽谤”更为周纳严苛。


以“诽谤”之法制裁人,至少还需要受害者发表批评言论的“不法行为”被确认;而“腹诽”之法,则完全可以出自统治者的主观臆断,不需要任何客观证据,执法的随意性空前增加,为枉法杀人开启了方便之门。无法确切定义的“微反唇”之类的面部表情,都可以作为“腹诽”定罪的依据,专制君主自然可以把臣民的生死置于绝对控制之下。从“诽谤”到“腹诽”的立法转变,形象地展示了汉武帝时代君主独裁制度的强化过程。

汉武帝复行“诽谤”之法,直接造成的政治黑暗,除了上述滥杀窦婴、颜异之外,还有一个案件--几乎使耿直敢言的名臣汲黯惨遭灭族之祸。汉远伐大宛得千里马,汉武帝亲自作歌以记其盛,并且作为宗庙祭祀之用。中尉汲黯进曰:“凡王者作乐,上以承祖宗,下以化兆民。今陛下得马,诗以为歌,协于宗庙,先帝百姓岂能知其音邪?”上默然不悦。丞相公孙弘曰:“黯诽谤圣制,当族。” 《史记·乐书》 汲黯虽然蒙恩保全,但公孙弘之言明确无误地表明,此时的“诽谤”之罪,依律当判灭族重刑,与秦始皇之制完全相同。《史记》没有载明其事年月,《资治通鉴》则系其事于元狩三年(前120年),与前文所考汉武帝恢复“诽谤”之法的时间只相隔三年。两事可以互相痹徽。

“诽谤”之罪的恐怖气氛,足以钳制言路,扼杀思想,成为统治者强制推行舆论一律的得心应手的工具。直到汉武帝死后若干年,正直士人只是因为实事求是地对汉武帝有所议论、有所批评,还要遭受牢狱之灾。如,东汉名儒孔僖,与朋友由读史而纵论古今,涉及到对武帝的评价,被人上书举告“诽谤先帝,刺讥当世”。孔僖深知这一罪名一旦成立,就要面临杀身之祸,抢在被捕之前,主动上书汉章帝,就事情的原委、特别是“诽谤”罪的本来内涵加以说明,意在自救。他的自讼之辞是:“臣之愚意,以为凡言诽谤者,谓实无此事而虚加诬之也。至如孝武皇帝,政之美恶,显在汉史,坦如曰月。是为直说书传实事,非虚谤也。”(《后汉书·儒林列传上》)孔僖以“实无此事而虚加诬之”作为对“诽谤”罪名的界定,既合于法理人情,又为自己找到了“无罪辩护”的立论基石,实在是莫大的政治智慧。孔僖强调他们对汉武帝的议论是据实而发,与“诽谤”的构成要素毫不相干。即便所言有不当之处,朝廷也应该以宽容之心相待,不可因此而加罪于人。否则,就有违开明之道。汉章帝阅奏,特旨不予追究,孔僖才得以幸免于难。

对一个亡故的君主的议论,可以成为政治大案,这是专制政体之下死人拖住活人的典型。

如果我们愿意把政治开明作为判定“盛世”的标准之一,而在武帝时代“诽谤”之法变本加厉、思想专制的淫威波及后世,那就不得不说,这是汉武帝的“盛世”之累。推而广之,在研究古代社会所有的“盛世”时,崇尚人文精神的历史学家都不应该漠视对专制主义的批判。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周武王 纣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高祖 汉献帝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