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奇葩事:汉成帝许皇后花钱太多丢了皇后宝座

[汉朝]时间:2017-05-12

公元前28年,汉成帝给原配许皇后下了一纸诏书,曰:“椒房仪法,御服舆驾,所发诸官署,及所造作,遗赐外家群臣妾,皆如竟宁以前故事。”大概的意思是,皇后啊,你咋成了败家娘们了?衣食住行过于奢侈,给娘家人的赏赐也太多,这么下去,老子再大的家业,也不够你败的,以后必须按照我父亲那时候制定的标准去做,不得有违。

熟悉这段历史的朋友,可能会纳闷,这两公婆感情很好啊,许氏“自为妃至即位,常宠于上,后宫希得进见”,“凡立十四年而废”(《汉书》,下同)。老公赚钱老婆花,天经地义,夫妻之间有话好好说,当面说,用得着红头文件这般严肃吗?这才过去五六年,怎么就恩断义绝了?

讲女人的故事,避不开爱恨情仇;讲皇帝女人的故事,避不开政治倾轧。遗憾的是,自古而今,大多数女人偏爱言情剧,官僚士大夫们蝇营狗苟的那些事儿,她们很少感兴趣,因此也就无从应对或进退失据。许皇后也不例外,她出身名门,“聪慧,善史书”,身临危境,却毫无知觉,所思所想,还囿于自己作为皇后的那几吊钱,还囿于自己作为皇帝最爱女人的那点明日黄花,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她写的《上疏言椒房用度》一文。殊不知汉成帝的这道诏书传递的只是一个托词,一个信号,——我们的爱情结束了,你注意点!

故事还得从竟宁元年说起。这一年,成帝登基大宝,起用了一批有名望的人,著名廉吏召信臣被征为少府。所谓少府,名为九卿之一,说白了只是皇帝的管家。

《相爱穿梭千年》许皇后剧照

召信臣在地方上禁奢靡、崇简约,那是出了名的,百姓称他为“召父”。如今负责宫苑事务,仍然一门心思帮皇帝省钱,具体措施有:一,皇帝不去或少去的宫馆,“缮治供张”全免;二,乐府黄门倡优诸戏,及宫馆兵弩什器,减半;三,停止用于特供的大棚种植,“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然(燃)蕴火,待温气乃生。”他认为这种菜蔬“皆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不宜以奉供养,及它非法食物,悉奏罢。”他在少府任上一直干到去世,每年节省开支数千万。皇帝笑眯了眼,皇太后、皇后等有例给和汤沐邑以自奉养,倒也罢了,其他人呢?那数千万都是从其他人牙缝里抠出来的,时日长了,安不怨声载道?宫苑里的那些宗室、外戚、妃子、宦者、家吏等,不敢抱怨皇太后和皇帝,更不敢诋毁召信臣,就将矛头指向了掌印椒房的许皇后。

汉成帝起用的另一个人,也特有名,他叫刘向,历史学家、文学家,大概还可以称为神学家,他的《洪范五行传论》就很神,神在哪儿?神在选择性下结论。比如大将军王凤主政时期,连续三年出现日食和月食(古人迷信,以为是灾异),言官们都说应该归咎于王凤的倒行逆施,而刘向则认为祸起于后妃,“灾异不断,祸患不绝,从天象上显示,咎在后宫,后宫应当严加整顿。”

刘向跟许皇后过不去,主要还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汉元帝时期,刘向任宗正,跟当权宦官弘恭、石显是死对头,石显与许延寿一家人却走得颇近。刘向后来下狱,许延寿的儿子许嘉却官运亨通,许嘉正是许皇后的父亲,成帝初期的辅政大臣之一,打击许皇后,对于扳倒许嘉是有利的。

另外,支持刘向神学观点的,还有光禄大夫谷永和名医楼护。长安谚云:“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这两位一个笔头子厉害,一个嘴皮子厉害,“俱为五侯上客”,也就是都是王氏外戚的座上宾,他们抱团跟一个弱女子为难,目的大概昭然若揭了吧,他们不过是王凤的代言人、马前卒而已。这一点,许皇后是清楚的,“自知为凤所不佑”。

显然,到了公元前28年,许皇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宠亦益衰,而后宫多新爱”。汉成帝基本不再去椒房,那道诏书如同修改了密码的支付宝,许皇后不但从少府、未央宫等处淘不出一钱一物,即便娘家私府里的钱物也不能随便动用。真所谓爱恨只在数语间,“淘宝”也是试金石啊。

如果许皇后能够领会汉成帝的意思,从此节俭过日子,又或者觉察到外朝射向自己的明枪暗箭,从此默默韬晦,那么后来的悲剧也许可以避免。可惜她不知不觉,满世界树敌,找其姐许谒诉苦,许谒于是搞巫蛊,诅咒后宫有身者以及大将军王凤,下人一告密,她的皇后位置丢了;又去贿赂另一个姐姐许的姘头淳于长,前后花掉千余万,受尽了戏弄,最终被迫自杀。

相关推荐

蔡泽 大禹 夏桀 南希仁 孙承恩 秦始皇 商汤 纣王 周武王 周赧王 光武帝 嬴子婴 晋武帝 周幽王 虞卿 周平王 文天祥 汉献帝 汉高祖 陈叔宝

不易一字 高山景行 不赞一词 蚁封穴雨 啧有烦言 白草黄云 桃红柳绿 宝山空回 灌夫骂座 鸥鸟忘机 悲喜交集 飘风苦雨 燕雀处堂 疲于奔命 盗憎主人 三令五申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黄绢幼妇 安身之地 一薰一莸

推荐阅读